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兵斗者 签约
灵兵斗者 连载中

作者: 紫月夜玫 更新:2019-06-15 字数:1161644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末世、万界综漫

点击:5.1w 书评:0 吐槽:209

打赏:283364 小米椒:1945 金椒:222

君之我所系,卿之我所忆。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醒时只愿朝花笑,醉时只愿对花眠。
  人生在世,恍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泼墨山水瞧不清面容朦朦胧胧,似画中仙女隔桥瞭望彼岸飘飘渺渺,只不过是千古一缕青烟。
  届时笔墨染尘埃,窗外烽火依旧,良人战场厮杀,千军待破气势镇星河。
  良人心已决,三尺青锋弑不归人。固山河,成帝业终归于乱。
  画上胭脂辞朱颜,春风枉负了牡丹,笔锋浓转淡。封存千年的公案……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输了

更新时间:2019-06-15 20:06:15
  • 天界——
  • 鱼鳞似的白云渐渐地消散了,天幕的蓝色也淡了一点。只有有银盘似的明月仍旧安稳地继续着它的航程。
  • 御血洞天——
  • 只见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
  • “叶羽辰传来消息,吾儿都已经变为尤古卡那样的怪物了么?”
  • 在洞府中,肩罩玉色绣龙披风的天子面对着壁上的水墨画停留了很久,方才开口。
  • “是的,目前没有可以针对的疫苗,而且御灵号神舰的高手们都没能抓到血皇尤古卡,让他跑了……”
  • 一个半跪在地面上的紫发男子。那是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上身纯白的衬衣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汗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
  • “为了抓一个叛徒,天界开支了足足五千万……结果都打水漂了。”天子一双眼光射寒星“血皇的事情先搁在一边吧,对了,墨凌他修炼功法走火入魔,怎么还有余力去盗走宝灯?”
  • 紫发男子汗颜:陛下你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被偷那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啊。
  • “罢了,只是块破陨石做的灯而已,难怪我觉得暗了许多。我再去宝库取几盞出来……”
  • 天子转过身来,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身俱来的高贵,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 天子陛下自从和不朽圣尊大战以后,脑子就有点不清醒了。难怪最近老是有人宣布要退出组织……
  • BOOM!
  • “嘿嘿嘿,天子陛下,别来无恙呀!”
  • 楚怜燕.她美丽的嘴角,总是微微地扬起,挂着一抹讥诮,似是在嘲讽世间。她有一双莹白的手,修长的手指,亦无血色。只是美丽的指甲上,涂着血色,分外妖娆。她穿着狭长的缎鞋,镂空雕花,仍是血红色。她有一头美丽的及腰长发,纯粹的墨黑,齐齐的刘海遮住了修眉。风起时,发丝飘扬,掩住了娇媚的脸容。衣袂翻飞,妖冶而诡异。
  • “我家大人有请,特地来邀请你到血族禁域。”
  • “呵呵,大人……”
  • 天子的嘴唇笑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突然他睁开了眼睛,想看看他好久没有见到过的楚怜燕:
  • “燕子,你……”
  • .猛地睁开双目,一个脸色惨白披着血纱的女鬼出现在他眼前,她的眼睛像两个血洞,头上披着撕成一条条的破烂灰纱。她抬起胳膊挥动纱袍,一团带着地窖里的霉味的烟雾朝他扑来。
  • “鬼呀!”
  • 御雷拳!
  • 天子被楚怜燕这副模样吓了一跳,不假思索地一拳揍了上去。楚怜燕立即被打趴在地上,似乎是骨头断裂起不来了……
  • “我的小燕子啊,小燕子,小燕子,小燕子……”
  • 可天子还不满足,楚怜燕的样子的确给他很大的震撼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他不停地踩着楚怜燕,仿佛想要把她一身的肮脏都踩掉。
  • BOOM!BOOM!BOOM!
  • “什么血皇大人,简直就是一个一成不变的丧心病狂!居然把我这么可爱的孩子搞成这副鬼样子!”
  • 天子瞪大了眼睛,瞳孔猛然收紧。一想到他们可能都变为这副样子……他不经勃然大怒,圣威发作,眼睛金色的炫光闪烁。怒不可遏地吼道:
  • “啊啊啊,拿我的玉犹屠刀来,我要亲自出山宰了那个万年不死的老王八!”
  • “大人,你已经忘记了开宝库的咒语,好几百年没有拿出东西来了……”
  • 紫发男子摸摸脑袋,看着楚怜燕的惨象也是打了一个激灵。
  • ……
  • 几乎就在王晨旭动手的同时,沈千寻也闪电般腾身飞起,双手齐扬,向江凌寰发射出数十道飞针。
  •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 他们快,江凌寰呢?江凌寰更快。
  • 还未等那些飞刀刺中自己,江凌寰便已闪身,离开原地,数十枚飞针射下来,全没入石板中。
  • 王晨旭刚刚站定身体,就发现江凌寰已到了自己面前,他心头大骇,来不及取出自己的暗器,便游步身,再次离开了原地。
  • 沈千寻已再度出手,又是数十道飞针向江凌寰射来。
  • “来得好。”江凌寰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蓦然旋身,挥袖横扫。
  • 说时迟,那时快,那数十道飞针被扫得针头转向,齐齐向台上的众内门弟子射去。
  • 众内门弟子只觉得眼前白光一晃,站在前头的五六名弟子便已中针,惨叫倒翻在地。余下的弟子也是心头惊乱,毕竟他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谁都没有想到,本应射向江凌寰的飞针,竟一下子转头向他们射了过来。
  • “杀!”卫离墨很会把握时机,趁着众内门弟子惊魂未定,他咆哮一声,一马当先,向对手最密集的地方杀过去。他的气势,气吞万里如虎,一拳就震飞三名对手,紧接着拳打如风,脚飞如雨,凡他所到之处,对手无不像水花般溅开。
  • 二十多名内门弟子,完全被唐冬一人的气势所夺,内心惊乱愈甚。
  • 外门弟子,看到自己主帅赤手空拳,纵横敌营,如入无人之地,立时胸中胆气壮,士气如虹,齐声厉吼着向对手扑去。
  • 他们以少敌多,却似虎入羊群。
  • 二十多名内门弟子,因无卫离墨这样的主心骨率领,又错失先机,阵营大乱,溃不成军,四处逃窜。
  • 台下观众看到这情景,顿时像开了锅一样热闹起来。
  • 支持外门这边的观众自是摇旗呐喊,欢呼不已;隶属内门这边的观众,则指着台上抱头鼠窜的内门弟子大骂不已,有的甚至脱下鞋往台上砸,当真是激愤过度了。
  • 沈千寻看到内门弟子被打得满台乱跑乱窜,心头又气又急,她想用飞针去助战,可是每次她刚准备出手助阵,江凌寰的身影便射到跟前,作出随时要拔剑劈斩的动作,吓得她赶紧招架,向江凌寰发射飞针。
  • 江凌寰身形快若闪电。他采用的战法十分聪明,力求牵制,不求伤敌。每次他扑到沈千寻面前,引得沈千寻急忙招架后,他又突然暴射向王晨旭,令王晨旭根本无法站定身子,选择攻击角度。
  • 江凌寰以一个“快”字,占尽先机,成功牵制住了沈千寻和王晨旭,这就为唐冬赢得了时间。
  • 卫离墨哈哈大笑,带领十名外门弟子,将二十多名内门弟子,打得落花流水,好不痛快。
  • 身在台下的内门弟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蓦然站起,对着台上的沈千寻和王晨旭愤然大喝:“笨蛋!拉开你们两人的距离,他江凌寰再快也来不及两头牵制你们。”
  • 沈千寻和王晨旭听得这声大喝,心头一醒。是啊,如果他们拉开距离,不就可以增加江凌寰来回跑动的时间了吗?只要江凌寰来回跑动的时间增加了,他们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反击。
  • 之前,他们因为执迷于攻击角度的选择,所以急于求成,一味进取,并没有想到,其实,以退为进,才是他们当前最佳的选择。
  • ——一语惊醒梦中人。
  • 两人翻然醒悟,立时拉开距离,向远处退去。
  • “不好。”江凌寰心头暗叫不妙。他知道,敌人只要拉开距离,他最多只能牵制一方,所以,他当机立断,要先灭一方。
  • “想走?没那么容易。”江凌寰以极快的速度腾身飞起,追向正在腾空飞退的沈千寻。
  • 沈千寻见江凌寰来势凶猛,心道江凌寰可能真的要拔剑了,她赶紧又扣了数十枚飞针在手。
  • 而王晨旭呢?王晨旭一边飞退,一边自背后取下自己的兵器。
  • 他的兵器,三十八斤重,外形是一个黑色的匣子,内藏一千三百四十六道暗器,只要给他三个眨眼的时间,他就能打开这个匣子。一旦打开这件兵器匣子,他将无惧任何一个同辈高手。
  • 可惜,王晨旭刚取下匣子,还没来得及打开,原本腾空扑向沈千寻的江凌寰,突然以超凡的速度,半空折射了回来,同时,“锵”的一声宝剑出鞘,剑光乍闪,王晨旭身前的石板上已多了一道剑痕。
  • 江凌寰出剑了。
  • 剑光乍闪即收,观众们都还没来得及看清那把剑的样子,剑已回鞘。
  • ——这一剑,技惊全场。
  • ............
  • 所有的观众,在这一刻,均为之一静。
  • “王晨旭败了。”宁采儿叹息。
  • “那一剑太快了!”张承启惊叹。
  • “明明正在向前扑,身在半空,但却能突然折射回来,能够使出这样的身法,说明他的御气之术,已登堂窥奥了。”叶长老冷静地分析道。
  • “在对手取下兵器,注意力转到兵器的刹那,适时出剑,一举制敌。那只是转瞬即逝的破绽,但是,却被他捕捉到了。江凌寰,你对时机的把握,很准。”七星老者也十分冷静地分析着。
  • “好算计!懂得因势利导,引敌人露出破绽来,江凌寰,看来你不但剑法好,还心计过人。嘿嘿,我现在真好期待,能早一点站到台上去,与你殊死一战。”南阳感到,自己的心被熊熊的战志炙痛了。
  • 长老会首席唐龙,则在抚须微笑:“不错,不错。呵呵,这个江凌寰,有前途。”
  • ............
  • 王晨旭睁大的眸子里,还凝聚着惊愕、恐惧与不信,但是,他的身体,从额头到胸口,多出了一道血线,在这道血线上,鲜血像一颗颗发亮的珍珠般渗出,十分鲜艳夺目。
  • “嘣!”在万众静寂中,王晨旭身前的兵器,也就是那个神秘的匣子,骤然从中间破开,破成整整齐齐的两半,摔落地上。
  • 王晨旭的身子,直挺挺向后倒下。
  • “砰”的一声,他的身子,倒在了地上,两目还圆睁着,但已经完全晕厥。如果不是江凌寰剑下留情,只怕他此时已没有命了。
  • 一道人影飞身上台,察看情况。发现王晨旭只晕未死,这道人影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向江凌寰一抱拳,道了一声“多谢手下留情”后,抱起王晨旭,飞身下台。
  • 这道人影正是制器窟的主事李长老。王晨旭是李长老的得意门生,李长老一直视他如己出,难怪会这么关心他了。
  • 沈千寻心头骇然,她对王晨旭的实力是有所了解的,可是现在,王晨旭还没有发出自己的绝招,便已被江凌寰一剑打败了。
  • 江凌寰的实力太强大了。不能再犹豫了,如果再不打出自己压箱底的杀手锏,只怕便要像王晨旭一样,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沈千寻一念及此,双手插入腰际的器囊中,正准备发出自己压箱底的杀手锏。
  • “我说千寻姑娘,我们就此罢战吧,不然,等会儿你的下场可是会很难看哟。”随着这句充满戏谑性的话响起,卫离墨突然出现在唐青青的耳边。
  • 沈千寻心头剧震。刚才由于她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江凌寰!!身上,却忽略了台上还有一个实力不弱的卫离墨,没想到,一念疏忽,竟被卫离墨趁机欺身进来,出现在她的身后。
  • “找死!”沈千寻大喝,想要将器囊中的暗器拔出来,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卫离墨锁住,无法将下一个动作继续下去。
  • 卫离墨锁人的方法十分奇特,他直接粘到敌人的背上,以自己的四肢绞住敌人的四肢,像一只八爪鱼一样。虽然姿势十分不雅,但是却非常实用。
  • “你……”沈千寻跌落地面,挣得面颊通红,也无法将这个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她背上的卫离墨震开,气得连眼泪都差点掉了下来。
  • 台下的观众,看到卫离墨居然用了这么奇特的一招锁住沈千寻,一边感到新奇无比,一边忍俊不禁,均放声大笑起来。
  • 卫离墨脸皮厚,任别人怎么笑,他都不会在意。
  • 沈千寻却不然,她是个面皮薄的女孩子。现在,在众目睽睽下,被一个大男人这么粘着,无法动弹,姿势奇丑,当真丢脸丢到家了,难怪她会咬牙苦挣不休。
  • “我说千寻姑娘啊,你就不要浪费力气了。我这人体锁拿法,独门绝招,冠绝千古,你是无论如何也挣不开的,还是乖乖投降吧……”卫离墨得意洋洋,大言不惭。
  • “投降你个大头鬼。”沈千寻气疯了,她四肢动弹不了,脖子却还能活动,她猛一扬头,用后脑勺撞向卫离墨的面门。
  • 卫离墨没有想到沈千寻居然如此彪悍,冷不防被撞得眼角瘀青,鼻血长流,痛得哇哇大叫。
评论
作者

紫月夜玫

执手中笔,量天下事

粉丝榜
  • 1

    灵兵

    59618

  • 2

    紫月夜玫

    16890

  • 3

    大伟

    13948

  • 4

    永不回头的少女

    12956

  • 5

    笙声不息

    10264

  • 6

    张新花

    9856

  • 7

    巧遇

    6936

  • 8

    缘分天空

    6600

  • 9

    轮回剑侠

    5930

  • 10

    本周

    5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