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道
长生道 连载中

作者: 酸甜全橙橘 更新:2019-09-13 字数:65711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无限流、修仙

点击:0.1w 书评:6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35 金椒:0

长生,方能包罗万象。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二十三章 月圆

更新时间:2019-09-13 20:06:18
  • 愧叶落下,少年眼前恍惚,不觉又拿起放在墙边的扫帚。
  • 像是一场梦,只是那么真实。
  • 陈寿年抬头看天,不过日过正午,再转头,那位名为宁铭的少女已经离开。
  • 只是一名满脸皱纹,看起来像是闭着眼睛的老人站在身后。古朴的衣衫,像是那些暮年老人最爱的着装。
  • 陈寿年对其并不陌生,知道是先生王富贵。只是接触不多,所以第一眼看去微微一愣,方才行礼。
  • “不必。”
  • 老人开口冷漠,那张看不见眼睛的脸总是板着,令陈寿年看去心里总瘆得慌。
  • 少年正要说话,老人抬起手,开口道:“你有病。”
  • 这三个字很奇妙,意思只在于听的人是怎么理解,同样也取决于说话的人的身份。
  • 如果是那些巷子里的流氓痞子说出这句话,定是接上一句问候家人的粗糙语言。
  • 如果是大夫说出这句话,定是接上一堆少年听不懂的话,一句话概括就是花里胡哨的病情介绍。
  • 少年眼前的老人,不是流氓痞子,也不是正经大夫,他只是一个教书先生。
  • 三种关系八竿子打不着边,少年小心地琢磨对方的意思,只是奈何脑子并不灵光,又想着书堂先生怎么会出口骂人,于是老实地点头,嗯了一声。
  • “看来是真的有病。”
  • 老人转头“看”了“看”那棵愧树,然后指着少年,说道:“你快死了。”
  • “嗯。”
  • 少年非但不恼,反而轻嗯一声。身体内的顽疾愈加严重,少年能感觉到自己命不久矣。其实自爹走后,少年早就坦然接受一切,只不过被别人说出来时还会感到一丝失落。
  • 王富贵“看”着少年一声不吭的样子,突然有些恼火,于是突然抓过对方手中的扫帚,狠狠敲下去,直接把少年打在地上。
  • 被打在地上的少年身体蜷缩,双手抱头,被扫帚打到的大腿有些发青,甚至还有些酥麻感觉。
  • “你一天到晚拿个扫帚扫叶子,效率怎么这么低?这一个铜板你拿的倒是轻松!”老人大叱道,然后丢下手中的扫帚,又踢了少年后背左上角,正对心脏附近的位置一脚,直接把少年踢出一口血,方才冷声道,“你明日大可不用扫叶子,直接来找我便是。”
  • 说罢,老人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 少年吐在地上的血,竟是紫红色,并久久没有凝固,只像是一摊水,逐渐消散。
  • 这片天地间,血有很多颜色。
  • 人族的血是红色的。
  • 妖族的血是蓝色的。
  • 魔族的血是灰色的。
  • 更不要提这片天地还有许多存在的灵物,血的颜色各异。
  • 在长城隔离的那两片天地之中,那块名为万里雪城的天地,是无数魔族生存的地方。
  • 这片天地只分两部分——雪城,雪城之外。
  • 魔族贵族便是住在雪城之中。
  • 他们凭借着紫灰色的血色,证明了千万年来,他们所象征的贵族身份。
  • 因为血统习惯,所以血统低的族人只配给血统高的族人做奴隶。
  • 雪城之上,权力至上者,唯有两人。
  • 一人乃是魔族魔帝。
  • 另一人,听闻那人本是一介凡夫俗子,但却拥有魔帝都不及的智囊,坐稳军师位子。
  • 雪城之下,拥有雪城十三将。
  • 雪城之中,除了中央那庞大的皇宫,其余地方都是平常人家,每天过着清淡日子。
  • 于城北一户人家,住在一间不大不小的房子。尽管雪城十三将的名声响亮,但奈何每次得到的俸禄实在不多,仅能供给一家上下吃饱,仅此而已。
  • 屋子内,摆放的物品和物品的破旧程度,与寻常农家人户相差无几。
  • 正此时,一名妇女坐在床榻上,好不容易将迟迟不睡的孩子哄入梦乡,方才起身。
  • 因为丈夫有军师命令在身,潜入人族的浩气天下,自损修为,只为刺杀白帝独女。
  • 此事不小,妇女本不愿让丈夫冒险前往那片天地,只怕那万分之一,令得心爱之人因此丢掉性命。
  • 只可惜丈夫身为雪城十三将,从小就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又得到军师保证,只要完成任务,一定将他安全无恙送回雪城,并让其一家一世不愁吃喝冷暖。
  • 生活如此不易,丈夫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 于是便在一年前,自降修为至神婴镜,等于废掉前程,独身前往浩气天下。
  • 一年过去,丈夫音信全无。其中妇女也曾寻找军师数次,而对方每次都会告诉妇女平安无事,无需过多挂念。
  • 妇女也只是嘴上答应,心里却哪里肯相信,浩气天下虽然奇遇无限,但人族个个阴险狡诈,万一丈夫身份暴露,哪里逃得出那些天上人的手掌?
  • “放心便可。”
  • 只是军师的一句话,便让妇女日日夜夜挂念。只是夜长梦多,每次入梦,妇女总会遇见心中那个想念之人。
  • 天色渐晚,妇女看着气息平稳的孩子,正准备吹灭桌上的油灯时,却听到屋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 不知何人,妇女起身走到门前,小声询问:“你是何人?”
  • “是我。”
  • 仅是二字,便让妇女心头一颤,连忙轻手轻脚地开门,将门外之人请入屋中。
  • “这么晚了,军师光临寒舍,奴婢倍感惊喜。”妇女躬身行礼,一分一毫,皆无差错。
  • 面前之人,身披黑袍,脸上戴着一副铁皮面具,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至高权利的军师。
  • 军师无话,面具后的眼睛瞥见桌上的油灯,进而又看到床上熟睡的孩童,最后才看向身前的妇女。
  • 只听“哗”的一声,像是流水停滞,更是一阵微风,实则是军师黑袍拂起。
  • 妇女转头看见桌上油灯火光静止,明白对方用意,连忙谢道:“军师明察秋毫,果真神人。”
  • “不必。”
  • 一道目光从孩童的身上依依不舍地收回,军师看向身前的妇女,说道:“我此次前来,目的只为告诉你巉潹的事情。”
  • 听见那个日思夜想的名字,妇女也是心头一颤,赶忙问道:“请问军师,巉潹情况如何?”
  • 军师微微蜷首,然后笑道:“时机马上就要成熟,只要巉潹不傻,运用我给他的法宝,方能够取白帝独女性命。到时候功成名就,你们也不必过现在这样的生活了。”
  • 妇女一听,便是大喜,犹如嘴中吃进世间嘴甜的蜜糖,只顾谢道:“多谢军师给巉潹这个机会!此乃是魔族先祖眷顾巉潹!”
  • 军师看着面前哭笑不得的妇女,笑而不语,只是从黑袍里拿出一个钱袋,递到对方手中,说道:“巉潹还没回来,你们的日子难免苦些,这些魔钱你先拿着,也好给孩子买些衣食。”
  • 妇女颤颤巍巍地接过钱袋,一时无话,只是敬畏地看着身前之人。军师也不会给她任何多说的机会,又一次拂袖,便又有一道微风吹起,一切无恙,只是多了一个睡不着的人。
  • 小镇的桃树下,夜色将至,如果不认真看,根本就无法看清一袭黑袍倚在树旁。
  • 孤独又惆怅。
  • 此人,看着天上明月许久,只觉得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与家乡那轮明月相差甚远。
  •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 黑袍露出容颜,只是一个容貌朴素的男子。
  • 今夜既望,乃是一月之中月亮最圆之际。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 男子看在眼里,苦笑在心里。
  • 离开一年有余,想来孩子已经满一岁。即孩子出生时,自己就远赴浩气天下。
  • 手指数来,只见过两面。不知孩子是什么模样,孩他娘又给他取了什么名字?
  • ……
  • ……
  • (本章完)
评论
  • 紫陌情茜 LV3 热评

    新人加油哦
    2019-08-03 20:48:37

  • 紫陌情茜 LV3 热评

    咋眼一看,居然是大佬,摩拜一下,大佬写的不错
    2019-08-03 20:49:27

  • 归兮 LV2 热评

    好看
    2019-08-08 15:50:18

  • 非常君 LV2

    大佬,加油更
    2019-08-13 16:38:17

  • ╲ゞ情战夜清づ Thorn 、 LV1

    加油,qwq。
    2019-08-13 15:43:32

  • 京同 LV1

    加油加油
    2019-08-07 01:19:16

作者

酸甜全橙橘

承蒙厚爱,叫我小橙就好。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