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的宠爱
从零开始的宠爱 连载中

作者: 夫撩少年狂 更新:2019-05-23 字数:21795 分类:腐女读物

标签: 甜宠、腐女读物、总裁、悬疑灵异

点击:0.1w 书评:3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2 金椒:0

攻三连:不许去!衣服合上!离他远点!
  受三绝:紧致,活好,公狗腰。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十四:内裤脱掉

更新时间:2019-05-23 22:01:58
  • 走廊,李东升见萧瑾玥怏怏地走来,免不了一阵好奇。
  • “喂,瑾玥。”李东升虽然染着浅黄色的头发,可整个人透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看上去根本不像个黑社会。
  • 萧瑾玥抬头,“我认识你?”
  • 李东升无奈的苦笑,重新做了自我介绍,没想到下一秒萧瑾玥便黏了上来,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甚是亲热地喊道:“升哥,走,我请你去喝一杯。”
  • 男人之间友情的升温,几杯酒下来便被安排得妥妥当当。
  • 萧瑾玥真是“人美声甜”,一声一句升哥,差点把李东升叫飘了。
  • “升哥,问你个事儿呗。”萧瑾玥又给李东升倒了一杯。
  • “说,自家兄弟别客气。”
  • “赤霄组是什么?”萧瑾玥问。
  • “江南赤霄,与竹取齐名。”李东升有些微醺,压低了嗓子,“五年前一场内乱差点毁掉赤霄组,可新组长上位后,一揽劣势,重振旗鼓,从江南一路北下,气焰甚为嚣张,不但在江北建立了据点,更有着吞并北端黑道的野心。”
  • “哦?”萧瑾玥眼珠子一转,“那对辰来说,是个极大的威胁喽?”
  • “可不是嘛。”李东升脸红到了脖子,“我家老大也是内忧外患,继承了家业后,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呜呜呜……”
  • 男人鼻子突然一酸,借着酒意嚎啕大哭起来,哭声那叫一个凄惨,萧瑾玥知道李东升是真心疼姜忆辰的,便也跟着难受,抱住李东升好一顿宽慰。
  • 等回到家后,也将近午夜,客厅的灯还亮着,坐在沙发上的那个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和孤独。
  • “我的天,他不会在等我吧?”萧瑾玥有些激动。
  • “你的衣服太旧,我都扔了。”姜忆辰清冷的声音传来,“给你买了新衣服,全部放在你的房间。”
  • “嗯嗯。”萧瑾玥乖巧地点头。
  • “你身上的……”姜忆辰起身,琥珀色的瞳仁在灯光下像琉璃珠般好看,“脱掉扔进垃圾桶。”
  • “啊?”萧瑾玥十分不解,可在看到对方疲惫中带着期待的眼神后,立马心领神会般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你去睡吧,我会扔掉的。”
  • 可不知道姜忆辰哪里出了问题,在看到萧瑾玥新鲜可口的肉体后,不但没有目露精光,反而变得更加郁闷。
  • “内裤也脱掉。”
  • “我滴个乖乖。”萧瑾玥整个人僵在了原地,有些兴奋有些焦躁,心里七上八下,百感交集,他打算正面上?还是背面上?骑/乘/式?还是坐/莲/式?
  • 鼻血不自觉地流下,萧瑾玥此时的脑海里汹涌澎湃,甚至脑补完了一场激/烈/的床/上/运/动。
  • “瑾玥!”倒是不明真相的姜忆辰被萧瑾玥突然喷出的鼻血吓了一跳。
  • “没事没事。”萧瑾玥傻呵呵的顾自笑着,哪怕是错觉,这一瞬他也觉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 “哎呦,心情不错嘛。”历景瑜见到萧瑾玥时,觉得对方笑得像个孩子……不,是傻子,“姜忆辰给你买衣服了?”
  • 萧瑾玥收回太过显露的表情,“你看出来了?”
  • 历景瑜抿口咖啡,“我是警察,这点观察力会没有?你今天这套全是奢侈品牌,与你之前穿的完全不一样。喂,我的衣服呢?不是说好了洗干净后还给我的吗?”
  • “你又不缺衣服穿。”萧瑾玥又是满脸得瑟,“等我拿到这个月的工资,赔你钱好了。”
  • 这让历景瑜相当不爽,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我就要那套,你穿过的!”
  • “别这么小气嘛。”萧瑾玥拍了拍历景瑜的肩,作为拥有共同敌人的战略伙伴,萧瑾玥对历景瑜倒没之前那么讨厌了。
  • 历景瑜无奈地扶正眼镜,拍开了萧瑾玥摸上来的爪子。
  • “嘟嘟嘟。”最老式的短信提醒音,萧瑾玥打开讯息,只见上面简单几字——今晚早点回家。
  • 心跳……有点快……有点开心……有点莫名的……幸福感……
  • 可没等萧瑾玥回味什么,历景瑜一把夺过了手机。
  • “你的手机款式好老,怎么不换新的?”
  • “还给我。”萧瑾玥试图夺回来,无奈历景瑜恶作剧地将手机举得老高,就是不让萧瑾玥碰到。
  • “你的通讯录里竟然只有两个人的名字……我看看……姜忆辰……”
  • “笨蛋,还给我。”萧瑾玥扑了上去,可对方本来就比他高出一个头,纵使他踮了脚尖也够不到那个高度!
  • “萧……瑾轩……”历景瑜说出这个名字时,看到萧瑾玥忽然愣在了原地,好奇地问,“萧瑾轩是谁?”
  • 萧瑾玥沉默了下来,眼中隐隐透着悲伤和忍耐,好像快哭了,却又生生止住了泪水。
  • 历景瑜将手放下,转而鬼使神差地抱住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弱小又可怜的男人,“对不起。”
  • 声音很轻,却很温柔,如同他的吻,先是额头,再是鼻尖,像蜻蜓点水,落入唇间。
  • 火热的唇碰上冰凉的唇瓣,继而舌头轻易地滑进了对方的齿间,细细数着对方牙齿的个数,又慢慢地在对方温热的内壁上蠕/动,液体从无法闭合的嘴角丝丝溢出,混杂着男人逐渐加重的喘息声。
  • “呜……混……”萧瑾玥瞪圆了眼睛,出手反抗却被那个衣冠禽兽轻而易举的反手缚在了背后。
  • 激烈得一塌糊涂,萧瑾玥被吻得七晕八素,不但大脑一片空白,连身体都软在了对方怀里,别说抵抗,连思考都跟着停滞。
  • 该死!
  • 历景瑜从不觉得自己的控制力会如此差,就像一头发情的野兽,想狠狠将怀里的人揉进身体内,把他弄哭,听他呻吟,看他边扭动着屁股边向自己求饶。
  • “嘶……”血腥味蔓延了整个口腔,随后是一记重拳,将历景瑜打翻在沙发上。
  • 21“别得寸进尺,混蛋警察!”萧瑾玥握紧了拳头,潮红的脸不知是气的还是性趣导致,“你再非礼我,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 “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可爱。”历景瑜捂着脸傻笑,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
  • 萧瑾玥无语,眼前的家伙脱下人皮还真是个禽兽。
  • “历景瑜,说正事。”萧瑾玥狠狠擦了个擦被吻红的嘴唇,“明晚的行动,你们必须把那个接头的让给我。”
  • “哦。”历景瑜挑眉,“可他也是我们重要的犯人。”
  • “我给你的财务报表,不是足够给莫礼贤定罪了吗?”萧瑾玥说。
  • “贪污公款,牢底坐穿。”历景瑜浅笑,“可贩/毒/藏/毒,能判死刑,我们监狱地方不大,养不起莫礼贤这尊大佛。”
  • 萧瑾玥沉思,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深的道理他自然懂,莫礼贤已经开始逼姜忆辰了,若是这次不弄死他,迟早后患无穷。
  • “算是朋友对你的忠告。”历景瑜忽然严肃地看着萧瑾玥,“趁自己还能全身而退时,赶快离开姜忆辰吧,他不值得。”
  • “历景瑜。”萧瑾玥收敛起了最后一丝笑意,“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若是哪天你要对他出手,我也会断然毅然地站在他那边。”
  • 愚蠢啊……
  • 劝不动……
  • 或许一开始历景瑜便知道,萧瑾玥看姜忆辰的眼神,与他人不同——满是憧憬,满是欢喜,满是爱……偏又沉默,偏又忍耐,偏又逃避……就像大海里的孤舟,看见了灯塔,努力认准它的方向,无奈月黑,风高,浪急,怎么前进,始终在原地。
  • “嘿嘿……”历景瑜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他用手捂住了双眼,却又忍不住透过指缝望向玄关,人终究还是走了,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本想抱着玩心试探,结果却发现自己越陷越深,或许是动了所谓的情。
评论
  • 一十三 LV1 热评

    好好看啊,要加油加油哦!
    2019-05-16 23:19:45

  • 一十三 LV1 热评

    催更,催更
    2019-05-16 23:22:09

  • 一十三 LV1 热评

    加油^0^~
    2019-05-21 12:57:25

同类推荐
作者

闻舟三叹

用心写小说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