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面妆 签约
半面妆 连载中

作者: 凡夕 更新:2018-12-02 字数:63303 分类:灵异推理

标签: 杀伐果断、隐忍深沉、悬疑灵异

点击:0.4w 书评:34 吐槽:2

打赏:564 小米椒:40 金椒:0

乱世被遗弃的孤女,被自己最亲的人,亲手推向地狱。重生归来,用另一个身份去开始人生。她不要再做蝼蚁,被别人左右生死,人性之轻,人心之恶,我们都一步步,变成了地域恶鬼般的存在。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分享到:
阅读本章节

重逢

更新时间:2018-12-02 16:05:42

在等待的途中,婆婆特意拉了我跟我说话。她欲言又止的,在犹豫再三以后,她说起了这座宅子的情况。

这座宅子的主人姓邓,家里也是经商的,“跟邹正他们是世交”,婆婆刻意说了这句话。邓家老太太膝下有5个儿子,孙子不计其数,孙女却只有白天见过的那个,叫邓菲。也就因为她现在是邓家孙字辈的唯一一个女孩子,在家里是掌上明珠,被全家溺爱着的。

她父亲在邓家排行老二,大家都称呼邓二少,家里的产业比较多,但是没有让邓菲去接手,而是由着她去不列颠留学。基本上她在家是有求必应的。邹正家跟他们很早就有生意往来,在两个孩子还小的时候,就定了娃娃亲,如果不是邓小姐去留洋,估计两个人已经结婚了。

我一直安静的听着,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脸上波澜不惊。婆婆顿了顿,拉过我的一只手,放在她掌心摩挲着。“兰儿,我知道你喜欢邹正,可是你们不可能的,你自己都清楚对不对?”她看着依旧没反应的我要了摇头,“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婆婆知道,你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早点放手吧,要不以后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她站起身,往外面走去。我一直低着头,一直等到她走远,脚步声渐渐消失,眼泪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我明白啊,我什么都明白,从一开始我就明白。家世什么的不用说,就我身上的生死咒,就让我没办法跟他在一起。我没有奢望什么,我现在只想把他身上的诅咒祛除,让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就好。

我一直待在房里不想出门,期间邹正来看过我,我只是跟他说我有点头晕,就把他支走了。那个叫邓菲的大小姐差人把他请去了,就再也没回来过,听旁边丫头说,那个小姐情绪不稳定,邹正在陪她。

这样也好,我跟婆婆今晚上如果能找到凶手,早点把这件事了了,给他把诅咒破解了,就可以不用再担心他,以后也不用牵肠挂肚了。我和他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娶她的大小姐,过他的安稳人生,我现在连正常活着都是奢望。也许,到时候我会跟婆婆再回去,回到曾经那个村子里。

一直到晚上亥时。邹正在陪邓菲,他的两个同事已经昏昏欲睡,。我心里有心事,一直睡不着,婆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说今晚上会很凶险。婆婆说,那四个头被砍下了那样放,像是一个阵法。如果她没有记错,今晚上那个凶手一定会来完成它。因为那是个没有完成的阵法。

我诧异婆婆为什么懂得这么多,但是我没有问。每个人都有她的秘密,婆婆也许也是,她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

在子时刚刚到,我就觉得情况不对。屋子里温度在急剧下降,花园里开始升腾起阵阵雾气。灵堂里现在只有我和婆婆,两个警察加上邹正估计已经睡着了。我们也没有叫醒,其实这种事情,他不一定能帮得上忙,我也不想他陷入危险。

我假装在假寐,婆婆去外间查探。灵堂里摆着5具棺材,此时里面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的全身神经绷紧,不敢出声,婆婆还在外面。蜷缩在椅子上的我,就这样死死的盯着棺材。就像是有好多老鼠在里面一样。

园子里的雾气好像活了一样,一股股窜了进来。婆婆也跟在后面。看见她我松了一口气,正准备站起来,婆婆示意我不要出声。我小心站起来,跟到婆婆身后。雾气现在围绕着那几具棺材,就那么顺时针转动着。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站在三尺远的地方不敢动。围绕着棺材的雾气越转越快,越来越浓。

我和婆婆相视一眼,对于这种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静观其变。雾气已经在屋子里充满了,棺材若隐若现。突然“砰”一声,是棺材板落地的声音,婆婆大叫不好,往装着老太太的那具棺材奔去。我也紧随其后。棺材板掉落在地上,老太太的头也不见了。随即又是几声响动,其他几具棺材板也腾空飞起。雾气里黑影晃动,打开的棺材里,原本安放在死者脖子上的头,也都不翼而飞。

身边晃动的黑影越来越多,我伸手往其中一个身上抓去,却是虚无。顿时意识到,这些黑影都不是人。婆婆闭上眼睛,双手掐诀,嘴里念念有词,念出的咒语让人心安,就像在狂风中漂泊的船突然找到了码头一样。雾气转动的速度也慢了下来,那些黑影也渐渐停下来。

待雾气散去,我才看见那些黑影。穿着条纹服,脸色煞白,脖子处都是有红色的印记,我明白,那是被砍了头的印记。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很呆滞,就那么无意识的晃动,感觉很焦躁不安,婆婆的咒语让他们暂时安静了下来,却还是在原地踱步。

婆婆睁开眼,停止了念咒语,拿出一张符纸自燃,随着一声“散”,符灰四散而去,那些鬼魂也都消失不见。做完这一切,婆婆拉着我往门外奔去,门口遇到听见响动出来的邹正。没时间给他解释,让他一起往外面奔去。

一出门就看见一团雾气,绕着一个人影在快速移动。我们一直紧随其后,一直跟到城郊一片枫树林。冬天这里枫叶已经掉的七七八八了。路上很厚的枯枝败叶,踩在上面,像是踩了棉花一样。这里秋天很多人来看红红的枫叶,其中大多数是有钱人,只有他们才有心情来享受生活。而穷人在想办法活着。

我们跟着黑影一直走到林子的深处,那个人影应该知道我们在跟着他,可是他并没有想着怎么样摆脱我们,而是一直急匆匆往林子深处奔去,像是在赶时间。林子深处很荒。杂草丛生,虽是冬天,也让人难以下脚找到路。或许,本来就没有路。这里应该很少有人来。婆婆点燃引路符,他说那个人带着5颗头,血腥味很重,不管他这么跑,这个符纸也会找到他,顺着血腥味找到他。

邹正诧异的看着婆婆手里燃着的符纸,一脸不解。婆婆把符纸点燃,放在手心,双手合十,念着咒语,再打开手心里已经是一个红色的箭头。箭头在移动,左右探了一下,最终定下里,指向了3点钟方向。看着这一切的邹正,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婆婆也没时间给他多说什么。我看着他的眼睛“有很多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给你解释的清楚的,先抓到始作俑者再说,如果你相信我们,就先跟我走”,他没有迟疑的重重点了点头,眼睛一直看着婆婆手心里的箭头。

我们往林子里越走越深,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月亮还是挂在天上,只是这里已经没有枫树了,取而代之的是叫不出名字的参天大树,上面挂满了寄生藤,隐隐约约看起来,像是张牙舞爪的爪子,看的人心里发憷。在走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以后,我们看见了前面不远处一点灯光,猜着应该是到了。婆婆抹掉手上的符咒,示意我们小心靠近。

走近一看,一座很旧的茅屋出现在眼前。茅屋没有院子,就那么孤零零的一间在林子里立着。门前有一颗枫树。很奇怪,这颗树上的叶子没有掉,鲜红的叶子挂满树干,我好奇的用手去摸颗一下,感觉黏糊糊的。还有一股子味道。手上也沾染上什么东西,我凑近一看,黑乎乎的,一股腐败的味道直冲脑门,我意识到,这是血的味道。浑身一阵恶寒。

我端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手上的血。邹正从怀里拿出一张手绢递给我,我迟疑了一下,没有接,而是将手在地上的泥土上蹭了蹭。邹正嗔怪的看着我,我一扭头,跟着婆婆悄悄往里靠去。他也快步跟了上来。屋子里亮着灯,是那种昏黄的油灯,透过纸糊窗户透出点点光来。

婆婆用手指轻轻扣开一个小洞,拿一只眼睛往里面看去。我们依葫芦画瓢照做。里面的情景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很诡异。雾气沉沉,浓重的血腥味,从那个小洞里使劲往外面冒。里面陈设很简单,靠着我们这边窗户有一张床。上面有有一些破旧的被褥和衣服,挨着床头的是一张凳子,凳子过去是一张小桌子。很小很小的那种简易桌,上面摆着一个陶瓷碗,里面还有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应该是吃剩下的没有收拾的食物。

门口正对着的地方,挨着墙壁放了一个长条桌。正中央放着一个灵位,因为隔得远,看不清写的什么。前面摆着贡品,很简单,只有馒头和山上的山梨。但是码的整整齐齐,收拾的干干净净。灵位两边摆着的却是邓家几个媳妇儿的头。两边各一个,正中间祭品前面一个。每个头上都贴着符纸。

那个符纸跟婆婆画的不一样,应该是朱砂里还加了别的东西,颜色看起来更深。一个人影背对着我们,此时正站在灵位前,嘴里念念有词。在他身后,是之前看见过的那些穿条纹服的鬼魂。密密麻麻的鬼魂此时低着头,安静的站在他的身后。场景很是诡异。

婆婆扯了扯我的衣袖,我看着她明白她的意思。我们不知道这个人到底要干嘛,但是不能让他继续这个仪式,他杀了这么多人,总不会是拿着哲个人头做好事吧。邹正也跟我确认了一下颜神,我们两个挪到门口。我用嘴型数着123,同时把门撞开了。背对着我们的人突然转过头,我和他四目相对,一阵熟悉的感觉传来。他愣愣的看着我,我脑袋里那个名字呼之欲出。

婆婆随后冲了进来。“强子!”“张婆婆?!!”我在心里默念,“强哥哥”。他是强哥哥,虽然我们分开了几年,但是我们彼此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

评论
作者

凡夕

没签名

粉丝榜
  • 1 余生请多指教

    余生请多指教

    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