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猪吃老虎的第149天 签约
扮猪吃老虎的第149天 连载中

作者: 不遇君 更新:2020-01-27 字数:59501 分类:纯爱

标签: 甜宠、腐女读物、扮猪吃虎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6 金椒:0

林乂在归须山苦修十二年后,终于意识到了事情有哪里不对:“师父,我原名卫轶,可卫不是国姓吗?缘何我会落得如此寒酸?”
  林之书正在挥剑的手猛地一顿,眼泪就落了下来,“徒儿,十二年了,你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
  先皇遗子,林之书知道万千刺客都想杀他,故而事事小心谨慎,却不曾想路边随意捡的美人竟是宫里来的暗卫。
  他想肆机告诫,却发现林乂似乎一点儿亏没吃,反而将人逗得几近崩溃,所以……他到底知是不知?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二十四章 真相

更新时间:2020-01-27 22:13:11
  • 一连三日,那小吏都不见影子,只有门口的守卫送来难咽的饭食,整个牢狱静悄悄的,倒也无人来找林乂的麻烦。
  • 第四天,清晨的寒凉日光从水牢的小窗子里撒下来,照到林乂那半眯着眼睛的睫毛上,沾了水珠的睫毛像是颗小宝石似的闪着光,就像跳跃着无数的希望。
  • “你醒了。”林乂还没来得及伸个懒腰,耳边便响起了一声轻唤。
  • 他很少睡得如此深沉,他曾一度疑惑自己怎会有如此想法,不过思来想去他终于想通了这个问题,原来是牢里比师傅身旁安全多了。
  • 林乂忽地把脸抬起来,那小吏半跪在地上把头靠在木枝外,瞧见林乂的脸突然笑了起来,“你倒是真生得好,若是你愿意,去做些什么都过得了日子。”
  • 瞧见林乂不答话,他又接下去说,“我前几日嘱咐你的事情,你还没答应我。”
  • 林乂心中一动就想起他说的那些话,“你是说何县令死了罢?我不信,我前几个月还在脂县见过他呢。”
  • 他不是不信,其实在这小吏告诉他的一瞬间,他便知道这就是最后的答案了。
  • 何县令死了,无声无息。
  • “他三个月前死的,从脂县出来后。”那官吏低着头,一五一十地与林乂解释着,“被山匪杀了,大卸八块,烹尸下酒。”
  • “你莫要瞎说。”林乂觉得背有点凉。
  • “我没有瞎说,”他低着头,眼睛里一丝光也瞧不见,“他的案子是我经手的,连他的墓,都是我立的。”
  • 林乂抬起脸定定地看着他,“一年前我还在脂县时,就在他的手下办事,我不会认错的。”
  • “何县令为什么会被山匪杀死?”林乂问道。
  • “因为他要剿匪,”小吏回答道,“五个月前,朝廷下发了一份暗杀敌国边城守卫兼围剿山匪的密文,征集略通武艺的职官带兵剿匪,发号施令,也亲入军营。密文下来之时,上官县令有吩咐我们不许接令,他说,这是必死无疑的暗令。”
  • “我们谁也没想到何县令会接下这份密文,我们都知道他虽曾练武,可到底不过是强身健体,武功平平而已。”那小吏低着头,看也不看林乂,““四个月前,他带着朝廷派下的暗卫赶赴边境,将敌国入境的骑匪一网打尽,立了不小的功劳。”
  • “在那之后,便失去了与何县令的一切联络,他带着那队精兵一向神出鬼没,在走泥城安排了暗子收集情报,我们只管接到情报去收尸便可,其余的,什么也不知道。”
  • “何县令一个月便绞杀了三处匪窝,我知道他一向果断狠绝,跟着他做事时也是如此。我受了他与何夫人不少恩惠,于是便格外留意。”
  • “三个月前,暗子失踪了一夜,第二日一早赶回来,满身是伤地告诉我,何县令死了。”
  • “我去替他收的尸体,一块一块寻不到完整的模样,我手上都是油和水,就将他的尸块从汤里捞出来,一点一点拼成他的样子,我找不到耳朵,也找不到手,你不知道,你不知道那天我有多绝望,我想哭,可是嗓子像是被堵住了,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 “任务失败了,朝廷收回暗卫,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过。”那小吏整个人瘫软着跪在地上,眼泪突然大颗大颗流了出来,“只是他回不来了,他回不来了……”
  • 林乂抿着唇一言不发,他不知道原来何以珩是这样死去的,他想说话,可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语言都太空白了。
  • 于是他便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地看着那逾近中年的官吏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伤心,或许他曾仰慕过何以珩的聪慧理智,又或许他曾受过何以珩的帮助恩惠,可不论如何,最后他还是陪着何以珩走了最后一遭。
  • “他是被副官出卖的,我知道何县令不会叛变的,他一向正气满怀,他被副官出卖了位置,一夜,那一队精兵,死的死逃的逃,他一定是誓死抵抗,才会被砍成那个样子……”
  • “我受了他的很多恩惠,多到我不敢去想。”这官吏哭得一塌糊涂,只顾着把委屈倾诉出来,“我从……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见他最后一面。”
  • “他为何要接下这封密文?”林乂疑惑地开口。
  • 在他眼里,何县令完全没有必要去做这些事儿,既然他的离开是为了他那个倒霉叔叔办事,不接倒也无妨。
  • 他早已拥有了许多别人遥不可及的东西,改天换命的魄力,贤惠淑德的妻子,还有迟早会升官加爵的职位,从何夫人口中林乂知道他本就不是个心急的人,凡事都是规划行事,他如何会去做这些事,林乂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 “因为……”那小吏突然抬起脸看着林乂,眼泪划过脸颊顺着下巴滴进沙石地里,他的话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因为,朝廷允诺何县令,若他剿匪成功,朝廷便把他调去南方,做江南知府。”
  • 林乂心里“砰”地一声爆裂,一瞬间什么都想通了。
  • 原来,是江南知府。
  • 原来,何夫人说的所有的话,他还是记得。
  • 他一定是爱惨了何夫人吧,从来不敢忘记她说的每一句话,她说想去江南看看,他便不顾一切地去拼、去抢、去搏,他根本不在乎后果,他只想满足她的一切愿望。
  • 林乂突然想通了为何他要独自离去,又是为何最后拒绝那一个小小的拥抱,何县令是知道的,他知道凶多吉少,也知道此去怕是没有退路了,将何夫人托付给涂山,定是他保护她的最后手段。
  • 离开时,他不敢去拥抱,也不敢看她的眼睛,因为舍不得,因为他怕她发现这所有的秘密,只好匆匆离开,不带走一点儿留念。
  • 哪怕他回不来了,何夫人也定会以为他已经放下了过去,与别人成了家,有了孩儿,过着他们没有的生活。
  • 她这样的脾性,定会将他骂得狗血喷头,然后再忘个一干二净,重新开始,因为她一直是这样的洒脱,她从不在乎别人的口舌。
  • 这些,便是他所有的期盼了罢。
  • 林乂咂了咂嘴巴,突然觉得嘴里有点苦。
评论
作者

不遇君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