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追妻记 签约
在线追妻记 连载中

作者: 爪子 更新:2019-05-20 字数:31833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ABO、杀伐果断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0 金椒:0

哥哥和弟弟,会擦出什么火花呢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9-05-20 10:02:38
  • 紧接着书房门开了,只见来人头戴嵌宝金冠、一袭绛云紫衣雍容华贵。腰间一条玄色暗花锦带,上头挂了一条银丝宫绦和一块双鱼佩。面如冠玉、色若晓花,俊秀的眉目间顾盼风流。
  • 此人正是祁国国君——祁君瑜。
  • 他的手里提了个描金红餐盒儿,此时一脸严肃的看着秦陌桑怀里的祁瞻:“没规矩的小子!不知道行礼?”
  • 闻言,祁瞻吓得一个战栗,接着畏畏缩缩的从秦陌桑怀里出来,向祁君瑜行礼道:“参见父王。”
  • 祁君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还不快到一旁温书去!成天呆在你先生怀里作甚?好歹你先生就你一个学生。要是多上几个,你自己不争气也就罢了,可不耽误了人家读书!”
  • “是……”说着祁瞻赶紧回到了自己的小案前,拿起书也不敢作声,只得默声背着。
  • 祁君瑜无奈的瞪了祁瞻一眼,接着转过头脸上挂上了笑。他上前将手里的盒子搁在秦陌桑案前,笑嘻嘻的挨着秦陌桑坐下。
  • 秦陌桑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瞧他一眼,随手拿起案上的书,自顾自的看。
  • 祁君瑜也不恼,依旧陪笑道:“我记得,我在秦国时跟你说过,祁国国宫里尚食局做糕点的李师傅做的糖蒸酥酪可是一绝,有机会要请你尝尝的!只可惜在先王还在时,他便告老还乡去了。吃不到那味儿,我可是惦记了好多年!前儿听说他孙子来这京城里开了糕点铺子叫华容斋。今儿,我特地派人出宫去买了那儿的糖蒸酥酪来给你尝尝,也不知有没有他祖父的好。”
  • 秦陌桑只看着自己手里的书,冷冷道:“不必,我已用过早膳了。”
  • 话刚说完,秦陌桑的肚子就一阵咕咕的叫。
  • 祁瞻忍不住噗嗤一笑!接着怕祁君瑜将怒,于是又连忙低头专心念书。
  • “哈哈!打嘴了吧!”祁君瑜伸手戳了戳秦陌桑如玉般的脸颊笑道。
  • 秦陌桑有些恼羞成怒,一把挥开了祁君瑜在自己脸上作怪的手:“我饿我的与你何干?!若无其他事,还请回吧!昨儿不新进了五个家人子吗?这会子正等着您呢!”
  • “我不过是和你玩笑,你又何苦说这话来刺我?你……”祁君瑜话没说完,转喜道,“青苏,你说这话……倒像是你吃味儿了!”
  • “*****!”秦陌桑怒道!他很少发怒,在认识祁君瑜之前更是从未说过一句辱骂人话!偏生看着祁君瑜心底那无名火就忍不住的向上窜!
  • 这也怨不得秦陌桑。一国太子沦为他国国君的玩物,要换做旁人怕是早一头碰死了!又或者和祁君瑜来个鱼死网破!谁还能和他周旋这么久?
  • 秦陌桑也不是不曾有过鱼死网破的想法,在他第一次受辱时,他便当即登上高台,准备跳下去一了百了。结果未能如愿,那回吓得祁君瑜寸步不敢离了秦陌桑,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和秦陌桑天人永隔了。
  • 瞧着祁君瑜成天苦笑着一张脸在自己面前晃秦陌桑就心烦!于是他好说歹说的向祁君瑜保证自己绝不会再有轻生的想法,想让祁君瑜离了自己。可祁君瑜依旧不放心,最后还是让尚宫局制了一条秘银链子给秦陌桑锁上,这才放下心来。
  • 笑话,一条秘银链子能拦得住一个一心求死的人?当然不能!盖因秦陌桑和祁君瑜原是有些情分的。在祁君瑜还在秦国为质的时候,秦陌桑十分欣赏他的才华、谋略,于是对他颇为照顾!如不是他来了祁国后,祁君瑜强行辱了他,他们还算如今应该依旧是知己。
  • 再者,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秦国太子在祁国不堪受辱而自裁!”听上去到是烈性儿!也够人们议论个百八十年的了!只是,这不就平白叫人看笑话吗?他身为秦国太子,身负秦国江山社稷,怎么如此自轻自贱?
  • 秦陌桑冷笑道:“要说吃味儿,也不是吃你的!”
  • 闻言,祁君瑜脸一下子拉了下来:“青苏,我知你是故意刺我。我不再说那话就是了,只是你也别说这话来刺我了,我这心是疼得发慌!”
  • 说着,他便搂过秦陌桑,在其颊上吻了一吻。
  • 秦陌桑挣了挣,没挣开。只得对其怒目而视:“不要脸!”
  • 接着,他转眼去瞧祁瞻,只见那孩子红着一张脸,眼神直直的盯着书,丝毫不敢乱瞧。
  • 秦陌桑横了他一眼,示意他祁瞻在此,不得如此放肆。
  • 祁君瑜依旧不放手,皱着眉故作严肃的对祁瞻道:“字儿你也都认识。这书你就回去自己熟读,读熟了自然也就都明白了。若是有什么不明白你再拿来问你先生,或是拿来问孤。”
  • “是、是……”祁瞻起身回复道。
  • “回去吧!今日就不用去向你母后和母亲请安了。昨日几个家人子进宫,今日估摸着在定位分,她们有的忙。你回去,将书读熟,不懂再问。记得午睡后,下午去猎场练骑射。”
  • “是……儿臣、儿臣告退。”
  • “嗯,去吧。”
  • 祁瞻收拾好东西,向着二人行了礼,出去了。一出门,便瞧见他父王的仪仗、亲近的太监、宫女们正候在院内。见了祁瞻,众人皆跪地行礼,祁瞻说了免礼,众人才起身。接着,跟着他的宫女、太监、乳母、嬷嬷见他出来了,连忙迎了上去。
  • 祁瞻将东西递给了身边儿的太监,说道:“回去吧。”
  • “是。”
  • 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书房的小院儿,回到了祁瞻的住处,长恩宫的木樨阁。原是祁瞻年纪还小,不宜独住,所以交给王后令仪抚养,照顾其起居。祁瞻回去的途中还碰上了子阡带了两个清秀貌美的宫娥回来,冲着祁瞻行了礼,玩笑了一句,也就带回承恩殿去了。
  • 书房内一时只剩下了秦陌桑和祁君瑜两人,祁君瑜更是肆无忌惮、没个正行儿了!搂着在秦陌桑腰间的手箍得更紧了!
  • 他将盒子打开,拿了块儿酥酪递到秦陌桑嘴边,道:“青苏,你来尝尝这味儿如何。”
  • 秦陌桑扭头:“我还成了给你试毒的了?”
  • 听了这话,祁君瑜暗道自己莽撞了,连忙将那酥酪吃下腹,也没来得及尝味儿,便又拿了块儿递在秦陌桑嘴边,笑道:“没毒。青苏你尝尝,可好吃?”
  • 见此,秦陌桑不情不愿的咬了一口。那酥酪松软,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奶香味儿充盈在唇齿间让人回味无穷。
  • 酥酪确实美味,秦陌桑又不曾用早膳,于是就着祁君瑜将那酥酪吃了有一大半进肚子里去。
  • 见此,祁君瑜又塞了一个进自己嘴里,接着,又喂了秦陌桑一块儿。末了,说道:“虽没有他祖父手艺好,这味道也没话说的。明儿我就召他来宫里当差,可好?”
  • “问我作甚?去找你的王后商量啊。”秦陌桑道。
  • “我管她呢!”祁君瑜贴着秦陌桑的脸道,“你喜欢才是要紧的。”
  • 秦陌桑扭过脸,他不想与祁君瑜有过多触碰:“少拿我来做样子!明明是你喜欢,少搭上我!瞧着你们祁国上下没有不朝着死里骂我的,你是嫌他们咒得不够厉害,没咒死我呢!”
  • “哎呀!一大清早的怎么就要死要活的?好了好了,是我喜欢。明儿我就将他招进宫里来当差,也算是对他祖父的念想。”
  • 这时外头太监来报,王后的贴身太监——王琼,王公公求见。
  • 祁君瑜示意他进来,那王公公端着一个漆盘,上面乘着红色的花名册。他朝着祁君瑜行礼道:“陛下,这是今日王后娘娘给新进家人子定得位分,还请陛下过目。”
  • 祁君瑜不情不愿的拿起花名册翻看,秦陌桑也在一旁瞅着:元京兆之女——元雅,封婕妤,赐居清江苑。温中书令之女——温姮,封容华,赐居清江苑。林太常卿之妹——林青筠,封婕妤,赐居钟翠宫。王中书士郎之女——王箜韶,封美人,赐居钟翠宫。蓝尚书令之女——蓝花楹,封昭仪,赐居芙蓉苑。
  • “蓝花楹?这姓配上这名儿到也是巧了!那桐花甚美,想来这蓝昭仪,也是姿色过人呐!”说罢,秦陌桑问道,“话说,你祁国家人子进宫位分都这么高的吗?还未侍寝就容华、婕妤了,这居然还有个昭仪!”
  • 祁君瑜解释道:“是按照他们父亲的官职定的。蓝江也是正一品大员嘛!他女儿进宫若只封一个小小的美人也太过委屈了。不过,她一个没子嗣的进宫就封昭仪,王后思虑欠妥呀!”
  • 说着,便让王琼去回王后,说这蓝花楹刚入宫就封昭仪,着实不妥。还让同那元雅、林青筠一样封个婕妤,再给她拟个封号抬举抬举即可。
  • 王琼有些为难道:“这……陛下,定封号的事儿……王后娘娘说,若陛下想给哪位小主定封号,由陛下自己定,以免外头的说闲话呀……”
  • “既然此女名蓝花楹,便封为桐婕妤吧!”说着,就着秦陌桑案前的笔墨,提笔沾磨,将蓝花楹后的“昭仪”二字抹去,写上“婕妤”二字、封号“桐”。
评论
作者

爪子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