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晓晓修行日记 签约
苗晓晓修行日记 连载中

作者: Crow 更新:2020-01-10 字数:18583 分类:动漫幻想

标签: 娘化女装、修仙

点击:0.1w 书评:0 吐槽:0

打赏:0 小米椒:7 金椒:0

喵小小or悠灵?喵小小or苗晓晓?——猫or妹子?不!劳资是汉子!!
  修行末世,资源短缺。苦逼的悠灵和同样苦逼的小猫,再加上一个嘴碎的卷轴,喵仙人的继任者就此确定。
  这是人和猫在都市中生活的故事,也是修行人在人间挣扎的故事。
  得道成仙?你在想屁吃,这个年代,撸猫就好了嘛!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第十二章 陌刀将非命

更新时间:2020-01-10 19:57:37
  • 杂乱的房间里,喵小小看着苗晓晓翻箱倒柜,不是很懂为什么铲屎官也学他撒欢了:“喵?”
  • 第二天早上,人和猫就拽着大包小包上路了,目标自然是远在天山的药王谷山门。
  • 就在苗晓晓在飞机上撸猫的时候,白陌凌在打视频聊天。
  • “陌子,这次真的多谢你了,”视频的另一头竟然是林夕,褪去古风的妆容后反而有种高冷的知性美,“有你帮忙的话,应该还能支撑几次。”
  • “所以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到现在已经亏了不少了吧?”她不太理解好友的做法。
  • 五年前,非命和林夕到了宇城,直接就开了漫展,而且还是以俩月一次的大消耗进行的,在那之前,宇城甚至连像样的漫展都没有。曾有好事者爆料,漫展的主办方背后站着名为“云创社”的国漫制作组织,所以漫展开得肆无忌惮,毫不担心钱。只是坚持了四年多,最近这俩人似乎有点囊中羞涩了,最近的几次漫展甚至没请到知名唱见舞见作为嘉宾。
  • “没事,资金链出了问题,过段日子就好。”林夕一边喝着果汁一边侃侃而谈,“你也知道最近国漫不景气,背后的金主也有点虚了,当然就剩下我们这群狗腿子勉励支撑咯。”
  • 信你才怪!看着对方清汤挂面的俏脸、都没有准备日常喝的咖啡,白陌凌更加明白这俩人的窘迫了——若非实在手头拮据,非命那家伙一定会给林夕最好的东西。
  • 白陌凌看着对方的眼睛:“林夕你跟我说实话,你俩还能坚持多久?”
  • “有点事情,等下聊哈!”对方挂断通话。
  • 想来是出大问题了,还得想想办法啊……白陌凌叹了口气。
  • 另一边。
  • 挂断通话后,林夕软软地pia在床上。看着床头空空的架子,再看看快要空空的衣柜,她只想眯眼睡一觉。
  • 曾经,那架子摆满手办的,那衣柜也是挤得塞不下衣服的……陌子,下次过后,可能就再也不见了呢……
  • 城外,某个废弃的厂房外面。
  • 非命看着地图,确认此地就是目标。解下面具的少年眉眼清秀,却如同木偶一般没什么活力,只有那对眼瞳里仿佛倒映着星辰。
  • 哒……哒……哒……
  • 他一步一步走近厂房,黑衣黑发,后腰悬挂一个长条布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 厂房里一片破败萧条,已经无法分辨原来是做什么的。但是某个人的存在却异常显眼——魔门行事大都放肆随意,对方的气势并没有遮掩。
  • 那是个老人,穿着蓝领的工人服装,佝偻着背。
  • “啧啧啧,还以为最先来的会是正道的兔崽子,没想到是后辈啊!”老人阴恻恻地看着他,手里的木杖轻轻敲了下地板。
  • “心魔咒,”非命脚下凝聚上黑气,一脚把顺墙根游过来的灰色气息踩碎,“正式巫师?”他抓住布包,狠狠拉出——那与他等高的长条布包竟不是棍棒,而是一把奇形刀刃!
  • 老人慢慢后退:“后生,何必打打杀杀,你过来,老爷子有好处给你。”
  • “你越界了。”是陈述句,话音刚落,非命疾步冲刺,手中黑刀横切!
  • 老人不以为意,那刀最多一米四长度,两人的距离可是有五六米,就算是个刀法高手,也不可能让刀气横跨这个距离。他再看那后生仔……消失了?!
  • 身侧传来利刃破空的声音,老人赶紧侧过身,刀光在眼前一闪而逝!
  • 该死,怎么这么快!老人身上散开灰色雾气,化为气团把他包在中央,雾气中传出毒蛇的“嘶嘶”声。
  • 非命一对眼眸黑白分明,那种星河般的灿烂已经消失,瞳孔中有烈火燃烧。他横刀压下弓步,刀尖划破空气遥指灰色气团。
  • 老人这才看清那奇形兵刃,刀身一米四,刀柄快四十多公分,无刃,却透出狰狞的霸气。那后生左手抓住刀柄尾部,右手抓在刀镡后面,牢牢把控着刀尖的方向。
  • 这个姿势……“陌刀将?!你是非命?”灰雾里传来老者难以置信的声音。
  • 非命点点头:“嗯。”又是刀光闪过,灰雾一分为二,却没有看到老人的身影。
  • 回屋再次聚到一起一点一点向大门口挪去:“老头子是经过此地,不会久留,你又何必苦苦相逼!”
  • “你越界了。”陌刀竖起,非命凌空跃起直劈,这一刀带出两米的刀光!
  • 灰雾再次一分为二,老人双手握着木杖死死抵住刀锋,木杖差点被一劈两段。
  • “陆非命,你真的要你死我活吗!老头子可不怕你!”他向木杖吹了口气,杖上雕刻的一条蛇居然活了,绕着刀身就要游上非命的手腕。
  • 非命无奈,只能退回几步把刀上蛇甩开。
  • 尸体活化?操控植物?还是别的什么本领?光靠刀与蛇的接触,非命无法判断对方的路数。
  • 老人气急败坏地敲着木杖,灰雾再次把他包起来:“小子,老头子没心思和你玩,把路让开,你我井水不犯河水!”那木杖也不知是什么木料,竟然能承受陌刀一斩。
  • 非命没有回话,侧身挥刀把身后几条毒蛇斩断。
  • “御蛇的手段,你是客家人。”陌刀再次遥指老人,非命眼里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 老人还是一点一点向大门口挪:“小鬼,老头子又不是不给你买路钱,何必苦苦相逼!”
  • 非命眉毛一挑:“你越界了。”根据修行人的规矩,不可对无辜者出手,这老人却用心魔咒害人性命,本就已是犯了忌讳。
  • “你且看看这个再说!”灰雾里丢出一支木杖。
  • 非命想也不想就一刀劈下去,木杖立刻折断,散发出更加浓重的灰雾。
  • “小鬼,你自己玩吧,后会有期!哈哈哈哈!”
  • “切,障眼法。”非命身上也散出浓重的黑雾,全部都涌入黑色的陌刀里。他双手握刀平举,背后只剩下一片混沌的虚无——“乾为天,坤为地……丈量天地!”
  • 黑色的刀光横空出世,四周的黑雾尽数被驱散,露出正往门口奔跑的客家老人。
  • 老人还没反应过来,磅礴的黑色刀光就已当头劈下!
评论
作者

Crow

还没有签名哦!对,还没有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