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魔道祖师
穿越,,魔道祖师 连载中

作者: memory岁 更新:2019-10-03 字数:44782 分类:同人幻想

标签: 甜宠、腐女读物

点击:0.3w 书评:2 吐槽:2

打赏:0 小米椒:1 金椒:0

什么!!姑苏蓝氏!!!
  我不想抄家规,啊啊啊啊啊啊——!
  “蓝浅,云深不知处禁酒,罚抄!”
  “蓝浅,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罚抄!”
  “蓝浅,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罚抄!”
  “蓝浅,云深不知处不可无端哂笑,罚抄!”
  “蓝浅……”
  “蓝浅已死,有事问灵……”(生无可恋)
  呜呜呜~我想去莲花坞……
  “浅浅……”
  “师姐?!!”
  原著:墨香铜臭★★(重点)
  同人改编:memory岁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十四章:金麟台 3

更新时间:2019-10-03 15:36:10
  • 金光瑶失声惨叫道:“阿愫!”
  • 他扑上去,抱住了秦愫瘫软的身体,蓝曦臣立即取药施救。然而,这把匕首锋利至极,怨气阴气又重,顷刻之间,秦愫便已毙命。
  • 在场众人完全没料到会变成这样,全都惊得呆了。魏无羡也没有,他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那封信里,究竟写了什么?!
  • 金光瑶凄切地叫了几声妻子的名字,一手捧着她的脸,睁大着眼,泪水不断打落在她面颊上。蓝曦臣道:“阿瑶,金夫人……你节哀吧。”
  • 金光瑶抬头道:“二哥,这是怎么回事啊?阿愫为什么会突然自杀?还有,你们为什么忽然聚在我寝殿之前,要让我打开藏宝室?这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说?“
  • 较晚赶来的江澄冷声道:“泽芜君,请说个明白吧。我等也是一头雾水。”
  • 众人纷纷附和,蓝曦臣只得道:“前段时间,我姑苏蓝氏数名子弟夜猎,路过莫家庄,遭受了一只分尸左手的侵袭。这只左手怨气杀气都极重,忘机受它指引,一路追查,将它四肢和躯体都收集完毕。然而发现,此人是……大哥。”
  • 泽芜君和敛芳尊的大哥,赤锋尊!
  • 藏宝室内外,哗然一片。金光瑶惊愕万分:“大哥?大哥不是下葬了吗?你我亲眼看见的!”
  • 蓝曦臣道:“可那具尸体,确实是他。现在就在兰陵城内,金麟台下。”
  • 金光瑶道:“是什么人做出这种事?!”
  • 蓝曦臣摇头道:“不知。只差一个头颅,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只知大哥的头,很可能就在分尸人的手里。”
  • 金光瑶怔了怔,道:“找不到……所以,就上我这里找?”
  • 蓝曦臣默然不语。
  • 金光瑶低头,抱着秦愫的尸体,道:“……也罢。不提。可你们是如何得知,我寝殿之中有这间藏宝室?又是如何能判定,大哥的头颅就在我的密室里面?金麟台守备森严,如果这件事真的是我做的,我会这么轻易让大哥的头颅被别人发现吗?”
  • 听着他的质问,蓝曦臣竟一时答不上来。
  • 不光他答不上来,连魏无羡也答不上来。
  • 谁能料到,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金光瑶就能转移头颅、并且不知用什么方法、诱使秦愫当众自绝封口!
  • 正思绪急转,金光瑶的目光移到魏无羡身上,沉声道:“……玄羽,我以为你已经忘掉以前的事,没想到你还是想构陷于我。”
  • 一位仙首道:“构陷?谁敢构陷敛芳尊?”
  • 苏悯善冷冷地道:“谁敢?就是站在含光君身边的这位。”
  • 顿了顿,他继续道:“这位是何人,非兰陵金氏的诸位可能不知。此人名叫莫玄羽,是金门下一名弃生。当初因为品行不端,骚扰同门而被逐出。而听近来传闻,他不知是哪里入了含光君的眼,竟然随侍身边,出入左右。素来以严正闻名的含光君,为何会留这样一个人在身边,真叫人费解。”
  • 在众人的私语之中,金光瑶叹了口气,道:“玄羽,当初你是偷偷潜进过这间藏宝室的。是你告诉我二哥他们的吗?撒这种一拆就会穿的谎,有什么用?”
  • 他放下秦愫的尸体,把手放在了恨生的剑柄上,向他逼近一步:“过往的事我也不提了,但是你据实交代,阿愫自尽,你有没有做什么手脚?”
  • 金光瑶撒起慌来,当真一派问心无愧、气势十足!旁人这么一听,自然以为是莫玄羽对敛芳尊心怀怨恨,所以才出言污蔑。同时又嫉妒秦愫,因此动了手脚,害她自尽。
  • 蓝忘机挡在魏无羡身前,金光瑶喝道:“说!”
  • 恨生出鞘,避尘相迎。
  • 其余修士见状,纷纷拔剑,准备随时参战或者自卫。魏无羡见场面要乱,不能手中无兵刃,回头一望,恰好随便正躺在木格之上,当即将它抓在手里,拔剑出鞘!
  • 金光瑶顿时失声道:“夷陵老祖!”
  • 兰陵金氏的人忽然都剑锋掉转,对准了他。金光瑶道:“魏无羡,是你回来了?!”
  • 虽然魏无羡很想应一声:“我早回来了!”但此时此刻,一头雾水,全然不知是怎么被认出来的。聂怀桑道:“三……金宗主,为什么这么叫他?这个人不是莫玄羽吗?他只是拔出了这把剑,难道谁拔出了这把剑,谁就是夷陵老祖吗?”
  • 因为魏无羡的剑名字太令人难以启齿了,因此旁人提到时,都用“这把剑”、“那把剑”、“他的剑”代指。金光瑶将恨生对准魏无羡,道:“怀桑你过来!诸君小心,这个人,绝对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
  • 这个名字一出来,比赤锋尊被五马分尸更令人毛骨悚然。
  • 原先没有动刀剑意思的人也不由自主抽出了佩剑,团团围住了密室这一端。
  • 魏无羡不动声色。聂怀桑愣愣地道:“江宗主当初在大梵山,用灵兵紫电当着众人的面抽了他一鞭子,莫玄羽并未被夺舍啊。是吧江宗主?”
  • 江澄面色很难看,没有说话,手压在剑柄上,似乎在思索,到底该怎么做。金光瑶道:“大梵山,不错,这么一提醒,我记起来了,在大梵山出现了什么东西。当时在场召出温宁的,正是这位莫玄羽。
  • “诸位有所不知。莫玄羽原先曾潜入我室中,四处翻看。而我这间藏宝室里,有一份夷陵老祖的手稿。这份手稿记载的是一种邪术,献舍。以魂魄与肉身为代价,召唤厉鬼邪灵,为己复仇。因为是施术者心甘情愿献出身躯的,不算夺舍,江宗主就是用紫电再抽他,也是验证不出来的。”
  • 一名修士将信将疑道:“既然这个献舍之术无法被查证,那么光凭敛芳尊您的一己判断,也不能定论吧。”
  • 金光瑶道:“献舍确实无法被查证,但是他是不是夷陵老祖,却可以被查证。自从夷陵老祖于乱葬岗顶被他手下厉鬼反噬碎为齑粉之后,他的佩剑便被我兰陵金氏收藏起来。但没过多久,我们便发现,这把剑自动封剑了。”
  • 魏无羡一怔:“封剑?”
  • 金光瑶道:“封剑是什么,相信不必我多做解释。此剑有灵,它拒绝让魏无羡以外的任何人使用它,所以它封住了自己。除了夷陵老祖本人,没有人能拔得出来。而就在刚才,这位‘莫玄羽’,挡着你们的面,将这把已经封尘了十三年的剑,拔了出来!”
  • 话音未落,几十道剑芒便齐齐朝魏无羡刺去。
  • 我立马把琴拿出来挥袖扫去,将这数道剑芒尽数挡下,避尘震开了数人,腾出了一条空道。
  • 蓝曦臣道:“汐颜!”
  • 我叫道:“含光君,羡羡,你们快走!”
  • 蓝忘机点了点头拉起魏无羡就走,我又挥袖扫去,阻止他们的行动,自己成功脱身追向忘羡二人。
  • 我们冲下金麟台,忽然面前白影一闪,金凌挡在了他们面前。
  • 魏无羡原本打算一剑削出,一见是金凌,松了口气,可还没来得及说话,腹中一凉。
  • 他是真没料到,金凌竟然会真的一剑刺过来。
  • “阿凌!!!”我一掌把金凌推开,但又生怕伤到了他,魏无羡叫道:“……蓝湛。”
  • “嗯,我在。”
  • “我记起来了,我以前的确是背过你的。”
  • “!!!”
  • 我说道:“别打情骂俏了,快走!!”可能是旧伤复发,感觉有一些难受。
  • 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先离开了,金凌看着我叫道:“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他是魏无羡!!!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 “阿凌,我说过很多事情有正反两面,你看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
  • “你不用替他说话我知道你们俩是一伙的!”金凌拿着岁华指着我,“亏我还这么相信你,万万没想到你会骗我!!”
  • 我见众人赶了过来,急忙对金凌说:“来不及跟你说,下次再告诉你!”
  • 说完,便跑走了。
  • 跑到一半,就感觉腹部一阵剧痛,还吐了一口血,我靠着树上:“居然忘了这一茬……”我捂住腹部,艰难的行走着。
  • 突然听见金若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汐颜姑娘。”我转身看着她,说道:“我……我不跟你打,我打不过你,啊……”我瘫倒在地,金若影走到我的旁边,托起我的下颚,喂了我一颗药。
  • 我懵懵的把药咽了下去,呆呆的看着金若影。
  • 她一把把我抱起来,我叫道:“唉……你干嘛,放我下来!!”
  • “你在动,我就直接放手,摔死你。”一听金若影这样说,我连忙抱紧她,说道:“我听话我不动。”
  • 金若影把我抱进她的房间,拿出药盒说道:“把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
  • “不用,我可以自己来的。”
  • 金若影拿着药坐到旁边,二话不说,直接扒开我的衣服开始上药,我说道:“你……你温柔一点嘛!啊啊……痛!!”
  • 她帮我绑好绷带,给了我一件干净的衣服,我乖乖的换上,看着她笑道:“还挺合适的,嘿嘿……”
  • 金若影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一度怀疑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我问道:“我脸上是有什么东西么?”
  • “没有,你饿了吗?我去给你拿一些吃的……”
  • “不用不用,我不饿,”我站起来说道,“你现在只要放我走就可以了,我还要去找羡……含光君,去找含光君他们呢!”
  • 刚走到门口,金若影冷冷的对我说:“你就这么想离开我么?你就这么不想跟我待在一起么?”
  • 我转身看着她,说道:“怎么会呢,我现在是有事情要去做,所以我……”
  • 金若影突然扯下我的抹额,说道:“这个东西,我要了。”
  • “你!!!”我是真的万万没想到有人会扯下我的抹额,我说道,“你知道你扯下姑苏蓝氏的抹额是什么意思吗?”
  • “知道!”
  • “那你还扯,”我伸手过去拿,“那你快给我啊!”
  • “不给!”金若影突然把我拉入怀中亲了一下我的脸,我瞪大了眼睛,金若影扔下我的抹额将我紧紧抱住,说道:“你——不许走!”
  •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任由她抱着,突然有人敲门,我连忙推开她捡起抹额戴好。金若影把门打开,进来的是蓝曦臣和金光瑶。
  • “泽芜君……”我看着蓝曦臣。
  • 蓝曦臣对我说:“一会儿跟我回云深不知处。”
  • 我低着头说道:“是……”
  • 蓝曦臣突然看到我的抹额,说道:“汐颜你的抹额……”
  • “抹额?抹额不是戴着在吗!”
  • “戴反了……”蓝曦臣说道。
  • 我立马躲在金若影后面重新戴上抹额,金光瑶说道:“二哥,先让汐颜收拾收拾,一会儿再出发吧。”
  • “嗯,好!”
  • 我连忙说道:“我好了好了,泽芜君咱们赶紧回去吧。”
  • 蓝曦臣说道:“走吧!”
  • 我看了金若影一眼就离开了,金光瑶作揖行李并没有远送,见我们走远之后金光瑶看向金若影问:“情况怎么样?”
  • “差不多了。”
  • “差不多?”金光瑶问道:“是你让她爱上你了,还是你自己爱上她。”
  • 我和蓝曦臣刚走到一半,发现我的剑没有拿,跟蓝曦臣说了一声,就连忙跑了回去,在门口就听到金若影说:“敛芳尊放心,我是不会爱上蓝汐颜的。”
  • “!!!!”我愣了三秒,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说道:“若影姐姐,你在吗,我的剑好像还在你那里。”
  • 金光瑶打开门看到我笑了笑,我走进房间,拿着剑就转身离开了。
  • 云深不知处——:
  • 我待在我的房间里想着之前金若影的话,“我是绝对不会爱上蓝汐颜的。”OS:我好像是……被骗了……
  • “叩叩叩……”(敲门声)
  • 我问道:“谁啊!”
  • “汐颜前辈,含光君泽芜君在藏书阁里等你。”
  • “好,我马上去!”
  • 我下床跑到藏书阁里的禁书室里面,蓝曦臣蓝忘机魏无羡三个人都在里面,我叫道:“含光君泽芜君羡……魏前辈。”
  • 魏无羡笑着回头看着我:“伤怎么样了?”
  • 我问道:“早就好了,你的呢,金凌那一剑可不轻。”
  • “没事,好多了。”魏无羡说道:“汐颜我问你,之前我去芳菲殿的时候,你是不是给蓝湛弹了一首曲子!”
  • 我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清心音加乱魄抄。”
  • 蓝曦臣深吸了几口气,蓝忘机开始弹奏,我点头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当时我跟含光君说过,乱魄抄会使人日渐消瘦,脾气狂躁,这个曲子邪恶阴毒的很。”
  • “如果真是这样,我定不姑息。”蓝曦臣说道,“对了,我与汐颜从兰陵金氏回来了的时候,阿瑶对我说近日夷陵那边出现许多走尸,要我明日去兰陵金氏一同商议。”
  • 我问道“那敛芳尊是不是还说这些走尸是魏前辈做的。”
  • 蓝曦臣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是的。”
  • 魏无羡自嘲道:“我可没有那么大能耐。”
  • 我说道:“这样吧,泽芜君明天就去金麟台,我和含光君和魏前辈去夷陵乱葬岗。”
  • “好。”蓝曦臣说道,“忘机,叔父叫你过去,我和汐颜送魏公子回静室吧。”
  • “嗯。”
  • 我和蓝曦臣送魏无羡到静室,按照剧情的发展蓝曦臣就开始讲蓝夫人和青蘅君的故事。
  • 我情不自禁的叹道:“这样的爱情故事真的是世间少有。”
  • 魏无羡笑道:“你还这么小,想什么情情爱爱的。”
  • 我“切”了一声,可是下一秒想到了金若影,蓝曦臣看向我,说道:“汐颜,今日见到的若影姑娘,你与她……”
  • 我回神说道:“我跟她都没有。”
  • “可是抹额……”
  • “没有可是,抹额那是泽芜君你看错了,是我自己不小心碰掉的。”我慌忙的解释道。
  • 魏无羡笑道:“你这个解释很苍白无力。”
  • 我着急忙慌的说:“都说了没有没有,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也……不可能有关系!”我看向魏无羡,“倒是你,还不明白,真是块木头。”
  • “唉……你怎么总说我是木头啦。”
  • 我说道:“你就是一块木头……略略略……”我跑到台阶上拿出琴,开始弹奏。
  • 蓝曦臣也笑着对魏无羡说:“其实忘机也很是照顾汐颜,有的时候对汐颜也很护短的。”
  • “是吗?蓝湛还会这样啊!”
  • “之前汐颜调皮带着思追和景仪一起调皮捣蛋,半夜三更的跑到叔父的房间里面剪了叔父的胡子……”
  • “哈哈哈哈……这么坏的吗?”
  • “是的,叔父第二天起床,气的不行,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汐颜干的,就让汐颜在祠堂里面跪着,还让她罚抄家规,打手心,”蓝曦臣说道,“还没有打下去汐颜就嚎啕大哭,忘机不忍心就求了叔父,打手心就免掉了。”
  • 魏无羡笑道:“哈哈哈哈……她比我还皮啊!”
  • 蓝曦臣继续说:“还有一次,后山那边有好多好多的兔子,汐颜就带着思追和景仪逃课,跑到后山去玩,好几次都被叔父抓到,还死不承认。还有好几次他们还跑下山去,喝酒。”
  • “思追和景仪岂不是要被他带坏了。”魏无羡笑道,“之前没听过汐颜弹琴,刚才听了弹得不错啊。”
  • 蓝曦臣摇了摇头,说道:“说到弹琴,汐颜从小就学不会琴,不管叔父如何教训还是忘机如何细心教导,怎么也学不会,可是她恰恰就喜欢那些医术,现在医术高超,琴艺还是不行。”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日尧西晚 LV2 热评

    大大写得好好看(。・ω・。)ノ♡大大互收吗《魔道祖师之同人曲阅读原文》
    2019-12-07 15:51:29

  • 日尧西晚 LV2 热评

    暖暖(。・ω・。)
    2019-12-07 15:51:39

作者

memory岁

耶~啦啦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