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清南雪
北风清南雪 连载中

作者: 五月奏响 更新:2020-03-26 字数:8100 分类:纯爱

标签: 腐女读物、校园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1 金椒:0

  人只有将寂寞坐断,才可以重拾喧闹;把悲伤过尽,才可以重见欢颜;把苦涩尝遍,就会自然回甘。
  傅青欢的过去满是泥泞,樊乐乐把她从尘埃里拾起,又转身抛弃,从此她陷入了沼泽。
  何安宁将傅青欢从沼泽里挖了出来,捧在自己手心里,剥落傅青欢身上的泥块,再给予满心深情。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003.光阴

更新时间:2020-03-26 13:36:12
  • 我去了安宁的家乡,她的母亲居住在山村里,自从我跟安宁确定关系之后,她就没有再出过这里。
  • 阿姨曾经非常反对我跟安宁在一起,但是安宁为我差点从楼顶上掉了下去,她也心疼安宁卑微多年的感情,最终同意了我跟安宁的事情。
  • 不过再怎么深厚的感情,我跟安宁始终是两个女人,阿姨看见我们就伤心,为我们的感情,也为何家的血脉,所以不愿出这里,一直在这里过着平静的生活。
  • 阿姨对我的到来感到意外,一来是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跟对方相处,二来还因为安宁没跟着我。
  • 不管我去哪里,安宁总要陪着,阿姨知道。
  • 我看见阿姨被时间蚕食的白发,还有慈爱的脸,顿时鼻子一酸,差点忍不住落下泪来。
  • “青欢啊,快进来,怎么就你一个人?安宁不陪着你?”阿姨拉着我的手进门,把我按在沙发上,给我倒了一杯水。
  • 我看着阿姨,挣扎半天,还是隐瞒下来:“安宁出差去了,要一段时间以后才会回来,我听她说您身体不好,来看看您。”
  • 阿姨没有怀疑,只是笑着说:“安宁这孩子,工作起来特别认真,是不是都不怎么给你打电话了?”
  • 我抿唇轻笑:“倒是没有,她经常给我打电话的,就是不跟阿姨你打。”
  • 阿姨说:“习惯了。安宁从小就不太喜欢说话,倒是在你面前话多一些。”
  • 我听着阿姨说起安宁小时候,心中越发难过。
  • 何家在二十年前日子不好过,安宁是家里唯一的孩子,何叔叔和阿姨没法给安宁小女孩的生活,就把安宁方男孩子养,安宁饿过,冻过,曲曲折折地长大成人,吃过的苦让我这个可怜人都心疼的要命。何叔叔去世之后,安宁就是阿姨的命,当年我俩的事几乎就要了阿姨半条命,如今……
  • 我陪阿姨住了几天就回去了,我怕住太久,阿姨会起疑心。
  • 我照旧去了公司,今天我来得挺早,公司里都没什么人,只有前台已经到位。
  • 小姑娘看见我便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傅姐早”。
  • 我笑着回她:“早啊。”
  • 我这几天假是跟老板请的,便想着去跟他消一下假,道个歉。
  • 敲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谢霆轩自办公桌后抬眼看了我一眼。
  • 谢霆轩是个一米九的帅哥,虽然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但是他自身条件足够优秀,还像个二十三四的小青年。
  • 此时谢霆轩身着一套深蓝色的定制西装,手腕上带着一款价格不下六位数的银色机械表,因习惯而冷着脸,但我清楚这只是他心情不好不坏时的经典表情。
  • “老板,我来消假,请这么多天假,不好意思。”我双手握在身前,给谢霆轩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躬。
  • 谢霆轩面色淡漠地说:“不用道歉,你就是想辞职,我也没什么理由怪你。”
  • 我愣了一下:“啊?”
  • 谢霆轩垂眸看着我:“安宁把她的股份转让给了你,她应该没告诉你。”
  •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谢霆轩则继续说:“她去出差前办理好的,她让我暂时瞒着你,现在没必要了。”
  • 我回过神,突然想到一件事,便问谢霆轩:“老板,安宁杀人的事,你知道吗?”
  • 谢霆轩顿了顿,看着我道:“是我把这件事情压下来的,她不想让你知道,你就别问了,她是为你好。”
  • 我当然知道安宁不让我知道肯定是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不想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是傻傻地等着她。
  • 谢霆轩说:“你别想太多,她会回来的。”
  • 我点了点头,退出了办公室。
  • 但其实不那么容易不想多吧。
  • 我跟安宁的过去,太狼狈了。
  • 我们的相遇是那么不容易,又经过了那么多的挫折才能相守。我其实不太愿意回忆那段记忆,但是又让我忍不住去想。
  • 夜里下了班,我一个人坐在落地窗前的抱枕堆里,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以前的这个时候,安宁就在我旁边,我的手摸索过去,就会被安宁的手扣住,十指交缠。
  • 我摸了过去,可是安宁的手没有抓住我的。
  • 我缩在抱枕堆里,缓缓闭上眼睛,年少时的光景如同走马观花一般从我脑中掠过,我的意识慢慢沉落,轻轻覆在了十五岁那年的光阴里。
  • ·
  • 明城是个区级城市,这里的贫富悬殊就像南北两极一样,是两个没法拉近的极端。
  • 富贵圈里卧虎藏龙,贫穷堆里鱼龙混杂。
  • 我的家庭是一个破败的空壳,里面只有我独自一人在苟延残喘。
  • 我老妈是个没本事又糜烂的女人,老爸,是个嗜赌成性、嗜酒为命的人渣,我在这个“家”里苦苦挣扎,并且试图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可我知道这只是我不切实际的执念。
  • 放学的铃声响起,我随着人群涌到校门口,突然感觉一阵迷茫。
  • 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身,见是我们班里的学委姚甜。
  • “班长,你站在人群里发什么呆,不回去吗?”姚甜笑着说。
  • 姚甜是个一米五高的姑娘,长相和性格都很甜美,爱笑,是我在学校里能说得上话的其中一人。
  • 我回答她:“没有,这就走了。”
  • 姚甜说:“走吧,你天天一个人回家,今天我陪你一程。”
  • 我轻笑,这一程其实也就是从校门到附近公交站这五百米的距离而已,不过我没有拒绝。
  • 我跟姚甜并肩走在马路边上,是她打破了沉默。
  • “青欢,你为什么不爱说话,也不爱笑呢?”姚甜问。
  • 我被她问得一愣,看了看距离我们不足三百米的公交站,不甚在意地说:“不太想说话,也不太想笑而已。”
  • 姚甜却一把挽住我的手臂,笑眯眯道:“以后跟我玩吧,这都初三了,临近中考,你别拒绝我啊。”
  • “毕业了之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也不知道未来还能不能再见,你别忘了我。”姚甜说。
  •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对即将到来的明天,都没有把握会不会见到。
评论
作者

五月奏响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