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憎恨的月亮
我所憎恨的月亮 连载中

作者: 久元茶 更新:2019-07-06 字数:22573 分类:灵异推理

标签: 修仙、悬疑灵异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5 金椒:0

一群怪人的群魔乱舞
  眼前的世界远比你看到的更光怪陆离
  在离海最远的乌市
  每天上演着神妙的故事
  或许你曾经过哪个地方
  却看不到那里嬉闹着的小灵
  或许你听到了什么古怪的声音
  却不知声音的主人是何方神圣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七章 雪妖篇二

更新时间:2019-07-06 23:39:53
  • 茫茫大山中,三个人找一个封印口太难了,而且妖气太稀薄,无论是无难的寻异符、罗盘,还是熊猫的指妖针似乎都没什么太大的运用。他们商量了一下兵分两路,熊猫和无忧一队,无难和一会赶来的林参一队。
  • 一上午,一行人都没有什么进展,找了个小木屋啃起了馕,值得安慰的是,保温杯里的奶茶还是热乎的。
  • “哎哥,这山上真的有雪妖吗?你说会不会有雪豹,雪豹来了咋办啊?”
  • 一行人在小木屋里叽叽喳喳,好像并没有因为暂时没找到封印处而沮丧。
  • 月靡从被窝里钻出来,她穿了一身别克妻子艾拜依的衣裳,少数民族的衣服穿在本来五官就有异域风情的月靡身上毫无违和感,她看着窗外,似乎在想着什么。
  • 突然,对别克说,“别克,我要去一趟,他们有危险。”
  • “就你一个人去吗!?不行不行太危险了,你还没缓过来呢!”
  • “放心吧,我不是一般的人。”月靡笑了笑。
  • 月靡果然不是一个人去的,她从别克家牵了匹马,骑上马往深山里跑。
  • 无难他们建了个微信群,随时在里面发自己的位置以防有人走散,月靡看了一眼他们的位置,笑了笑,对着马喊了一声啊嘞噶,走向与他们截然不同的方向。
  • 月靡骑着马朝那个地方跑去,她心里很笃定,就在那个地方,被封印在地下室的日子,月靡醒来过好几次,每次在地下室东翻翻,西翻翻,找点乐子来慰藉着孤独的时光,她记得她看过一副地图,应该是罗老爷子画的,地图的中心,用蓝色的笔画着一个女人的线条,那应该就是雪妖所在的位置。
  • 她也越来越兴奋,她知道她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突然下起了雪,雪似乎充满了戾气,瞬间就越来越大,风雪中马根本不受控制,往前行动根本不受控制,终于,再一波风雪来的时候马甩下了月靡跑走了,月靡重重的摔倒地上,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酿酿跄跄的朝那个方向走去,漫天的白雪中,她一身红色的袄衣格外的显眼,走了不知多久,月靡站直身子笑了笑,掏出一个小瓶子,轻轻的打开了瓶盖。
  • 突然,山里似乎地震似的晃了晃,就像脉搏跳动的感觉,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呼吸声。
  • 正在小木屋里填饱肚子的无难等人立马警觉起来,大事不妙,紧接着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大量的倾涌而出,是妖气,不好,封印解除了。他们立马准备好东西,冲了出来。
  • 外面的雪似乎在发泄着什么,风声也此起彼伏的咆哮着,晴朗的天一下子暗了下来,一时间,谁也看不清外面的景象。
  • 月靡收起了手中的玻璃瓶,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抬头,就与一双冰蓝的眸子对视了上,看上去美丽的又高贵的眼眸,却冰冷、残酷,没有一点感情。
  • 月靡感觉雪似乎在切割着自己的身体,可她还是吃力的抬起头,对雪妖笑着说,“你终于醒了啊。”
  • 冰蓝色的眼眸望着月靡,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望着她,月靡很讨厌这种感觉,身体好像要被冰冷的目光刺穿,她想尽快的解决完,因为她憎恶冰冷的感觉。
  • “被封印的感觉不好受吧,我给你提个醒儿,有群想收拾你的人们,正在向你靠近呢。”月靡顶着风雪说,没说一个字都非常吃力,雪打在她的脸上,她的嘴上,她的牙齿上,她强忍着愤怒。
  • “你和那群蝼蚁是什么关系?”雪妖开口了,声音比想象中的还要冰冷,她依然没有什么表情,甚至连眼睛都不眨。月靡在心里默默的想,靠,她真像个瞎子。
  • “我和你一样,被封印了很久,明白那种滋味不好受,所以我放了你,可是他们,你知道的,人类总是自诩正义的使者,与自己的对立面就是妖邪的一方,一定要剿灭个干净。”
  • 雪妖没有表情的沉默了一会,却笑了,她轻轻的用几根手指来掩盖自己的笑颜,动作极其优美,即使在漫无边际的雪原中也显得典则俊雅。
  •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雪能映射出所有人的心事,”说着渐渐的靠近月靡,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捏起月靡的下巴,月靡生气的打开了她的手,“那么姣好的容貌下,却有个卑鄙的灵魂,不过,真是个可怜人儿。”雪妖说着,就转过身要走。
  • “你要去哪!?”月靡见雪妖要走,立马急了。
  • “我才不想参与你们的破事。”雪妖微微眯着眼睛。
  • “你不觉得难受吗?想报的仇只能压在心底,苟且的活着,孤零零的忍受一切。”
  • 话音刚落,飞来利刃般的冰柱,月靡飞快的躲开,接着喘着气说到,“你看,你现在的力量做不成任何事,再这样下去,你只会变成被融化的雪水,被人踩在身上。”说着,向雪妖扔了一个玻璃瓶,“如果,你还想见到他,不强大起来怎么行!?”
  • 雪妖轻轻的回过头,看着玻璃瓶,绝美的容貌终于有了表情,她的眉头微微的蹙起,冰蓝的眸子万种哀伤,她轻轻的张开了嘴,嘴里似乎在念叨什么,声音凄美,有风声,所以月靡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就踩着雪,努力的靠近雪妖,“我受过很重的伤,可能命不久矣了。”雪妖对月靡说,“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非常想,想。”说着,把头望向了西边的天空。
  • "现在是时候该出手了,不放手一搏,就还和当年一年,他,一直在等着你呢。"
  • 雪妖嫣然一笑,"我的名字,叫做玉妃,虽说你也没按什么好心,但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 月靡感觉到,玉妃的气场明显开始发生变化,冰和雪像一曲哀歌,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天空,这才是真正的冰雪世界。
  • 无难伸出左手,闭上眼睛掐指一算,喊到,“往东南方走!”一行人顶着风雪,艰难地行动着,可大家都明显的感觉到,风雪变得更厉害了,就像带着愤怒与憎恨的感情。
  • “靠,从来没碰见我这种雪!”无忧感觉自己的羽绒服都快被刮破了。
  • “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雪,”无难说着念起了一段咒,奇怪的是念完以后,身边的雪似乎不再那么肆虐了,只有身子周围这样,放眼望去,其它的雪凶狠的似乎想把大地戳上几个窟窿眼子。
  • “哇!哥,你有这么厉害的招怎么不早拿出来啊?”
  • “像你这种温室里的小苗就该被大风吹吹才能长的结实。”熊猫在旁边乐呵呵的说,正说着雪就被吹进了自己的嘴里,连忙呸呸呸的往地方吐雪。
  • “我才不是什么小苗,早就能顶半边天了。”无忧一本正经的说。
  • “无忧,能顶半边天说的是妇女。”林参插嘴到。
  • 一伙人顿时哈哈大笑。
  • 这些人还真像是来旅游的啊。无难心想,突然,他感觉有些不对劲,所有的雪突然停在了半空中,不再往下落了,其他的人也都注意到了,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定格了。
  • “暂停了?这不符合地心引力啊……”只有无忧一个人在叨叨。其他人都警觉起来。无难的手已经握紧了符,他在感受,果然有一股气在靠近,他屏住了呼吸,这气息让他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因为听说了很久就雪妖,一会就要目睹真容了。
  • “嘘——别说话,”林参对无忧说。“有东西要出来了。”无忧听罢立马掏出了他的单反相机。
  • 而熊猫则是一脸激动,随时要大干一场的架势,她已经开始捏起了关节,在一片寂静的雪山上声音异常的响亮。
  • 众人都期待着美丽的雪妖粉墨登场,不料却感觉到地在震动,刹那间,从雪地里窜出数条巨大的雪蛇,雪蛇浑身都是冰雪,吐出的信子足有人的身高那么长,恶狠狠的就扑向大伙。
  • “大家快散开!”无难超大家喊到,同时立马掐起了手诀,念起了咒语,熊猫立马从包里掏出了一串铃铛,一边甩着头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摇了起来。
  • “无忧,收!现在用这个太早了。”无难对着掐手诀的无忧喊到。
  • “那我该咋办呢!哥!我的心都甩到嗓子眼了!”
  • “跑!”
  • “啊啊啊啊啊”无忧一边喊叫着一边跑走了。
  • 熊猫的铃铛似乎干扰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几条雪蛇,他们跟着铃铛微微摆头,似乎暂时停止了进攻的意思,看样子有点像印度的舞蛇,只不过没有那么夸张的动作。
  • 就趁这会功夫,无难利落的将几个符贴在那几条雪蛇身上,雪蛇嚎叫一声开始一边挣扎一边融化。
  • 可雪蛇的数量太多,粗略一数数量应该在五六十条之间,一条一条贴的话显然不够用。
  • "林参!掩护我!"无难朝林参喊着,然后立马踏起了步罡,念的是净天地神咒。
  • 说来也怪,林参似乎并没有做什么,他只是站在那里默默的抽烟,可是雪蛇却始终无法靠近他,无论雪蛇怎样朝他扑去,好像都差那么一点距离。
  • 无忧眼看着就要被一条雪蛇撵上了,他转身掏出打火机朝雪蛇身上点去,嘴里还嘟囔着"雪怕火……雪怕火……你快受死吧?"
  • 庞大的雪蛇一愣,身体被打火机烧了小拇指那么大一个小窟窿,看上去无关痛痒,它张开雪盆大口朝无忧扑了过去。
  • 可转眼间,所有的雪蛇都僵住了,一动不动,几秒钟之后,全部化成普通的冰雪落在这皑皑雪地上。
  • 看来,是无难的步罡起作用了。
  • 无忧立马从地上跳起来欢呼,还没蹦跶几下,他就发现所有人的表情都不对劲,似乎,一脸凝重又兴奋的看着他的后方,他缓缓转过头去,发现不知何时,身后起了一个高高的冰柱。
  • 他缓缓的把目光移到冰柱的最上方,那里站着一个雍容的女人,冰蓝色的眼眸不知是不是在看着自己,华美绝伦。
评论
作者

久元茶

六尘不改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