半面妆 签约
半面妆 连载中

作者: 凡夕 更新:2018-10-21 字数:49067 分类:灵异推理

标签: 杀伐果断、隐忍深沉、悬疑灵异

点击:0.1w 书评:3 吐槽:0

打赏:564 小米椒:16 金椒:0

乱世被遗弃的孤女,被自己最亲的人,亲手推向地狱。重生归来,用另一个身份去开始人生。她不要再做蝼蚁,被别人左右生死,人性之轻,人心之恶,我们都一步步,变成了地域恶鬼般的存在。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分享到:
阅读本章节

探寻真相

更新时间:2018-10-21 14:27:56

跟邹正分开以后,我一直没有心思做事,老师走神。婆婆骂了我好几次。我一直担心他的事情不好处理,白天见过的那个鬼魂,应该就是牡丹。她刚死,就能聚魂现影。婆婆说过,这种一般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就是在特定的时间,在大凶之地死去的。要么就是有什么冤屈。

第一种可能不成立,。我看过她死的那个地方,风水很好,人气很旺,那一带的各种场所,生意都做的有声有色。那现在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是冤死的,是谋杀。我能帮邹正什么忙呢?这种怨气很深的鬼魂,是会乱攻击人的,他会找仇人报仇,但是他不会像人一样,有很清晰的思维,也会是会殃及很多旁人。

我怕邹正有危险,他的性格,一定个会对这个事情追根究底。晚上,我要去找他谈谈。

还没有等到我忙完,傍晚的时候,他就垂头丧气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准备出门倒垃圾,他突然出现堵住我的路。把我拉到门口石凳上。我赶忙把血玉带上,陪他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我们就那么坐着,他一句话不说,看着地上的树叶发呆。我不知道该怎么问,就那么陪他一直坐着。

半晌,他从嘴里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下定决心般转过头,认认真真的看着我。“兰儿,你愿意帮我么?”我被问的没头没脑的。但是我没有犹豫,重重的点了点头“你不问为什么?”我笑着摇了摇头。“你要做的事,总有你的理由,你如实信任我,我愿意尽全力帮你”他紧紧的抱住了我。

眼前这个男人,让我愿意奋不顾身的帮他。我觉得我就像蛾子,以前家里的油灯周围,总是围了一大群的蛾子,它们一个个奋不顾身的往火苗撞过去。一晚上下来,灯周围的尸体总是厚厚一层。我那时会问婶子,它们为什么要往火里飞。婶子说,它们冷,想找一时的温暖。“可是它们会死的呀?为了一时的温暖,丢掉性命,它们值得吗?”婶子总是笑笑,“这只有它们自己才知道,值不值得了”

是啊,只有它们自己才知道值不值得。像我和邹正,我以为因为生死咒的原因,没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我现在活的半人半鬼的。每天只有靠着血玉,能有两个时辰做回正常人。我和他不会有结果。可是,我为了每天那两个时辰,我都愿意奋不顾身,我现在根本没有理智可言。

邹正看着发呆的我,用手戳了戳我的额头。“丫头,想什么呢?”“啊,没什么。来,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吧,也让我知道怎么帮你”提到这个话题,他愤愤不平的样子。“那个案子有猫腻。”只一句话,就证明了我的猜测。他继续说道“那两个金钗苑的人去指认过。死者就是牡丹。”他把牡丹的情况大概跟我说了一下。

金钗苑是老北京这边的比较大的妓院了。牡丹今年才20岁,18岁那年被人贩子卖到了金钗苑,因为她长的漂亮,有是读过书的,所以很受顾客的欢迎。金钗苑的妈妈很聪明,她让牡丹做清倌,就是只卖艺不卖身。这样,她变得更是炙手可热。因为得不到,所以更受欢迎。

这座老北京的上流人士基本上都跟她吃过饭,喝过酒。老鸨想攀上个高枝,再狠狠大赚一笔。牡丹也很听话,她说过,她家里以前是书香门第,后来被军阀被占了,她跟个姨娘逃了出来,在路上又被人贩子给迷晕卖了。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子,孤身在外,怎么可能安全。

因为出身,她对一般的男人看不上眼,所以老鸨让她这样吊着众人的胃口,她巴不得。就这样一直到现在。园子里的姑娘说,她一直在她们面前说最近这辈子就这么样了。沦为男人的玩物,她多想找一个一心一意爱他的男人,不需要大富大贵,只要真心爱她,她就知足了。哪怕粗茶淡饭,她也愿意跟他过。

可是风月场里,哪有那么多真心。不过她的姐妹们说,她最近好像是想开了。不在那么闷闷不乐的,姐妹们笑他是不是看上哪家男子了。她也只是笑笑不说话,因为大家也没有见他私底下跟谁交往密切,也就没有怀疑。出事的前几天,她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每天饭也不怎么吃,病恹恹的样子。一直这样好几天,老鸨看她不舒服,也就没有让她去应酬,然后人突然就这么死了。大家都很意外。

邹正说,他去看过尸体,脖子上有指印,很明显死之前,被人掐过脖子,也就是说,她是被人谋杀的。他一把这个发现给上面汇报。他们队长却跟他说,这个案子不用他管。他去问其他同事,却得到结果是,牡丹死于意外。是早上沿着茶楼外围楼梯道到楼顶看风景,不小心失足掉下来摔死的。

谁会大早上的跑到楼顶一个人看风景啊。这明显是上面懒得查,或者为了掩盖什么真像,才这么说的。但是他们现在不允许邹正查,邹正又是一根筋的,他不惜把他父亲请出来,利用他父亲的关系去,让上面同意他查这个案子。他们局长已经答应了,限期他一个星期破案,他的队长却嫌她给队里添麻烦。

还说队里人手不足,让他一个人去查这个案子。他一筹莫展,现在只能想到我。他也不知道我该怎么帮他,只是觉得能够跟我分析一下案情也好。现在我们线索很少,唯一知道的就是死者的身份。人手又不够,这样做起来很麻烦的。看他那眉头紧皱的样子,我忍不住把手指伸向他的额头,想把他眉宇之间那个“川”字给他捋平。

我突然的举动让他愣了,说到一半的话,也忘了说,我也突然意识到不妥。可是手指已经触碰到他额头了。我像被烫了一样。快速收回了手,脸颊一阵发热,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们都那么低着头,没有说话。就那么一会儿,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装作什么也没发生,把头侧向一边。

“那个,你要是现在不忙,陪我去一下警察署的太平间把,我想再去看看尸体,也许还有什么线索”,我没敢看他,只是点了点头,就跟着他往警察署的太平间走去。

这个太平间,在警察署最后面一个比较荒的园子里。进了警察署大门,他最左边建筑物之间有个巷子,穿过巷子就看了一个比较宽的园子了。里面种了很多树,槐树,柳树,桃树,中间有个假山。里面没水了,假山石头上长满杂草。

我刚才一进园子,看见这个假山,总觉得有什么说不出的感觉。一时又说不上来。邹正带着我往里走去,他边走边说“这个园子比较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这么大的废弃1的院子,可能是里面有太平间的缘故,一般很少有人来,我来警察署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了。这里就一个王伯在看着,平时太平间也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他又懒得收拾园子,上面的人也不说他,毕竟,这种工作也不是谁都愿意来的,只要他还在这看着,也就随他了,所以这里一直就这样”

我们穿过园子,来到太平间门口。大门是一扇很旧的铁门。上面却很突兀的有一把很新的锁把铁门牢牢锁住的。门口有一个独立的小房子,用红砖砌起来的房子看起来还很新。此时那个房子的门开着,能够看见里面的大部分情况。窗户边的位置,放着一把椅子,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躺在上面闭目养神。紧挨着的是一个小桌子,桌子已经很旧了,漆都掉的差不多了,露出木头的颜色。桌子上就那么放着锅碗瓢盆。还有吃剩的馒头和咸菜。

挨着桌子的是一个炉子,煤炭也就那么乱糟糟放着。最里面是一张堆满衣服和杂物的床铺,一度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晚上钻进去睡的。还没进屋子,我就忍不住捂着鼻子,刺鼻的味道一股股向我袭来,冲的我脑仁疼。邹正看着我难受的样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翻了他个白眼。

里面椅子上那位一听见动静,睁开了眼睛。“你们要去看死人?”他这么直接的一问,反而让我们两个愣了一下。邹正点了点头,拿出证件。他只是拿眼睛扫了一下,就从腰间掏出钥匙,带着我们往太平间走去。“到这里来的,除了你们警察署和死者家人来看尸体以外,就只有鬼了”。他一个人自言自语的。门打开以后,他站在旁边,没有要进去的样子。“进去吧,这两天送过来的,就只有一个女人,你们一进去就看见了”

我和邹正一前一后走了进去。现在是傍晚,天色开始昏暗。屋里温度感觉冷了好多,还有一种消毒水混合着发霉的味道。大门里面是走廊,拐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长长的走廊两边是一间挨着一间的房间。着大爷,也不说清楚是那间,这是要我们一间间找啊。

“别怕,跟着我,我们挨个房间找找”害怕?我还真不知道怕什么。鬼?我自己就是半人半鬼,当然这些他不知道。他拉着我的手,走在前面,一间间房间的找着。这些房间就连这个房子,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红砖房,外面刷着白灰,时间已经在上面留下了很明显的印记。靠地面的部分,因为被灰尘和雨水侵蚀的失去了原来的颜色,现在是泥土的黄色,白灰也掉的差不多了。

没个房间上方,还有个很旧的木头牌子,写着数字编码,这里看起来就像是医院的住院病房一样。“这里以前是干嘛的?”我问着邹正,他摇了摇头。看来这里很古老了,要不然,他这么会不知道它以前的用处。房间里面大都是空荡荡的。个别里面有两张床,还有一些桌椅板凳。但是都无一例外的很旧了。我们找了第4个房间,才看见躺在床上的牡丹。没有掀开白布,我们就知道是她。

破旧的床上,一个人形物体被一床白布盖着。我们一进门就闻到浓浓的血腥味。邹正捂着鼻子“我一直觉得奇怪,她是摔死的,外面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很明显是内部受损死亡的,可是为什么流了这么多血。”是啊,那天刚见到的时候,她的身下已经流了一大滩血,我当时没有细看,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伤口。

“你们不找法医来验尸?”我纳闷的问问邹正,“他们根本不给我批,救我那个队长,对这件事情百般阻挠”他一阵抱怨。“她的血这是到了这里,又流了很多么?就像我们巷子里之前一个难产的媳妇儿一样,我婆婆那次让我给她送安胎符,我去碰见的,好多血,就是这种腥味,这么多”我捂着鼻子说到

邹正突然一阵沉思,“我想我知道她为什么没有外伤,却流这么多血的原因了”他脸色凝重的看着我。“我们去找一个人,她可以帮我确认我的想法”,说着他急匆匆拉着我往外走“这才刚来呢,啥都没有看出来,你就走?”我不解的问他,他也不说什么,只是很兴奋的样子。

我跟他来到一个小巷子口,他让我在外面等他,他钻进一间屋子,不一会儿就拉着个老婆婆出来,那个婆婆虽然头发都白了,但是精神矍铄。手里还拿着一个布包。他们来到我面前,邹正没有给我介绍他,只是像我点了点头,那个婆婆也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我们三个人一起返回太平间。

门口那个大爷,没搭理我们,看见我们过来,只是把刚锁上的门,又给打开,就回到他的屋子,继续躺椅子上闭目养神。我们带着那个赵婆走了进去。一来到死者的床边,赵婆吩咐我们在外面守着,她关上了门,一个人在里面捯饬。

我好奇的想问他点什么,他一脸神秘的样子,要我等等。不多一会儿,赵婆就要我们进去。“小邹啊,你的猜测没错,她怀孕已经快5个月了,肚子应该是一直被上面东西束缚着,她是怕别人看出来吧,肚子上有很明显的勒痕,死之前还被人灌下了打胎药,所以大出血,这姑娘死的够惨的。其他的我也不懂”

我的下巴快惊掉了。牡丹怀有身孕5个月了!!!!邹正把赵婆送到门口,她就自己回去了。我们又回到放有牡丹尸体的那个房间。邹正才把他的怀疑告诉了我。“我一直就纳闷她怎么会流那么多血,听你说了那个难产的事情,我也是突然怀疑到这里的,这个赵婆专门帮那些女儿处理见不得人的孩子,我之前帮过她,所以她才来还这个人情,这种妇人的东西,她嘴拿手。”我也想起来了,在牡丹房间里看见的那团棉布条,应该就是她拿来缠着肚子的。

她现在都死了,除了金钗苑的人,就没有人来领取尸体。她在死之前被灌了打胎药,那这个药是谁灌的呢?而金钗苑的人都不知道她跟被人暗度陈仓。现在最大的嫌疑就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我们沉思着,没有注意到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我头一阵犯晕,心脏绞痛。我知道血玉快抵不住生死咒了。而且那个牡丹是冤死的,她的怨气很深,还是这种带着孩子一起死的,婆婆都会忌惮三分。我催促着邹正赶快离开,。我谎称身子不舒服,他看我脸色惨白,急忙带着我往外面走。

走廊里一阵风刮来,两边的房间门被一个个吹开,重重的打在墙壁上。背后一阵凉意袭来。邹正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眼角余光,一抹红色闪过。我的心跌到了谷底。

评论
  • 喂克总吃糖 LV2 热评

    新人携《无序之城》前来拜访,祝大大早日封神,顺便能否指点一下。
    2018-10-10 10:10:24

  • 张墨楷 LV2 热评

    大大加油啊,有时间可以回访《盛唐鬼雄》哦,祝大大早日成神
    2018-10-05 16:20:14

  • 余生请多指教 LV2 热评

    你一定会成功,希望找到真正的快乐
    2018-10-17 03:59:42

作者

凡夕

没签名

粉丝榜
  • 1 余生请多指教

    余生请多指教

    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