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符先生 签约
鬼符先生 连载中

作者: 将生白发 更新:2018-12-11 字数:571463 分类:灵异推理

标签: 隐忍深沉、悬疑灵异

点击:3.9w 书评:442 吐槽:237

打赏:123376 小米椒:1182 金椒:113

    我自幼与常人不同,命格太浅,八字太轻,懂风水的爷爷说我容易被恶鬼缠身,便将我带在身边,以此来护我周全。
  有人曾告诉我说,我的魂魄残缺不全,注定活不到三十岁,依照爷爷留下来的线索,我正在寻找活下去的方法。
  凭空出现的七口黑木棺,
  伏家祖坟里的诡异动静,
  尸冢,活死人,上青棺
  “我”到底是谁?
  (非传统灵异,请注重故事情节。)
  欢迎观看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分享到:
阅读本章节

172:嗯,我爱她,爱的要死。

更新时间:2018-12-11 13:19:21

清晨六点,手机难得震动起来,我翻了个身,强撑着睁开惺忪的眼,一看备注,不由得笑了,是胖子。

大概是听了李常山的推敲后,他也坐不住了。

“哟呵?难得起这么大早。”一大早上被吵醒,居然没多生气,这倒是让我有点儿奇怪,不过既然醒了,也该起了,索性就戏笑了一下,调侃起从不起早的胖子来。

“睡嘛睡啊?胖爷我昨儿个一晚上没睡觉,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老先生说的东西是真的有点儿吓人了,我就是想不通,张良为啥要把伏子卿这个人从历史上抹掉?引魂术真的能复活一个人?活死人这种东西真的存在?”电话那边,胖子也是急得抓耳挠腮。

我大概能猜到这是为什么,胖子不是阴阳先生,对于那种较为玄幻的东西,更多的还是质疑,尽管他骨子里是个摸金校尉。

可往常他见的那些东西,都是地底下肉眼看得见的,即使再匪夷所思,也确实是存在的。

但是从李常山嘴里听来的那些,要是被一般人听去,肯定会以为这老头子得了失心疯,胡说八道呢。

胖子怎么说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当然明白李常山这种老前辈,在讨论自己见解的时候,多少也会顾及形象,不会随随便便胡绉一气。

他带着我在北京城来回转了一圈儿,玩的是热火朝天,等静下心来思考整件事情,确实有点儿让人接受不来。

“老爷子说话尚有保留,其他的我暂时也弄不清楚,有一点可以肯定,跟我们一起下墓的那个沈离笑,本身就是个很好的突破点,但他现在不在,问题不能进行,其他的我暂时不方便告诉你,这大概是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如果将来有这个机会,我去北京找你。”话说的干脆,胖子也就不再多问,稍微寒暄了两句,就睡觉去了。

今儿个周二,梁姐来的比平常迟了点儿,倒也不耽误小九上学,早早就做好了饭。

厨房那边动静很小,大概也是怕吵到人,等了一会儿,开门关门声响起,家里就安静了下来,梁姐已经送九九去上学了。

我觉得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打了个哈欠,扭头又睡了。

一觉睡到中午,起来的时候,正瞧见苏有归坐在厨房里,吃着热好的饭菜。

听到动静,他扭头看了看我,敲了敲碗:“过来吃口饭,你们这些年轻人老是不注意饮食的规律性,等到老了都得坐病。”

我也是没吭声,这就转头过去了,盯着碗里看了一眼,西红柿鸡蛋面,不由问了句:“你煮的?”

“啊…秋水她老公今天出差回来,她忙着去招呼了,反正午饭就你跟我,也用不着她两头跑着,过来尝尝,虽然是普通的家常饭,但我自问手艺还是不错的。”苏有归一脸自豪,筷子指向灶台的锅里说道:“赶紧的,还热乎着呢。”

我点头自顾盛了一碗,低头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

吃过饭后,我收拾碗筷,苏有归看着我,突然问了句:“你店里还招人吗?”

“哈?”我有点儿疑惑,他问这个干什么?就他这年龄,早就过了国家统一退休年龄了。

“我不想回去了,太冷清。”苏有归说着,指了指自己满是老茧的手,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是大夫,身体好得很,不会给你添麻烦的,而且我能适当的给你调些补药,起码能吊着你的命,让你多活两年。”

他这么一说,我突然心头一震,其实打沈离笑经常受伤开始,我就已经有了把他留在洛阳的想法,奈何不敢开口,以为是云南那边有什么东西牵绊着他,现在他主动开口,倒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不想回去的话,就不回去了,我们家对门还没人租住,我正盘算着一起买下来,跟家里正好是一样的格局,咱们几个住着也不挤,也可以专门腾出一间来给你放药材。”我如是说。

“嗯,挺好的。”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转头突然问了句:“你的药丸儿是不是快吃完了?”

“什么药丸儿?”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有点郁闷。

“就是抑制你浑身抽疼的清君草药丸,那东西吃多了药效就会减弱,你稍微注意点儿,回头我再研制一下,争取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苏有归说完,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咦了一声,问:“斯人居巷子拐出去,马路边儿不远处不是有家奶茶店正转让吗?我把那家店转下来开家药堂怎么样?”

“好像是有家奶茶店,转不转让我就不知道了。”我想了想,还颇有些印象,那家奶茶店的店老板还是个美女,店里生意一直挺不错的,小九没事儿就会去买两杯,怎么突然关门了?

“你们这儿转让费贵不贵?”苏有归问。

“五年前那家店年租也就三四万,现在估计涨不了多少,斯人居我是全额买下来的,不是租契,所以现在价格的我真有点儿搞不清楚,刚好下午五点我要去开门,顺便多走两步,替你问问。”我算算时间,应该是足够的。

“我还正愁这一身本事没人可教,等药堂开开,想跟你一样收个徒弟,你说我,人越老越是闲不住,总觉得自己还跟年轻时候一样,能打能折腾,结果折腾了一辈子,老婆老婆死的早,连个儿子都没有,真有点儿没脸去见我的列祖列宗哟!”苏有归猛不丁地,就说起了他以前的事,倒是让我听得一愣,不知该不该接话。

反倒是苏有归,话一打开就收不住,拉着我开始讲起故事来:“我们家啊,祖上是很有名的大夫,好像我太太爷爷那一辈儿,是朝廷里当太医的,后来不知怎么着,就被太医院的其他太医下了黑手,皇上感念我太太爷爷一辈子出了不少力,也没降罪,只是找了个借口,让太太爷爷提前告老还乡了,这医术呢,就一辈儿一辈儿地传下来了,到我爹那儿,是得了三个孩子,我最小,也最不争气,两个哥哥先后都得了真传,只有我,对学医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反倒是疯狂的迷恋上了阴阳之术,瞎门瞎道地混了几年,遇上个姑娘,爱的死去活来的,结婚后,她很快有了孩子,我本以为这辈子就可以这么过去了,谁曾想,我瞎玩儿的那些术法,不小心惹到了不该惹的东西,延伸到了我太太身上,她得上了一种怪病,身体越来越虚弱,找了无数的大夫都治不好,最后还是我跪求着,把我爹叫过来了,没想到的是,我爹居然也看不出来她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没等孩子出生,她就坚持不住了,死在我怀里,那时候,你爷爷正四处游访,逢鬼必出,我妻子死的第二天,他顺着邪气来到家里,说我太太是被小鬼缠上了,一般的医术根本就救不回来,这些年来,我一边学医,一边学诡术,把两种本事融在一起,成了现在你能看到的样子,我用这个本事救了被医院否决的病人,但我太太,却再也回不来了,我家里又觉得我是歪门邪道,一个个对我横眉冷目,所以直到现在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你知道吗?我太太姓解,很少见的姓氏吧?她叫解意,若道春风不解意,何因吹送落花来的解意,我身上背的那个包,是她亲手做给我的,唯一庆幸的事,那个包真的很结实,用了这几十年了,也没见破过。”

“您一定很爱她。”听完他的故事,我只觉得一阵揪心。

我没有真正深爱过一个女人,没有办法与他感同身受,但是悲伤的心情是可以传递的,听他人说话时轻微的哽咽,我只觉心痛,好像自己猜是他故事中的主角,好像我就是那个爱着解意的苏有归。

“嗯,我爱她,爱的要死,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有一天自己突然死了,她就出现在我面前,凉风习习,秋叶飘落,她笑着站在美景之中,对我说先生,我来接你了,但我太太是个聪明的人,她猜到我会这么做,所以临死的时候,给我下了个紧箍咒,她说如果我敢自杀的话,她绝对不会见我。”苏有归说着说着,终于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心情,泪珠顺着眼尖划过脸庞,是种说不出的滋味。

的确,去世的人只是去世了,可活着的人呢?活着的人要经受比死亡更大的痛苦,要在痛苦中努力活着,尽管记忆清晰可见。

评论
作者

将生白发

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粉丝榜
  • 1 竹枝辞

    竹枝辞

    27508

  • 2 将进酒

    将进酒

    16198

  • 3 杨敬

    杨敬

    15460

  • 4

    守望

    9912

  • 5

    阿花_

    8378

  • 6

    小小花

    6756

  • 7

    小小新

    6234

  • 8

    月如鸿

    3658

  • 9

    大魔王

    3566

  • 10

    白清缘

    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