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之唯君 签约
魔道祖师之唯君 连载中

作者: 更新:2019-11-21 字数:73808 分类:同人幻想

标签: 腐女读物、重生

点击:0.1w 书评:3 吐槽:0

打赏:188 小米椒:89 金椒:0

如果金光瑶回到了他还是孟瑶的时候,曾低落尘埃,也曾登临峰顶的他,还会选择前世的路吗
  如果他放下了遥不可及的白月光,选择了同路共行的恶友,他们能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主cp孟瑶×薛洋
  副cp江澄×蓝湛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34章 少年

更新时间:2019-11-21 16:48:06
  • “哥哥……”薛洋来到孟瑶身边。
  • “点心好吃吗?”
  • “嗯嗯,”薛洋连连点头,“桂花茶饼皮脆馅酥、香甜爽口;冻米糖松脆爽口、落口消溶、无渣无屑;灯芯糕味道甜辣,清凉芳香;桂花酥糖质地细嫩,麻香油润、甜爽香醇。”
  • “你喜欢就好。累了吗,要不要去休息?”孟瑶对薛洋的来意心知肚明,却偏偏要装傻逗薛洋。
  • “哥哥,我还想吃桂花酥糖。”
  • 孟瑶佯怒:“那一盘酥糖几乎都进了你的肚子,你还想吃?”
  • 薛洋才不上当,立刻反驳道:“一盘里只有小小的四五块,我们两个人一起吃,怎么可能够?哥哥……”
  • 孟瑶不为所动,薛洋便将目光转向了温墨。
  • 温墨被薛洋看得不自在,对孟瑶道:“桂花酥糖有润肺、健胃、止咳的功效,多食一些也并无不可。”
  • 孟瑶也受不了薛洋期待的眼神,松了口:“今日只能再吃一盘,还想吃就等以后再说。”
  • 薛洋应下,又说道:“再要一盘冻米糖。”
  • 见孟瑶的目光不善,薛洋立马补充道:“我是帮阿砚要的。”温砚低下头,有几分不好意思。
  • 翌日,一行四人开始了游玩之旅。他们先去了芦林湖,地点是孟瑶选定的。
  • 头天晚上,温墨问道:“对于明日的行程,公子心中可有什么想法?”
  • “听两个小家伙的吧。”孟瑶无所谓道。
  • 温墨:“……”公子,他们两个都是第一次来,能知道什么?而且,‘小家伙’?你比他们也大不了多少,别老是把自己当长辈啊。
  • 今日清晨,孟瑶问薛洋和温砚想去哪里,二人果然一脸茫然,也不知昨晚谈论得如火如荼的,都说了些什么。还好孟瑶早就做好了准备,四人才没有白白浪费时光。
  • 芦林湖,湖水洁净清澈,碧清如镜,四周群山环抱,苍松翠柏,景致优美,山色倒影,相映成趣。湖心有两座小亭,外观秀丽精巧,为湖面增光添彩。
  • 一艘不大的游船在湖面缓慢行驶,其上传来一道清亮的少年声音:“哥哥,这里和云梦很不一样。”这里没有云梦成片的莲花,显得更为开阔。
  • “哥哥,你看下面的鱼好大。”少年的声音里带着跃跃欲试。
  • “不可以。不许下水。”孟瑶一听就知道薛洋想干什么,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 薛洋喜凉厌热,一到夏天就恨不得泡在水里不出来。这里的水泛着凉意,一不小心容易着凉,涉及薛洋的身体,孟瑶绝对不会纵容他。
  • “公子,这里有鱼竿,我们钓鱼吧,比比谁钓得多。”温砚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根鱼竿,对薛洋道。
  • 薛洋想说没有鱼饵,只见温砚指了指角落的一个盒子:“我刚刚看了,那个盒子里就是鱼饵,够我们钓好多鱼了。”
  • 薛洋总算明白了,这些东西是孟瑶特意为他准备的,就为了阻止他下水。
  • 薛洋和温砚去船尾钓鱼,温墨走到孟瑶身边,问道:“公子怎知会用到鱼竿?若是阿洋没有想下水,公子岂非多此一举?”
  • 孟瑶淡笑:“我还不知道他吗?再说,多此一举又如何?未雨而绸缪,总好过临渴而掘井。子玉,谁也不能算无遗策,防患于未然是不会错的。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给自己多留一条退路。”
  • 温墨觉得孟瑶似乎话里有话。
  • 船上备有各色茶水点心,四人也不觉腹中饥饿,直至未时才于亭中用了午膳,之后稍作停留便回去了。
  •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他们又去了许多地方。
  • 或于庐山中尽享山野之趣。几人曾宿在山中,清晨被清脆的鸟鸣唤醒,霏霏的小雨仍在淅淅沥沥,待云销雨霁,漫步在翠色如染的山径,脚下花草芊芊,碧绿的树叶挂着晶莹的雨水,颇具“空翠湿人衣”的意趣。
  • 或于水帘如丝,轻盈柔美的三叠泉驻足。泉水行经三级盘石,形成三叠,故得此名。立于“观瀑亭”,可听瀑鸣如击鼓,怒吼似雷震;得见瀑流若素练,垂直落入深谷。
  • 还去过庭院深深,古木葱葱,远离凡世纷扰,拈花问禅大自在的能仁寺;淡雅清馨,景致如画,缭绕飘雾的烟水亭;孑然屹立于江水之滨,一揽水天,塔影锁江的锁江塔……
  • 青甍黛瓦,飞檐翘角,四面回廊,雕梁画栋的浔阳楼,更是深得四人青睐。他们时常于雅间内,点上几道当地特色吃食,闲坐之余,凭栏远眺,滚滚江水尽收眼底,巍巍匡庐一览无余,令人心旷神怡,雅趣无穷。
  • 书房内,温墨严肃道:“公子,线索在薛氏断了。”
  • “薛氏?”
  • “薛氏曾是浔阳城中颇具名望的修仙世家,据传,乌灵参就是落在薛家主手中。可是,八年前,薛氏被一夜灭门,上上下下近百人,无一人生还。有人调查过此事,但所有插手的人不是一无所获,就是死于非命,慢慢地就无人敢问津了。后来,此事便成了浔阳城内最大的悬案。乌灵参的消息也就此断绝。”
  • “薛家主可有孩子?”
  • 温墨一顿,不太明白孟瑶为何会在乎这个问题:“有一子,当年大概八九岁,也没能逃过一劫。”
  • 孟瑶默然,不知为何,他对这个薛氏很在意,总觉得薛氏与薛洋有关系。可是,薛洋的年岁对不上,差得太多了。
  • 放下不着边际的猜想,孟瑶思索了一番,问道:“薛氏的旧宅可还在?”
  • “在。死的人太多,无人敢接手,早就荒废了,宅子被火烧过,很多痕迹都被毁坏了。我们的人进去搜查过,并没有收获。”
  • 孟瑶摩挲着袖口,下了决定:“明日,我们亲自去看看。”
  • “那,还带阿洋和阿砚吗?”温墨略有迟疑。
  • “不了,那种地方不适合他们去,留几个人保护他们,让他们自己玩吧。”除了这一点,孟瑶心中还有别的思量。
  • 酒楼一楼的大堂中,两个少年占据了最好的位置,点了满桌的菜,却只有一人大快朵颐。
  • “公子,你怎么了?”温砚咬着一块糕点,口齿不清地问道。
  • “哥哥他们去的地方会不会有危险?”薛洋心神恍惚,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 “放心吧,他们身边有那么多人呢,不会有事的。”温砚转眼间不经意发现了有意思的一幕,正好可以用来转移薛洋的注意力,“公子,你看外面。”
  • 门外正上演着最常见的卖身葬父的戏码,正值妙龄的清秀少女哭得梨花带雨,加上悲惨的遭遇,很难让人不心动。
  • 薛洋的注意力却不在此,他的视线越过少女,落到一名冷峻少年身上。少年大概是偶然路经此处,被聚集的人群挡住了去路,不得已才暂作停留。
  • 可能是薛洋的目光太过直白,少年转头看了过来。
  • 四目相接,二人心中不由地生出几分异样。
评论
  • 凝你念 LV2 热评

    加油
    2019-09-25 19:51:44

  • 南木笙笙 LV3 热评

    加油哦,期待
    2019-11-08 10:51:13

  • 南简 LV2 热评

    加油啊
    2019-10-12 17:53:10

作者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 1

    南木笙笙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