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的幻想乡 签约
虚假的幻想乡 已完结

作者: 楚云巧 更新:2019-09-14 字数:1550869 分类:异世幻想

标签: 末世、隐忍深沉

点击:0.4w 书评:60 吐槽:1 收藏:21

打赏:0 小米椒:57 金椒:0

什么是假?什么是真?什么是虚幻?什么是真实?真真假假,无从辨。虚假的世界里,唯有人心和情感最真。
全部展开
|
投喂金椒 投喂小米椒 打赏
阅读本章节

六百六十六:尾声

更新时间:2019-09-14 18:52:35
  • 大战过后,人族百废待兴,此时此刻正需要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把控人族的建设。
  • 换句话说,得赶紧选人皇的人选了。
  • 谈及这个话题,顶着内伤没有痊愈的白风谣一巴掌拍醒了持续处理文件三天不闭眼的儿子白琥,然后一脸嫌恶地说:“别再和我提什么人皇御座了。我现在深刻地体会到魂士还是拼命修炼比较好,做什么人皇?!”
  • 白琥也是个伤患,无奈人手不足,只好和父亲一同顶着伤势持续工作。这些天早已神志不清了,这一巴掌下去,更是乍醒一下又直接昏睡过去。
  • 白风谣终于体会到了人皇御座和权势权力都是空的,魂士还是以修行为重。故拒绝了成为二代人皇的提议。
  •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远在离魂城的牧叶只是一阵嘲讽。
  • “那家伙不过是看到将军大人和连浩然那两层天花板啊,不敢厚着脸皮坐上去而已!”
  • 这样的解释,反而得到了众多知情人士的认可。
  • 白风谣虽然有很多无奈,但也没有反对。
  • 事实上,有八阶的将军在前,又有谁敢去觊觎人皇御座呢?
  • 听闻这样的消息后,楚萱缘也很无奈。
  • 她对人皇御座也是毫无兴趣的。更何况她还要一直守在边城,又怎么可能去当人皇呢?
  • 既然将军不能当,那就只能找另一个人了。
  • 比起将军的八阶修为,这个人以一己之力打败了深渊角王的战绩更加璀璨夺目。
  • 只是考虑到他的出身,又有些令人犹豫。
  • 毕竟那可是幻想乡的遗民,虽然为了理想乡他拼了一条老命,但谁也不敢第一个提出让他去当二代人皇。
  • 但人皇御座终归不可以空着,于是,现存的七阶魂士们终于在某一天一起聚集在了尚在装修的将军府里,找楚萱缘商量。
  • 自最终试炼已经过去一个月多了,虽然善后工作很复杂,但也慢慢地上了轨道。
  • 白风谣也不用忙到废寝忘食的地步了。
  • 此时众人聚集一块,围着楚萱缘,希望她能给个方案。
  • 这是大战之后第一次七阶魂士们汇聚一堂。
  • 白风谣,何紫兰,牧叶,楚音涯四人围着楚萱缘,说明情况后,正等她拿主意。
  • 楚萱缘环顾一圈,淡淡道:“人皇之位理当由人族最强魂士来担当。我自忖实力不足以打败深渊角王,但连浩然凭一己之力……也算一己之力吧,打败了深渊角王。若是生死战,我打不过他。所以他来做人皇,很合理。”
  • “问题在于,我们调查过魂士们的意向,他们虽然对连浩然的实力很有信心,可是他毕竟是……”
  • 楚萱缘看向白风谣,道:“出身不是问题。连浩然虽然口口声声说他是连浩然,可是我们都明白,融合了白巫宸之后的他,对理想乡的感情是复杂的。他可能会无视理想乡的危难,但主动破坏理想乡的可能性很低。”
  • “好吧。我也是这么以为的。那将军大人的意思,就是要……”
  • 楚萱缘点头,“走吧。一起去找连浩然,就算是用逼的,也要让他接任下一代人皇。”
  • 白风谣见楚萱缘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不禁感叹道:“将军大人不愧是将军大人,就算看上去更年幼了些,却依然霸气十足呢。”
  • “你这家伙,不会是对小女生有想法吧?我警告你啊白风谣——”
  • 白风谣急忙举起双手,道:“楚将军别冤枉人啊,我可没那么龌龊。”
  • “哼,谁知道你。总之,你最好眼睛放干净点,否则我砍了你!”
  • 白风谣一脸无奈地看向另外两人,但牧叶还盯着御剑术的法门琢磨,而何紫兰根本没有理会。
  • “哎,想不到我白风谣也会有孤立无援的一天,话又说回来,男性的七阶魂士未免太少了一点……不行,得赶紧找连浩然平衡一下这里的性别差。”
  • 众人说着,便出发去寻连浩然。
  • 此时的连浩然,正在白帝城的一角将剩余的幻想乡魂力全数灌注到新生白塔的基底里。
  • 就算只是剩余的魂力片麟,一个世界的总量总是不少的。
  • 连浩然借着这股魂力重新构筑白塔的基底,打算重新建造一座白塔,让白塔成为理想乡的另一面盾牌。
  • 当魂力全部注入进去后,连浩然才终于收功。
  • 看着新白塔的基底已经趋于完美后,连浩然满意地点点头,心想,剩下的就只是重新建成一座塔就足够了。
  • 新的白塔连浩然打算让人建成一个修炼场,供给魂士修练专用。
  • 思及此处,连浩然忽然感应到那几个人正在接近。
  • 于是连浩然走到一旁的桌椅边,倒了杯水,耐心地等客人上门。
  • 楚萱缘率先落到地上,随后四人也陆续抵达。
  • 连浩然好奇地问道:“你们几个怎么一起过来了?找我有事?”
  • 楚萱缘开门见山:“我们来请你去当第二代的人皇。”
  • “我拒绝。”连浩然很直接地说。
  • “没有拒绝权。现在只有你最合适。”
  • “我答应白巫宸的是成为人族的守护者,而不是去做人皇。请你们另请高明吧。”
  • 连浩然放下水杯,没有再谈下去的打算。
  • “为什么?”
  • 楚萱缘挡在连浩然的去路,直勾勾地盯着他。
  • “因为我是连浩然。我是幻想乡的魂士。我不会迁怒于理想乡,但也不想做什么人皇。”
  • 连浩然的答案并不能说服楚萱缘,她上前一步,抓住连浩然的手,道:“既然你要守护理想乡,成为人皇能够让你更好地守护这块土地。你不可否认吧?”
  • “……那又如何?”
  • “既然你口口声声地说,你保护理想乡,是为了白巫宸的遗愿。那你这样敷衍了事,就是你连浩然的风格?”
  • “……”
  • 连浩然无言以对地看着楚萱缘,那漆黑的眸子中似乎永远不会出现迷茫。
  • 委实说,连浩然很迷茫。
  • 赤梧桐已死,一直催动着连浩然行动起来保护理想乡的危机也已经结束,连浩然现在真的有些迷茫。
  • 他还要做什么?
  • 他连浩然还要做些什么才好呢?
  • 现在的连浩然,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失去了生活目标的一条咸鱼。
  • 除了日常工作以外,就只有混吃等死。
  • 纵然他战力无双,也不能让他变得和她一样,永远都那么坚定。
  • “我会以我的方式好好实现白巫宸的遗愿。但扭曲我的意志是不可能的。再者说,你的修为比我高,你来当人皇,我替你坐镇边城不就皆大欢喜?”
  • “对哦!”
  • 白风谣刚叫出来,便被楚音涯一脚踩了脚面。
  • 楚萱缘冷冷地看着连浩然,道:“我不会离开边城的,那也是白巫宸的遗愿。”
  • “……既然如此,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坚持,我们本来谁也说服不了谁。”
  • “连浩然……”
  • “新白塔的基底已经完成了,等这里再建起一座白塔后,让陈戈负责完善边角的法阵吧。再见。”
  • “你要去哪里?”
  • “回边城。我说了,我会作为人族的守护者继续保护人族……人皇你还是找找别人吧。”
  • 说罢,连浩然便消失在原地。
  • 楚萱缘抬起头,望向那道灵魂波动离去的方向,身后拳头握得死死的。
  • 聪慧如楚萱缘,自然也看得出来连浩然此时的状态很不好。
  • 失去了目标,没有了行动动力……而且那落寞的眼神,熟悉到楚萱缘感到心痛的程度。
  • 这样的魂士就算修为战力足够强大,此生恐怕也没有办法再寸进半分修为了。
  • 楚萱缘自己已经是八阶,她也能感应到一切正如白巫宸当年所说,她楚萱缘恐怕即将命不久矣。
  • 虽然应该还能活个几十上百年,但这么短的时间,人族能否强大到应对一个月前的局面还不一定呢。
  • 所以,楚萱缘希望能够像白巫宸那样,找到一个可以托付一切的魂士。
  • 原本,楚萱缘相中了连浩然。
  • 可现在连浩然整个人就像失去了中心轴一样,浑浑噩噩的,根本不堪大用!
  • 不行,必须再找他聊一聊……
  • 楚萱缘心中有所决断后,再出发去找连浩然,便是一周以后的事情了。
  • ……
  • ……
  • 一周之后,连浩然在家中打坐。
  • 他连浩然好歹也是七阶魂士,虽然没有什么正经工作,但依然得到了一间小房子。从此便从将军府里搬出来了。
  • 房子是黑暗军团分配的,据说这附近所有房屋都是黑暗军团的家属在使用,连浩然搬进来的当天,还有不少普通人偷偷窥探这边,像是把连浩然当作某种珍稀动物了。
  • 楚萱缘身为将军,当然也是知道连浩然的家在哪里的。
  • 她处理完一些杂务后,便登门拜访。
  • 连浩然将楚萱缘迎进客厅,倒了杯水后,二人坐定。
  • “好了,找我有什么事么?”
  • 连浩然看似平淡的语气中,有一丝烦躁。
  • 楚萱缘心知那是他现在心境紊乱的缘故。
  • 失去了目标的魂士,总是会这样烦躁的。
  • 楚萱缘也不急着说人皇的事情,只是说:“我想你和我一起去个地方。”
  • “什么地方?”
  • “这你不要问,去了就知道了。”
  • “你还是先说吧。不然你把我带火坑里,我还得往里面跳不成?”
  • “就算是火坑,你不是也不怕么?难道我亲自登门拜访邀请你去一个地方,就这么难?”
  • “……”
  • 连浩然还记得一周前的事情,心知楚萱缘必然不怀好意,但贸然拒绝也不太好。
  • “算了,去就去吧。”
  • “很好。”
  • 二人喝完水便出发。
  • 连浩然跟在楚萱缘身后慢悠悠地走着。
  • 楚萱缘也不着急,在前边悠哉游哉地带着路。
  • 二人走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抵达目的地。
  • 面前是一处湖泊……连浩然没想到边城内居然还有湖泊。
  • 楚萱缘道:“这里毕竟是异族混居的城市,一些异族人喜好水源,所以才有这么一个地方。”
  • “原来如此。那么,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 “带你来见一个人啊。”
  • 说罢,连浩然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人在靠近。
  • 他回过头来,只见一个穿着淡蓝色衣裙的异族女性正看着自己。
  • “……碧晗?”
  • 连浩然愣住了,此人不是白巫宸的母亲又能是谁?
  • 听连浩然呼唤自己的名字,碧晗神色微微一黯。
  • 白巫宸从不会直接喊自己的名字,出于人族的礼数,他从来都是喊自己“母亲”的。
  • 当碧晗听说白巫宸的事情时,还不相信。
  • 可是外面的人都在传说,人皇已死。
  • 碧晗还是找到了楚萱缘,并从楚萱缘那听到了最全面的说法。
  • 白巫宸是在正当的战斗中落败才消失的。
  • 连浩然继承了白巫宸的遗志,为了人族而战……
  • 知晓一切的碧晗,虽然一直都想见一见连浩然,但今天见到一面,又觉得无比的空虚。
  • “原来如此,想要让碧晗来劝说我么?楚萱缘,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天真了?我不会当人皇的。别再妄想了。”
  • “不是的……”
  • 碧晗终于开口说道:“我不是要你去当人皇,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 连浩然瞥了一眼碧晗,自觉没有什么话想说的,便没有理会。
  • 楚萱缘道:“人都来了,你难道还要走不成?目的地不是这里,如果你最终还是不打算成为人皇,那我也就会干脆地放弃……放弃你。”
  • 连浩然皱眉,总觉得楚萱缘话中有话,于是他直言道:“好。跟你走一趟又如何?”
  • 楚萱缘纵身跳入水中,连浩然也跟着追了过去,碧晗幽幽一叹,也随着一起下水。
  • 连浩然拨开下水时激起的水泡,定睛一看,只见水下竟是一片无限展开的水世界,其面积之大,几乎和边城相同了。
  • 楚萱缘挥了挥手,领着两人一同前往目的地。
  • 三人很快抵达目的地,连浩然缓缓停住身体,一眼望去,只见在水藻丛中,有一块墓碑立在其中。
  • 连浩然怔了一下,只见墓碑上镌刻着两行字。
  • 人族白巫宸。
  • 海渊族碧檀。
  • 在这块墓碑上写下了曾经一对神仙眷侣的名字。
  • 没有任何称谓,只有所属族群以及他们的名字而已。
  • 他们在这里,不再背负任何使命,只是作为一个个体,死后合葬一处,再也不分开。
  • 连浩然的脸色有些怪异。
  • 他看向楚萱缘,对她带他来这里感到疑惑不解。
  • 楚萱缘看向连浩然,道:“白巫宸,并不是一个真正合格的人皇。因为他在感情和人族之间,选择了感情。”
  • “可是,碧檀成全了白巫宸,替他成就了人皇的伟业……那两个人的故事,在你心中,恐怕已经翻来覆去好多遍了吧?”
  • “那又如何?”
  • 海渊族的背叛,人族的愤怒和仇恨,逼迫着人皇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子。
  • 连浩然对这个故事再熟悉不过了。
  • 因为那也是“他”的故事。
  • 楚萱缘道:“你觉得白巫宸错了吗?”
  • “这种事情,哪来的对错……你到底想和我说什么?”
  • “你总说你是连浩然,不是白巫宸。但你不可否认的是,你的确深受白巫宸的影响,对不对?”
  • “所以呢?”
  • “白巫宸一辈子都在为了人族而战,他的不甘和遗憾在五百年前,被我继承了。”
  •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将成为人族的守护者,耗尽一生保护人族。但现在我已经没有这个可能性了。”
  • 连浩然皱起眉头,等待楚萱缘的下一句话。
  • “我已经是八阶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死,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继续保护人族。”
  • “……我已经在这么做了。”
  • “还不够。”
  • 楚萱缘直直地看着连浩然,道:“你还可以做得更多,还能做得更好。半吊子的帮助我不需要。如果你不能满足我的期望,那你对我还有什么用!?”
  • “你这话听着可真不像是来说服别人的。你想刺激我么?”
  • “我只是把话都掰碎了说给你听。虚伪的社交辞令在这里就不用再说了。我的目标一直很明确,连浩然,请你留在我身边帮助我吧。”
  • “……我非得去当人皇,你才开心?”
  • “不当人皇也没关系。”
  • 楚萱缘的话令连浩然感到惊讶,随即又听楚萱缘说:“就算现在的你当了人皇,也没有意义。我所期望的,是那个在面对最终试炼时,不论如何都不放弃,会义无反顾地向前冲刺的魂士!若没有这种气概,当初的你又怎么可能打败深渊角王?”
  • 连浩然皱紧眉头,有些烦躁地说:“那你倒是说说,我应该怎么做?你要我怎么做!?你告诉我啊,永远不会迷惘的将军大人!请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才好?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啊!”
  • 楚萱缘不语,连浩然咬着牙,说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吗?一句诺言一句承诺,就能让你耗费五百年不忘初心!我办不到!我什么都没了,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恩师,我的爱人,全都没有了。就连故乡都没有了。你以为我很厉害么?我只是一个失败者而已。到头来,对我而言真正重要的东西我一个都没能保护下来……我只是一个失败者而已。”
  • “你以为我放开离合是真为了他好吗?不!我只是承受不住又一次失败了而已。离合是我最后的寄托,可如果在我的保护下他依然出了意外呢?我不敢想象……我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画面……所以我让离合走了,离得我远远的,嘴上说的是希望保护他让他远离纷争,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是不想看见他!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寄托所以我才不敢和他相处!我怕他在我手里出了什么意外,我怕我保护不了他……所以我放开了他,这样一来,就算离合发生了什么意外,我都不会因此受伤……是的,你听的没错!我只是一个懦弱胆小的失败者而已!你到底对一个失败者有什么奇怪的期望啊?”
  • 连连怒吼,消失在水流中。
  • 碧晗忧伤地看着连浩然,仿佛看见了那个孩子。
  • 曾几何时,那孩子不也像现在一样,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和失败发疯发狂?
  • 若没有碧檀,白巫宸恐怕早就已经垮了。
  • 因为碧檀,白巫宸才能在疯狂中支撑住自己。
  • 所以,楚萱缘知道应该怎么帮助连浩然。
  • “我可以告诉你怎么做,就怕你做不到!”
  • “你说啊?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我做不到?做不到我就去死好了。反正对我而言,生死还有什么区别?”
  • “娶我啊。”
  • “好……啊!?!”
  • 连浩然趁势蹦出一个“好”字,随后就偃旗息鼓了。
  • 他呆呆地看着楚萱缘,半天没说一个字。
  • 楚萱缘倒是坦坦荡荡,她淡淡道:“简单,娶我,你就可以做得更好。”
  • “……稍等一下,你让我捋捋。”
  • 连浩然迅速冷静下来,开动脑筋思考。
  • 虽然连浩然和花开的婚姻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但他曾在万世轮回中不止一次体验过婚姻。
  • 他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白,所以连浩然才感到疑惑。
  • 婚姻和我有什么关系?
  • “我说了,就怕你办不到。”
  • “不,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而是我搞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 “你忘了白巫宸当年遇到碧檀以前,是什么鬼样子么?”
  • “……”
  • 连浩然当然没忘,所以他才说不出话来。
  • 他终于明白楚萱缘的意思。
  • 和连浩然类似的白巫宸,因为和碧檀的结合而逐渐找回了自我,最终成就了人皇伟业。
  • 而楚萱缘也是知情人,她打算东施效颦,仿照白巫宸的经历让连浩然振作。
  • “你在搞笑吗?这种事情也能拿来效仿?”
  • “我觉得成功率很高,可以一试。失败了我没损失,成功了,人族后继有人,多好的算盘啊。”
  • “你把成败输赢算这么清楚,让我感觉很复杂。”
  • “为什么?”
  • 连浩然扶额,喃喃道:“为什么?这还用问么?婚姻这东西难道是可以用输赢得失来计算的吗?”
  • “为什么不可以?白巫宸和碧檀最初可是种族联姻,也是建立在计算上的。”
  • “哇哦,所以你连这个部分也要效仿啊?你傻啊!”
  • 连浩然仰天长叹,他以前怎么没觉得楚萱缘原来是个这么搞笑的角色?
  • “而且你还说自己没损失嘞,你难道会接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
  • “的确,我现在谈不上喜欢你。但感情是可以磨合的。如果你不是很在意我的年纪的话。”
  • “您还记得您贵庚啊!老太太别这么调皮好不好?”
  • “反正我已经提出建议了,有一项成功例子在前,我觉得可以一试。你自己刚才不是吹嘘说什么都能办到吗?办不到就去死是吧?那你现在是娶还是不娶?”
  • 连浩然彻底呆住了,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前这个女人了。
  • 万世轮回里也没见过这种女人啊,哪有赶鸭子上架逼着男人结婚的?
  • 连浩然捂着脑袋,心想不如自杀谢罪算了,正好白巫宸的墓就在旁边。那也算自己的墓了。
  • 碧晗忽然轻笑出声。
  • 连浩然困惑地看向她。
  •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们两个,或许正合适呢。楚萱缘一辈子也没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就算是在我们族里,五百多岁还没有对象的也是很少见的呢。连浩然……不谈别的,你说过你是幻想乡的魂士对么?那么,和理想乡的魂士结婚生子落户,你不就变成理想乡的魂士了吗?既然是理想乡的魂士,那你会为了这个理想乡,成为人皇吗?”
  • “哇~你这思维的转向也太生猛了一点吧……我和理想乡的魂士结婚……我会变成……我是……”
  • 连浩然依然有些迟疑。
  • 他其实已经明白了两个女人的意思。
  • 和楚萱缘在一起的话,别的不说,时间一久,连浩然纵然铁石心肠,也迟早会把楚萱缘视作珍视之人。
  • 换言之,连浩然前脚好不容易放开了离合,后脚又会得到一个楚萱缘。
  • 楚萱缘正是希望借着这样的契机,引发连浩然的动力。
  • 可是连浩然就是因为害怕自己保护不了珍视之人,才如此颓废痛苦的。
  • 果然,还是不行。
  • 连浩然抬起头,正要给出答复时,楚萱缘突然上前,看着连浩然道:“在你给出会让我失望的答案以前,我先说一句——我可是楚萱缘!人族第二魂士主动求婚——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没有?”
  • 楚萱缘……人族第二?
  • 连浩然顿时醍醐灌顶,继而又感到可笑非常。
  • 他忍不住笑出了声,直到笑弯了腰。
  • 有多久,不曾如此笑过了?
  • 碧晗微笑着看着连浩然,心知事情已经成了。
  • 白巫宸和碧檀,是单方面的保护和单方面的扶持关系,那两人最终还是难成正果。
  • 可是楚萱缘和连浩然不同。
  • 人族最强和第二强的结合,必然不可能是单方面的保护或是扶持,他们两人势必会成为相互守护彼此的最般配的夫妻。
  • 楚萱缘一句话点通了连浩然……虽然不至于一下子就爱上这个女人,但连浩然依然点头答应了。
  • 虽然婚姻的起点基于计算,但正如楚萱缘所言,感情是可以磨合的。
  • 对于两个修为高深的魂士而言,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他们不需要盛大的婚礼,也不需要什么人的祝福。
  • 只需要一个见证,还有彼此内心的认同即可。
  • 他们可是魂士,随心而动才是最重要的。
  • 一个约定,一份承诺,能够将两个当世最强大的魂士牢牢地绑在一起。
评论
  • 十三喆 LV3 热评

    《都市最强阴阳先生》来访,希望大大回访哦⊙∀⊙!
    2019-06-22 16:50:23

  • 伴路时年 LV3 热评

    作者写的很不错呢,已阅,除此之外,时年我携拙作《一剑斩天地》来访 本书玄幻为主,重生为辅,有一些情感剧情,日更三千,详细信息请见作品页面,欢迎阅读哦! 如果打扰了可以删评喜欢请支持本书!
    2019-04-11 20:53:02

  • 御风丶图南 LV3 热评

    御风携《茅山上清道》前来捧场,祝大大早日成神~
    2019-01-01 16:58:53

  • 风靡流觞 LV2

    大大可以撩你吗,我喜欢你的书,更想了解你,所以呢可以给我一个叫叩叩的佐料伴着吃吗?如果不可以,我的心好痛,错失了拥有大大的机会。
    2019-09-04 17:25:50

  • 洛笔烟云 LV3

    封面是狗子啊
    2019-07-31 18:06:56

  • 无凭 LV2

    幻♂想♂乡
    2019-07-29 18:01:49

  • 赤龙耀昂 LV2

    鄙人携《来自天国的镇魂曲》来访,作者加油
    2019-07-23 20:01:23

  • 累了,我背你 LV3

    免费小说多更新一点,反正都这么多字数了
    2019-06-22 23:40:40

  • 公子不离 LV2

    狗子
    2019-06-19 08:26:12

  • 雨小了 LV3

    无………哈哈哈!
    2019-06-18 23:29:41

  • 解忧公子 LV2

    很不错,在下携《余后生涯皆是你》前来拜访互相学习,还请多多指教叨扰了。
    2019-05-11 20:29:22

  • 逍遥東 LV3

    作者文笔不错,已阅读,除此之外还想在,大大这里推下我写的玄幻作品,《王者大陆之王者系统》,希望作者大大抽出一点时间看看。 在些打扰了。
    2019-05-09 21:13:00

  • 1
  • 2
  • 3
  • 4
  • 5
  • 6
前往
作者

楚云巧

还没有签名哦!

粉丝榜

    暂无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