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号试验品 签约
第七号试验品 连载中

作者: 叶时分 更新:2020-01-02 字数:84378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末世、虐恋、重生、悬疑推理、科幻

点击:0.2w 书评:16 吐槽:14 收藏:23

打赏:4216 小米椒:47 金椒:1

这是一个光陆离奇的世界。
  母神,吞噬者,库洛姆,以及更多的神明与未知的生物等待着被发现。
  从黑暗时代到母神纪元,库洛姆之春的到来直至终末之诗的降临。从双生世界去到混沌域中的永恒神殿,打破那灵魂之火的壁垒,进入到永恒域之中。
  见证吞噬者的灭亡,探索古域那片未知的领地,最终发现这世界的骗局,打破矩阵,挣脱蜂巢的控制,最终推翻那堡垒领主的统治。
  而故事永远不会结束,凡人,或是说英雄的传奇篇章永不会落幕。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更新时间:2020-01-02 21:38:45
  • 腐朽之躯无以束缚罪恶的灵魂,渡鸦啼叫,降下圣洁之雨荡涤世尘,烈火焚尽塔楼,终将坠入深渊,静候终焉之时噬星煞魂者降临,坠下陨星令诸神万劫不复,门启,灾至。
  • ——题记
  • 岩崩地摧炎火起,星坠月陨狱门现。
  • 渊隙将帝城撕裂开来,凌然横于大陆,血雾终日弥漫,旧日辉煌已不再。据古籍记述其为末日先兆,而后瘟疫四起,月辉不复。
  • 千塔之都柯茵古城,则为这灾厄一源,同是饱经瘟疫侵患之地。它被预兆为最先沦陷的伟大古城,相传灭世之人也出于此。却千塔故摧,时动永恒……
  • 灰白月光下,黯淡的光焰微闪。街无人,唯鼠虫之辈闲游,寻腐肉残叶果腹。守夜人于塔楼远望金碧辉煌之地,路途虽不遥远却触不可及,而这里只有已逝之人与将死之人。
  • 疫病席卷古城,屠掠生灵,依稀可听到啜泣之声。病患被囚禁于小屋中,脓液溅染墙壁,污血积满地面,乌黑的血块咳出半米去。所谓医者,不时张望屋内,只是辨个生死而已。
  • 而死者面相狰狞,肢体扭曲,躯体以至于五脏六腑皆已溃烂,死囚被勒令搬抬着此类死尸拖进火炉中焚烧,瘟疫无情虐杀了千万无辜性命,以至于他们无休止的工作直到自己被焚烧。
  • 无人知晓这疫病的起源,它如同星火燎原般的荼毒了这片土地。鼠鸦被瘟疫侵蚀腐化,逐渐嗜血且饥肠辘辘。饥寒交迫的乞丐被啄食的仅剩白骨,而横死街头的病患更是成为了盘中美餐。
  • 刹时,死亡的气息蔓延全城,毒藤荆棘旋缠于尖楼高塔,四周起了浓雾,提盏明灯也无以望见塔之峰顶。到处是死灰似的色,只剩下焚化炉中跃动的火焰。
  • 这伫立于塔姆洛大陆的南岸半岛之巅的古城,只剩下了已逝之人与将死之人,曾因海妖传说与情人岛而喧闹繁华的街头巷尾,唯独留下为虎作伥之人横行。
  • 偷鸡摸狗以至于烧杀抢掠,这群亡命之徒无恶不作,瘟疫四起助长了这群人嚣张跋扈的气焰,却也无人反抗,因为他们心中明了,最终迎来的是同一个结局。
  • 但无可否认,命运的齿轮无疑为人之恶而转动。
  • 四处静谧,唯渡鸦嘶啼,几人拖着麻袋,高举火炬驱散迷雾,打破这一份和谐。
  • 幼年时的秦生正盘腿坐于家中,饼干碎屑撒了遍地,自父母连日未归后,他就凭着这些干涩且无甚甜味的点心充饥。
  • 听见隔壁传来的巨响,踩着个凳子顺猫眼向外张望。那是护卫队的民兵正砸着邻家的房门,而后从那黑洞中拖出两具挣扎着的死尸。
  • 接着一人昂首阔步的来到秦生家门前,急促敲几下房门,没好气的吆喝两声,惊的秦生弯下腰来秉着气。
  • “老大,我听说这家夫妇俩前几天就没了,我看,就没必要了吧……”
  • “那怎么行?!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 好一会门外没有什么动静,秦生蹑手蹑脚的从椅子上窜下来,钻进衣橱子中。顷刻一声巨响,铁门飞出半米去,烟尘弥漫的。
  • 几人箭步冲进屋里,破开几处木门,秦生冒了一身冷汗,手凉到了指尖,几乎没了知觉。
  • “老大这没人”一皮包骨的小卒气喘吁吁的向门外喊了声。
  • “那你们继续到别的屋搜去”
  • “可……”
  • “别在这给我墨迹,把楼上的门都给我砸开,看到得他娘的病的都给我抓走”
  • 没人敢应话,灰头土脸的略弯着腰走出了屋子。
  • “快他妈走!一个个跟没吃饭似的”
  • 秦生刚要松了口气,却看到那肥头大耳的民兵头子背着手阔步走进来,踢翻一旁的木椅,嘬了口痰吐在一旁,而后径直进了卧室,一阵翻箱倒柜。
  • “妈的,还以为是什么阔绰人家,珠宝没几件,就个破怀表”
  • 那人骂骂咧咧的正要走出去,秦生不知从哪来的胆量,一脚踢开那橱门。
  • “把我妈的怀表还给我!”
  • “诶吆,原来这还藏着个小兔崽子,你爸妈早就是死人了!老子今天就拿走了怎么着?”
  • “你胡说!我……我爹妈才没死!快还回来!”
  • 秦生攥紧了拳头,鼻子嗤嗤的粗喘气。
  • “你还来劲了是吧”那猪一样的男人一拳砸在秦生的心窝上,秦生往后退了两步,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 他的眼中饱含着泪水,声音也嘶哑了,已然成为了怒吼。头晕涨着,眼前的视线早已模糊,胸口撕裂般的疼痛也毫不在乎了。沾泥带血的手扶着地面,勉强靠着墙站起来。
  • “他们才没有死!你才该死!你这个混蛋!把东西还给我”
  • “我去他奶奶的,你找死是吧”
  • 男人猛地将怀表重砸向地面,怀表碎裂成两半,玻璃尽破碎了,照片飘出,独留下指针空转。
  • “死人的东西老子也不稀罕要,至于你……”
  • 对着秦生的脸又是一重拳,而后拖拽起他后腿甩至半空。听着秦生跌落到地面,骨头碎裂的声音,男人心满意足的离去了。秦生的头一阵蜂鸣声,肋条似乎断了几根,眼泪不住的溢出,与血混杂在一起。
  • 身上却感受不到痛疼了,蠕动着身子伸出胳膊,将钟表的残片搜集起来,搂在怀里。
  • 紧接着他的眼前昏黑了,伴杂着一阵嘈乱的声音像是要与父母相逢。
  • 无人知晓秦生晕死了几许时分,醒过后他正于下水道中一破旧的小屋。屋中还有一年迈之人,秦生无心过问他,见他将怀表残碎一并带回并交归自己,便认他为善者了。
  • 这老者发尽灰白,肌肤皲裂,脸上生着黑斑,手中烟斗飘出几缕青烟,半眯着眼倚躺于一太师椅上,似是将要睡死过去。侧旁桌上,一皮革包裹的古书格外显眼,那是老者让秦生一并带去的。
  • 秦生轻翻开泛黄的羊皮纸卷,上面赫然一名,叶赫菲斯,而后全然无痕。此名却未曾听闻,盖一神祇之名。问老者,应为记录者。
  • 下水管道污水横流,硕鼠游荡。而生着一虫……因其只栖息于柯茵城,故名曰柯茵虫。据说瘟疫已经退去了,而灾难却未远去,地面之上已是火焰与叛军的领地。仅留存之人都缩聚于污水道渠中与虫为伴。
  • 这虫多生于污秽之地,
  • 秦生揣着怀表残片,侧搂着古书,屏气缓行于错综复杂的管道之中。一路遇数人,多横倒于路边,口唇干裂,面黄肌瘦。遍处传来呻吟哀嚎,有甚者食鼠吞虫,这类勇者大多只是更快的赴往黄泉了。
评论
  • 千恋花 LV2 热评

    我来冒个泡(ง ˙o˙)ว
    2019-11-06 09:51:37

  • 名字真难 LV3 热评

    加油鸭~
    2019-11-07 18:53:29

  • 以辞 LV3 热评

    这个我以前见到过哎,我还记得这书名
    2020-01-17 23:31:41

  • 辉空殿 LV3

    加油
    2019-11-12 17:27:03

  • 繁星微塵 LV3

    携《辉石AUGITE》来访,作者加油
    2019-11-08 12:48:47

  • 滑稽的小丑 LV4

    前来拜访 滑稽的小丑
    2019-11-08 11:36:10

  • 卡卡卡门 LV3

    描写的很好,词藻很好很好(我会学习的),剧情也很帅气!!加油冲冲冲,爆更爆更!!!
    2019-11-08 11:35:36

  • MKBIGCC LV0

    GKD!GKD!
    2019-11-07 23:02:37

  • 娃娃 LV0

    加油加油加油!
    2019-11-07 21:24:28

  • 我有一个亿 LV0

    啦啦啦好看,加油作者大大
    2019-11-07 20:50:25

  • 后知后觉 LV0

    更新更新更新!爆更爆更爆更!!!
    2019-11-07 20:40:59

  • 后知后觉 LV0

    我来啦我来啦
    2019-11-07 20:40:37

  • 1
  • 2
前往
作者

叶时分

今天也要萌萌哒(。•ᴗ-)_

粉丝榜
  • 1

    欢乐马

    1964

  • 2

    浅念·

    1186

  • 3

    名字真难

    888

  • 4

    森林之火

    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