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人与约束之人的咏叹 签约
罪人与约束之人的咏叹 连载中

作者: 赞达拉万古长存 更新:2019-06-16 字数:136333 分类:动漫幻想

标签: 校园、无cp

点击:0.1w 书评:2 吐槽:2

打赏:0 小米椒:0 金椒:0

2012年的冬天,名叫洛玄月的“约束者”的日常生活遭到了打乱。夜中出没的杀人魔,不断轮回的一日,无数人为之丧命的牧园——一个关于友情与羁绊的黑暗故事,就此拉开序幕。(必须要选两个标签吗……好麻烦)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杀者猎踪(结束)

更新时间:2019-06-16 23:40:33
  • Thirteen.
  • 镜千叶.
  • 随着最后一次敲击的声音响起,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望着少年在树上留下的血痕,我清楚的认识到了三个人全部都倒在了我的脚下这一点。
  • 全都倒下了,我才是最后的胜者。我恢复了家族血脉的力量,光复家族已经指日可待。
  • 活祭了无数人,这具身体已经污秽不堪的时候,目的终于到达了。
  • 活祭快要完成了,只要这次的活祭结束,我就能做到了。
  • ……迎接我的未来,应该是充满了光明的吧。
  • 抱有这样的想法,我向前迈出一步。
  • 我的想法在下一秒钟遭到了讽刺。
  • 迎接我的东西却不是光明。下一秒,我的身体如坠冰窖。
  • 这股寒意的来源是我的背后。
  • 当我将视线转向那里的时候,我见到了静谧的身影、在雨水之中宛如死神一般伫立,那一袭黑衣在冷风中飘扬,仿佛就在下一秒就会取走我的性命。
  • 沉寂,安静,优雅,却又危险。像是即将开始狩猎的猎豹一般,我确信这身影就是我的脊背上出现这种如坠冰窖的感觉的来源。
  • 我不禁叫出了那个伫立在黑暗彼端的身影的名字。
  • “洛玄月………”
  • .
  • .
  • 洛玄月.
  • 那家伙呆滞了,那呆滞的姿态,让我打心底里感到一阵憎恶。
  • 他瞪大了眼睛,张开嘴巴——僵硬的身体抖动着,那活像是帕金森病患者一样的抖动更加深了我那股打心底里的厌恶的感觉。
  • “喂,你干了很过分的事啊。”
  • 我侧着脸,银发也随之而朝地面垂下,那冷酷的声音让他感觉心灵结了冰。
  • 哒哒,哒哒。
  • 我的脚步虚浮,让镜千叶不禁联想到了大病初愈的病人。
  • 但这脚步声,却仿佛能唤醒人心底所埋葬的、最原始的恐惧。
  • “为什么,洛玄月。”
  • 他问了。
  • “为什么!你能醒过来?!明明你的生命已经像是风中残烛那样了,为什么还要站起来?!”
  • 发了疯似的,镜千叶抓挠着头发。
  • “……我差不多也听够这狗玩意儿的乱吠了。”
  • 很少说脏话的我,这一次破格的爆了粗口。我将小刀握在手里,继续迈着这虚浮的步伐,躯体左摇右晃的靠向那男人。
  • “听好了你这死狗。叫醒我的人是枫,我感觉到了他那强烈的祈愿,所以才醒了过来。说起来你,狗杂种。”
  • 我猛地一甩右臂,小刀上的水珠也随之而散落:
  • “你似乎对枫做了很过分的事啊?”
  • “啊……啊……!”
  • 他拿出了手枪,用那颤抖的手瞄准了我。
  • ——我不是因为想要慢慢前进才这么走的,而是因为这具身体的生命已经快要结束了,因此我只能慢慢前进。不过这缓慢的前进似乎让他更为恐惧。
  • 砰!枪声撕裂了夜空。
  • 这一枪,击中了我的左肩胛骨。
  • 但这一击却只是让我的身体微微倾斜。我继续前进,这肩部的痛苦还远远比不上枫。
  • 那一天,枫问道。
  • “呐,月,你究竟何时会杀了我呢?”
  • 这一枪,擦着我的肺叶飞了过去。
  • 月明星稀的时候,枫坐在庭院里,托着柔软的脸颊问。
  • “我不会杀你,枫;我不杀死的毫无意义的人。”
  • 我回答了。
  • 这一枪,击中了肝部,直接穿过了左叶。
  • 我和枫,有过承诺。
  • 终有一日,我会杀死枫。
  • 这诺言终有一日会兑现,直到枫必须要被我杀死的时候。
  • 那一天,终究会到来。
  • 但在那一天之前。
  • ……我晓得,我当然晓得。
  • 这具身体,要到极限了。那一天——我大概永远也不会到达吧。
  • 哎,那事情大概还离我很远吧。但是,如果今天倒在了这里。
  • 这一枪,被小刀斩断。
  • 冰冷的视线望向前方,那身影的脚步已经因为畏惧而无法移动了。
  • 像是死神一般不可阻挡,枪弹甚至不能让我停下脚步,这股“无论如何也无法逃开”的错觉才是最为恐怖的。
  • “毁灭吧!”
  • 用尽最后的力量,他大喊了出来,想要毁灭我身上的某一处来拯救自己的性命。
  •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 因为他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我的迅捷甚至让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 切断吧,切断吧,切断吧。
  • ——胸骨下,椎骨下。
  • 一瞬之中,我的刀快过了声音。
  • 两刀划过,那瞬间切断了躯体。
  • 三等分开,躯体被分割为三段。
  • 身体,被切断了。朱红色立刻在雨幕中爆发而出。
  • .
  • .
  • Fourteen.
  • 尸体在我面前分崩离析。
  • 用这种死法而亡去,大概连死后也不得善终吧。
  • ……我大概,很快也会死去吧。毕竟生命已经被剥离干净,躯体也还伤成了这样。
  • 不过这样也好。死去的话,很多麻烦的事也都要没有了吧。
  • 虽说感觉很对不起曦,但——就此别过吧。
  • 我倒向地面,空洞的眼光望着遥远的天空。雨还在下着,我也不顾地面的泥泞就背靠树木坐在了那里。
  • 枫在我的身边睡着。
  • ——这睡眠,大概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吧。
  • 枫的皮肤很苍白,但依然是一等一的美少年,只不过汉服上却和平时有所不同。胸前像是抹上了染料似的变成了红色。
  • 我却清楚,那不是染料。常年从事约束者这一行,让我对血液有了一种特殊的敏感。
  • “真是的,这家伙先我一步而去了吗?明明已经约定好了。”
  • 我苦笑着流下眼泪,在树下,我摇着头。
  • 我记得,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打心底里笑,打心底里哭。这第一次也会变成最后一次吧。
  • 我轻轻闭上了眼睛。
  • 结果,到最后我也只能变成这样啊?杀了那么多人之后,我同样也无法善终吗?
  • 就这样。
  • “玄月……”
  • “………”
  • 听到了声音。
  • “玄月……”
  • “………”
  • 有人在呼唤我吗?
  • “玄月……”
  • “………”
  • 我真的要死了啊,居然已经出现幻听了。
  • “玄月……”
  • 有人在扯我的衣服。
  • 我立刻睁开眼睛。
  • “枫……?”
  • 我迷惑的呢喃,眼前少年的脸庞让我出现了一种世界错位的错觉。我原以为,在那场真实和扭曲交汇的梦之后,我不会再出现这种奇妙的感觉了。
  • “是我,玄月。”
  • 天空中下着雨,枫呼出的白雾朝空中散去,碧色的大眼睛里闪耀出生命的光辉。虽说这微弱的光辉,不知会在何时散去,但现在,我们已经不必去管这些了。
  • 还活着,太好了,还活着。
  • 我笑着流下了眼泪,泪水挂在脸颊上,和挂在脸上的雨珠一同落下。
  • 简直像是梦幻之中一般,枫也笑了起来。
  • 枫也受了很重的伤,我俩的身上都背负了极大的伤势,大概很快——我俩就会共赴黄泉吧。
  • 耳畔只有雨声,和少年那小小的呼吸声,枫在轻轻啜泣。
  • 孤独的雨幕中,我轻轻拥抱了少年。
  • 少年也抱住了我。
  • 惋惜着什么似的,雨开始停了。
  • 良久,枫这么说:
  • “请,杀了这污秽不堪的我吧,玄月。”
  • .
  • .
  • .
  • .杀者猎踪结束
  • End.
  • 洛玄曦.
  • 棺木被奉献给了墓碑,在神父的祷文结束之后,着棺木也慢慢沉入了大地。其中所居住的人——永远也不会再出现在这个世界了。
  • 我呆滞的站在送葬的队伍中,在那棺材永远的下沉之后,我才从这呆滞中恢复过来。
  • 我环顾四周。天空阴沉沉的,像是被灰石塞满了一般将要坠下来,受了这天气的影响似的,周围的身着清一色的黑衣的人群也在这片阴沉之中一言不发。
  • ……在这个人群中,我是个异类。
  • 我的视线继续转动。终于,视线停在了那块墓碑上。
  • 那墓碑是全新的,石头铭记了上面的那个名字的主人。望着那个名字,我不由自主的念了出来:
  • “……镜千叶。”
  • 那家伙,还是死了。
  •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望向身边这位低着头、撑着一把黑伞的少女。她金色的长发垂下,脸孔却展现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
  • 时间流逝,周围聚集的人群也开始散去。渐渐的,陵园里只剩下了我和璃两个人。
  • 是在怜悯这泫然欲泣的少女吗?天空好像更加阴沉了,在这阴沉的气氛渲染之中,少女终于哭了出来。
  • “逝者已去,生者应该继续前进,璃。虽说我跟你很合不来,不过我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不要做傻事。”
  • 身为这次事件的苦主家属,我终于说话了。
  • ——老哥和枫因为璃的醒来而被送往了医院,在抢救之后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其中,枫已经因为恶魔那强大的自愈能力而恢复过来了,但老哥却仍在睡眠中。
  • ……身体多处内脏破裂,能活下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 我不想怪罪谁,我所想要指责的人就只有让老哥独自面对这次危机的我自己而已。如果我在那里的话,虽说无法帮老哥战斗——但作为盾牌的本领还是有的。
  • 如果说,老哥那颗心灵乃是锁链的话,我则是护佑锁链运作的盾牌。虽说是很奇怪也不着边际的比喻,不过这比喻却意外的恰当……
  • 因为,一旦束缚野兽的锁链崩坏的话——
  • “对不起,曦。”
  • 一边轻轻啜泣,璃一边对我鞠躬道歉。这道歉,立刻中断了我的思考。
  • “没什么啦,这次事件也不是你的错对吧?要为你的老爸道歉的话,他已经付出代价了不是吗?”
  • 我望向了那用石头打造出的墓碑,上面那个名字竟让以平和为常态的我恨得牙痒痒。据枫所说,他和沉睡中的老哥也对其抱有恨意。该不愧是一家人吗?
  • 不过,说起镜千叶的目的。
  • 我不由得望向了阴沉的天空,太阳躲在了阴云后面。
  • 家系的光复什么的,真的那么重要吗……?
  • ——对于我那句可以当作是安慰的回答,璃却倔强的摇了摇头,在抬起头的时候,她坚强的抹去眼泪:“不对,曦。老爸没有赎罪,就算是用那种形态死去,他杀了那么多人的罪行也是不可宽恕的。所以,请让我报答制止了这场杀戮的玄月——”
  • “你要以身相许的话我可是会揍你的哦?”
  • “……?噗!”
  • 对于这粉碎阴沉气氛的一句玩笑话,璃立刻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 “好了。如果是老哥也一定会拒绝报答的吧。老哥那面是枫在照顾,要去什么地方玩吗?这么早就把眼泪用光的话以后说不定就会想老哥一样哭不出来了哦?”
  • 我一边对璃说着不负责任的玩笑话,一边笑着对璃伸出了手。
  • 在这已然改变的气氛里,璃也停止了啜泣,表情化作了一抹微笑,轻轻握住了我伸出的手。
  • ……天开始亮了。
评论
  • 伴路时年 LV3 热评

    作者写的很不错呢,已阅,除此之外,时年我携拙作《一剑斩天地》来访 本书玄幻为主,重生为辅,有一些情感剧情,日更三千,详细信息请见作品页面,欢迎阅读哦! 如果打扰了可以删评喜欢请支持本书!
    2019-04-19 22:20:51

  • 雨小了 LV3 热评

    我爷爷被一只蜘蛛咬了, 他看起来非常沮丧, 于是我准备给他去拿些药膏,
    2019-06-03 21:07:00

作者

赞达拉万古长存

静默。安寂。无言。在下即是死亡。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