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带我回家

书名: 以嚣张为名的无解青春啊! 作者: 三七夫人 字数:2637 更新时间:2019-06-16 19:13:30

高考之后林阆开始健身,绕着学校的操场一圈又一圈,一定要自己的身体失去知觉才罢休。
自己到底在发泄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偶尔地打开手机,没有沈煜的消息,他既觉得失望,却也获得了解脱。
和胡夫约了一起去东京参观沉浸式数码博物馆MORIBuildingDIGITALARTMUSEUM,数码公司teamLab打造的永久展览《无界》(Borderless)林阆已经关注很久了。
出发去东京的前一天,他仍旧绕着学校的塑胶跑道一圈又一圈,脑子空空,只是跑着,不间断地奔跑,停歇。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待在一中里了,去东京之后他就要直接出国去加拿大的多伦多读大学了。
也或许,是最后一次和沈煜待在同一个城市里,同一片天空之下了。他想。
他坐在足球场上呼呼地喘着气,黑色运动服勾勒出他标准的肌肉线条,在绿色草坪上格外显眼。
胡夫穿着白色印花休闲T恤衫和卡其色工装裤,戴着白色棒球帽,走近操场正坐着休息的林阆,他伸了伸懒腰叫道:“阆哥又在这里浪啊!”
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人,胡夫的回声经久不散。
“聒噪聒噪。”林阆笑道。
“阆哥这就嫌弃我了?”胡夫一下子扑向林阆,顺势抱在了他身上。
“腌臜泼才。”
“初中学的这点东西你攒了高中三年才拿出来用?”胡夫戏谑着往林阆身上一蹭,两人重心不稳倒在了草地上,林阆不偏不倚被胡夫压在了身下。
“起——来——”太阳有些刺眼,林阆眯着眼话还未没有说完,视线绕过面前的胡夫隐约发现操场入口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慌慌张张推开一脸嬉皮的胡夫,起身来看着那个熟悉的身影,那人已经转过身去往外走了。
林阆立马站起来往操场入口处跑去,跑到一半又突然停了下来,自嘲一笑,自己这样追赶,是打算以怎样的身份出现在那个人面前呢?背叛者?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见到沈煜。
本来以为自己能够自由操纵感情。
然而的然而,与沈煜有关的,他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沈煜的背影已经消失在操场的入口处,胡夫走上前来,一改往日的戏谑,一把搂住林阆的肩膀,正色道:“他是终章。”
林阆沉默不言,夏季的蝉鸣在周遭响起,将他们两人在这闷热的空气里围得水泄不通。
他站在操场正中间,身边是胡夫的脸,仿佛置身于一场从未存在的梦境里。
梦里他不能自由,梦里没有人给他自由。
林阆深呼吸,轻轻推开胡夫的手,“他不是终章,只是我们没能走到结尾。”
那天,他没有关注时间,跑到天色黑下去才罢休,胡夫坐在操场一旁一言不发地陪着他。
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操场,操场旁边是体育馆,再旁边是露天篮球场,他们经过篮球场时有人正半裸着上身打篮球。
隔得有些远,他们没有看清打球人的脸,胡夫想缓解缓解氛围,吹了一声口哨对着林阆笑道:“打球的那个身材不错啊!”
林阆正揉着肩膀在后面走,含含糊糊嗯了一声也没注意球场上的那个人。
“我来帮你揉!”胡夫大大咧咧扑上来。
林阆一躲,笑着催他道:“好好走路,别胡闹。”
他刚讲完,周遭突然响起“砰——”的一声,他们两人愣了神,往声源望去,砸在金属球杆上的篮球骨碌地在地上弹了几下便滚到打球人的脚边。
林阆瞪着双眼,“沈煜。”
汗水从沈煜的发梢滴落,落在墨绿色球场上,他踢开脚边的篮球,转过身走到旁边放着自己上衣的石凳边,独留林阆在他身后愣神站着。
他穿衣服的速度很慢,像是要等待什么。
直到林阆的脚步声渐渐走近,他才穿好上衣回头望向林阆。
“林阆,带我回家。”沈煜面色平静道。
林阆埋下头,“我要出国了。”
沈煜从容地重复道:“林阆,带我回家。”
“我说我要离开了,我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听清楚了吗?沈煜,我们没可能了!”
“我要你,带我回家。”
沈煜进门时很熟练地从鞋柜里取出一双灰色毛绒家居拖鞋,换下运动鞋,“家里还是只有你一个?”
“你明明知道这些,还要问我。”林阆嘟囔着走进厨房,打开冰箱取出两瓶菠萝啤摆在了茶几上。
“今天有球赛,你陪我看吧。”
林阆答非所问,“我们一人一瓶,喝完你就离开。”
“有我喜欢的勇士队。”
林阆扯着嘴干笑了一下,“沈煜,你是不是以为我还对你旧情未了?”
“你敢说你不是?”沈煜拉开菠萝啤的易拉罐拉环,平静地呡了一口啤酒。
“我……”林阆这才发现有些话终究说不出口,“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故事了。”
“如果没有故事,那你今天为什么要走近我?”
“失误。”
“我当时转过身去,就在想,只要你能够再向我迈出一步,一步就好,哪怕是半步,我也会回头。”
“我……不再喜欢你了,沈煜。”
沈煜仍旧面不改色,这样的冷静让林阆突然觉得自己从未看穿面前的这个人。
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自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他了,结果到最后放不开手的是自己,发现自己没有真正走进对方心里的,也是自己。
沈煜起身,换鞋离开,打开大门的一瞬又回过头来,“离胡夫远点。”
大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林阆蹲下身来捂住嘴,大口地喘着气,不想让眼泪决堤。
门关上了,沈煜站在门外,低下头。
路灯从树枝缝隙漏出来,映进楼道里,映在沈煜脚边的水泥地上,夜蝉鸣声孤寂,混杂着车辆来来往往的发动机轰轰声。
真是个嘈杂的夏日。沈煜想。
门关上了,该留下的不该留下的都不复存在了。他想,自己心里的这道门不会再被任何人开启。
机场的人山人海,林阆戴着墨镜挡住自己昨夜哭肿了的双眼。
胡夫百无聊赖地拨弄着手里的机票,广播里响起温柔的女声提醒乘客登机,他突然就兴奋起来,一把拉住林阆往检票口走。
林阆无奈地笑道:“你怕是个莽夫吧,这么猴急?”
“我不是莽夫,我是你丈夫!”胡夫又一把搂过林阆的肩膀。
“我无福消受!”
“不管你有福没福,是个受就行了。”胡夫耸耸肩说。
“你个钢铁直男什么时候还开这种玩笑了?”林阆哭笑不得地问道。
“早就被你同化了。”胡夫旋即又大笑,“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
他们坐的是头等舱,按胡夫的话说就是“再穷也不能穷面子”,林阆也只好摆摆手掏出自己的卡刷了两张头等舱的票。
胡夫一上飞机就开始打瞌睡,双眼迷离地一头靠在林阆肩上,“借下肩膀。”
“那你什么时候还?”
“现在就可以。”
“算了,放过你这个老赖。”
林阆笑了一下,等胡夫闭上了眼睛,他脸色旋即又僵起来。
沈煜怎么样了?昨天有安全到家吗?或者像以前一样一难受就钻进那家冷门的旧书店里?
他的掌心已经出汗了。
“林阆。”胡夫睁开眼,侧过头看见了林阆红肿的双眼。
“怎么没睡?是靠着我肩膀不舒服?太磕人了?”
“没有不舒服,反倒很舒服。”
“那就安心睡吧。”
“我问你个问题。”
“你说。”
“沈煜跟你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夫感受到林阆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林阆沉默半晌,说:“这是关于青春的最后一个秘密。”
所谓秘密,就是不能够说的事实。
所谓秘密,就是总有一个人知道,但这个人不是你。
林阆闭上眼,“睡吧。”
飞机起飞了,噪音掩盖住他不宁静的心绪,他想起沈煜坚定的眼神,想起沈煜那句“带我回家”。
三七夫人 说:成长就是在一次次的硝烟弥漫里,我看清了你嚣张背后的故事,因为所有的嚣张所有的狂妄,都是你最脆弱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