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耳 签约
玄耳 连载中

作者: 赵无眠 更新:2019-11-16 字数:318791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修仙、热血青春

点击:0.3w 书评:0 吐槽:4

打赏:0 小米椒:157 金椒:0

一个西游的奇幻世界,一只六耳猕猴的绚丽故事。
  我从来不想做什么盖世英雄,只想躲在果山守着怪树啃着桃子,可上天像是开玩笑一样,推着我走向命运的风口浪尖。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 失败

更新时间:2019-11-16 16:38:55
  • 越是站在高处,便越能懂得敬畏。
  • 芜叶再一次明白了这句在大陆上广为流传的话。
  • 在龙渊城里,拥有后天境界的修士便能开一家武馆,成为受人尊敬的拳师,收徒授业。在军中,只要有破尘境界的修为,必然会是百夫长乃至更高的千夫长,统领军队,威武不凡。然而在一些修道宗门,唯有渡魂境界的修士才能上得了台面,成为执掌宗门牛耳的长老。至于更高一点的聚神境界强者,几乎可以算是大陆的中流砥柱了,一尊聚神高手在任何地方都能受到极高的敬意,即便是各国皇室也不会怠慢,这样的存在,在城池里便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在军中便是统率万军的大将军,即便是颇有名气的修道宗门世家,也必然是掌教宗主一类的至高存在。聚神境界的修为对于一重天来说,地位,实力,财富都已经唾手可得。
  • 但即便有修士达到了此境,也仍旧会面临更高的存在——仙人。
  • 仙人之所以是仙人,不仅在于修为高深到了莫测的地步,还在于神龙见首不见尾,而且极其稀少,不是靠勤奋修炼便能达到的,若无天大的机缘和资质,数百年也出不了一个。他们的存在,已经超脱出了修道炼气的范畴,感悟的是至高无上的道。
  • 仙人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不说帝国世家,就是一些名震八方的修炼宗门也没有仙人坐镇——举世恐怕只有底蕴深厚的四大势力有几位仙人隐居。
  • 在龙渊城里生活的百姓,不需要接触到那么繁华的修道世界,对他们而言,城中几家武馆里的拳师便是了不得的人物,至于破尘渡魂聚神乃至于仙人,对他们而言都没有区别,永远都是高高在上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 这样的人没有接触到真实的世界,同样也就不必因为那个世界的浩瀚而恐惧。
  • 而那些在修炼道路上不断前进的修士们,每走一步就会发现头顶上高悬着新的可怖,横陈着新的畏惧。破尘境在军队里可以做千夫长,而在小宗门里只能是一般高手,渡魂境界在小宗门可以做长老乃至掌门,在道虚宗只是内宗弟子,不足为奇。聚神境界可以说在哪里都是强者,可道虚宗里仙人亦有不少,凌空而立时,那些聚神高手们感知到那种近乎于碾压的力量又会作何感想?
  • 然而即便是笑看风云的仙人,来到这片崖洞里触及到这与天地共通的禁制,想到禁制主人的超然实力,会不会同样惊惧不已呢?
  • “修道之路,道阻且长,永无尽头!”
  • “道无止境,进亦无止境!”
  • 芜叶沉下心来,打消了心头的杂念,专心疗起伤来。
  • 此地虽说没有天地灵气可供汲取,玄耳体内却蕴含着丰富的气血之力,自愈的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修士,如此伤势,所说看起来颇为严重,但只要不伤及根本,直消数个时辰便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 “这苦日子没有头了……”气血涌动之间,玄耳苦哈哈地道。
  • 芜叶早已习惯了玄耳的心不在焉,撇了撇嘴,并不做理会。
  • 不过数个时辰,硬闯禁制受到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玄耳苍白的面色也不禁红润了起来,略做修整后便应芜叶的指挥起身察看起这个幽暗的崖洞。
  • 崖洞里光线极为微弱,即便是在外界明亮无比的光辉在这里都如同蔫了一般,玄耳的赤火更是如此,蔫头巴脑,半死不活的,散发着黯淡的红光。
  • 玄耳将赤火凑近岩壁,火光闪烁在积年的岩壁上,露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交错横陈在崖壁上,仔细看之,竟然有如针扎,玄耳不禁眼睛一痛,落下泪来。
  • “这是什么东西!”
  • 玄耳捂着眼睛连连后退,识海里翻江倒海。
  • 刻在崖壁上的痕迹深深浅浅,毫无规则,却有一种独特的气息,嶙峋起伏,如同锋利的刀尖直指玄耳。
  • “这些是……前人留下的剑痕!”芜叶稍一感知便察觉出了痕迹里隐藏着的凌乱的剑意。
  • “剑痕?”玄耳闻言,站远一点仔细看之,只见那些痕迹的确是很像剑锋划过坚硬岩壁留下来的痕迹。
  • “不,这不是剑锋留下来的,这是剑气。”芜叶说道。
  • 芜叶看着那些孤傲嶙峋的剑意,几乎可以想象出在某个不知名的年月里,一个桀骜不驯的道虚宗弟子被关押到了这里,他或许身上没带天火,孤身一人站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手中只有一把锋利的长剑。
  • 他一定也尝试过找出这里的阵法痕迹,也试着强行冲破禁制,一无所获之后浑身负伤来到这块岩壁前,久久凝视,沉默不语。
  • 片刻之后,他厉啸一声,锵然出剑,剑如龙蛇肆意挥洒,将胸中积郁的块垒一泻而出,数十年的傲气,被压禁的不屈,及浑身浴血后心中的敬畏于豪情,都一概归于剑中。
  • 那一刻,崖洞无风,他却乱发当空,斗室无光,他的剑却光芒大盛,时而轻柔如水波回旋,浅尝辄止,时而狂暴如怒海狂澜,冲天而起!
  • 凝视着那些不知是何岁月里的剑痕,芜叶看到剑意满室,似乎就站在当年那人身边,感受着磅礴的剑气划过衣角。
  • “这剑意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要凌厉!”
  • 或许当年留痕的弟子修为还不是甚高,但那种蕴含在剑里的一往无前的气势却远胜过芜叶见过的一切剑客!
  • 包括姬家人在内!
  • 剑客的路有多长,就要看他的剑意有多强,剑心有多坚定!
  • 此人一定在此地获得了极大的蜕变!
  • 芜叶所化的烟雾伸出一只手,触摸着前人留下来的痕迹,神情恍惚。
  • 此人是何时在此地留的剑痕?他现在还存在于世吗?
  • “或许,这个人现在就在道虚宗之中!”芜叶面露兴奋之色。
  • 她所见过的所有人中,或许只有越尘的剑道能与之媲美!
  • 同样的一往无前,同样的势如破竹!
评论
作者

赵无眠

胸中有沟壑,笔下有乾坤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