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尸 签约
丧尸 连载中

作者: 札陌 更新:2019-05-14 字数:30535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末世、杀伐果断、无敌流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0 金椒:0

社会最大的悲剧不是坏人的嚣张,而是好人的沉默。
  ——前言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9-05-14 14:47:32
  • 张元启额角突突跳,要不是因为老纸技不如人,铁定抽你八百遍。
  • 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打斗声,傅缘何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银血糊了半身,而张元启四人也是满身狼狈,衣衫褴褛,身上的剑伤亦是七零八落。
  • 打到最后五人皆已提不起半丝灵力,但谁都不甘就此放弃,索性就干脆放弃了灵力,直接肉搏。可他傅缘何天生就是一把剑,肉身同样强横,寻常刀剑真的很难…奈何他,又是一番僵持。
  • 或是失了灵力的缘故,贺如山就觉得手里的剑有些碍手,遂把剑一丢,抡起拳头就向傅缘何的面门砸去,“我,去,你,娘,的,叫你欺负小辈”
  • 傅缘何提剑就是一挡,劲烈的拳风撩起白发,而他不发一言。
  • 张元启从未见过如此油盐不进,固执己见的人,都已经打到凡人掐架的这步田地了,还要和他们继续打。张元启向地上啐了一口血沫,我衡阳是造了哪门子孽才摊上这么一个煞星老妖怪。
  • “还打吗”,傅缘何有些不稳的再次举剑指向四人。
  • 宁瑶已经出离愤怒了,提声就来了句霸气的…哀求,“大侠,放过我们好不好”
  • 贺如山皱了皱眉,粗狂的声音里夹杂着恨铁不成钢,“小妮子,你是不是又去看你那些戏话本子了?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 羲和语气偏冷,“我明日得空就去给她烧了”
  • 宁瑶一阵气闷,“你们敢”
  • 张元启对他们的对话置若罔闻,这么多年了,他都…习惯了,不过他倒是想起有个人来,那人也喜欢看些人间话本儿,还爱把话本儿往那些正经经书封皮里塞。
  • 依然不肯妥协的五人当然又是一番殊死争斗,不多时,却赶来诸多衡阳弟子将他们团团围住。
  • 傅缘何紧蹙剑眉,他现在根本就是强弩之末,他以为这衡阳山的诸位大能是讲道义的,起码他们之间的争斗暂时不会让门下弟子卷入,但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 里三层外三层的衡阳弟子将他们团团围住,以云深,风写宇等几位峰主真传为主。
  • 宁瑶向傅缘何深抱一拳,“抱歉,阁下,我们也是迫不得以”,她方才,早已传书召了各峰精英弟子来此。
  • 傅缘何抬袖擦了擦唇角的血迹,回敬她一句“卑鄙”
  • 张元启扫了一眼宁瑶,但终也并未出声呵斥,毕竟宗门安危最重要,其他的都可以后放。张元启颇有些愧疚地面向傅缘何道,“今日确是我衡阳胜之不武,做为补偿,阁下可以自行下山去”
  • 傅缘何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般,“补偿?尔等之厚颜无耻傅某也算是见识了”
  • 贺如山向来是个心直口快的,“你不也是来我衡阳偷窃至宝未遂才打上山门的吗?我虽敬你是条汉子,但这理也是得讲讲清楚的”
  • 傅缘何不置可否,也确是这个理。他抬眼扫了扫这乌压压的一片衡阳山弟子,忽然提剑就深深刺入了自己胸口,而后拔出,拿剑撑住半跪落的身子,任由其间银血不断汩汩流出,唇边亦是银血不断蜿蜒,只听他虽气虚但却无比坚定地道,“就凭你们,还拦不住傅某”
  • 心头银血每流出一分,傅缘何的脸色就更苍白一分,直到最后已然苍白如纸,他拿剑支住的身子也险些一头栽倒在地,最后凭着意识一点一滴强自撑起来,意识里是撕裂魂魄的巨痛。
  • 诡异的银血一点一滴溅落在地上,最后汇成一副太极阴阳鱼图腾,银芒闪烁,扩散至方圆数十里,散发着亘古而来的气息,无边道蕴天成,震煞数人。他为仙帝以天地母气而淬成的剑,血肉之间便是道,便是法则。
  • “那是…”
  • “什…么?”
  • “怎么回…”
  • 顷刻之间,衡阳数人皆陷入重重幻境之中,兀自地想去寻那道之本源,双目空茫再入不得眼前之物,傅缘何便是以他的心头血铸了这一座幻阵,“梦回道古”,也是他最后的绝杀,数万年来也只动用过两次而已,无一次不是元气大伤。而此刻的他也确实如此,怕是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也能随手杀了他。
  • 傅缘何缓缓从地上艰难爬起,闷哼一声,捂着伤,佝偻着身子便向衡阳门内一深一浅地行去,仅靠着一抹意念支撑,却是势要得那碧玉“无瑕”。
  • 张元启的双眼在那幻阵中忽而空茫,忽而清醒,他的修为最高,比之其他人要好一些,不至于完全陷入幻境。
  • 明明灭灭之间,张元启下意识的将手伸向本命剑“有情”,调出最后一丝灵力,颤抖着双指就往剑锋上一划拉,而后剑锋上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他忽然有些怔然,仿佛看到了紫衣人将这柄剑送与他时的温柔与宠溺,“喏,徒儿,它就给你了”,现在“有情”就这般毁坏了,不知道他会不会伤心?
  • 张元启还不及多想,一阵撕裂神魂的疼痛向张元启袭来,本命剑与修士相生相连,蕴养在其神魂,剑在人在,剑伤神伤,他就是要剑伤神伤,以神魂撕裂的痛苦来使自己清醒,看着不远处的傅缘何,张元启捡起剑缓缓向他走去…
  • 早已伤重如凡人的傅缘何怎料得后边有人向他跟来,张元启自是轻而意举地从背后一剑刺穿了傅缘何的左腹。
  • 傅缘何缓缓转过身来,忽然一口银血吐出,以极其冰寒的目光注意了张元启一眼,但他也是伤得太重根本无力反抗,竟直直栽倒在地,昏睡过去之际,他以极轻极轻地语气说了句“阿度,对不起”,悲伤而俱是痴妄。
  • 张元启闭了闭眼,是了,是他太过趁人之危,但是他为掌门,为了一宗利益根本无可厚非,况且也是他傅缘何偷盗至宝伤人在先,亦是无法退让。
  • 张元启向昏过去的傅缘何一抱拳,一顿首,坦然道,“抱歉,阁下海涵,是我张元启趁人之危”
  • 话毕,却见其腰间长箫青芒闪烁,顷刻间,一笼柔和的青纱薄雾急急笼罩住了傅缘何,不多时傅缘何便化为繁星绿点向远处而去。
评论
作者

札陌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