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残卷

书名: 忆独对 作者: 尹霁 字数:1421 更新时间:2019-09-02 23:35:04

子无敲着莫默齐的头说:“小混蛋,你不知道,在墓中的禁忌就是——不能乱碰东西吗?”
莫默齐摸了摸头说:“团长,我……我知道错了。”莫默齐看到子无气愤的面容,悄悄的碰了碰影祭的胳膊,用眼神适意着。因为他知道如果是影祭求情,子无一定会原谅他的。
“莫默齐也不是故意的,墓室中只有一个开关……其实这也不是最坏的结果。”影祭说道。
子无敲了一下莫默齐的头说:“既然影祭都替你求情了,这次就原谅你了,没有下一次。但还是要惩罚你,长个记性,回去打扫每位成员的房间。”
“什么?”
“怎么你不愿意?”
“愿意,当然愿意。”
灵颜怼了一下莫默齐说:“回去一定要认真打扫我的房间。”
“哼。”
洛尔对着祁玺说:“这是什么鬼地方?给个解释。”
“我说过当下的族人没有一个进入过墓中,我们也只能由残卷所引。这个解释你满意了吗?”
“哼!这就是你所谓的解释,同没解释有什么区别吗?如果我们洛氏死在这里你们承担的起吗?”洛伊说道。
易贤冷冷的对洛氏父子说:“如果在多说一句废话,你们永远都别想离开墓室。”
洛伊对着祁玺气愤的说:“这就是你们敌亚纳家族的家教?怎么说话的。”
“我应该提醒你这里是敌亚纳家族,注意你说话的语气。我们的家风再怎么不好也比某些姓氏的好。”祁玺说道。
听到这句话洛伊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这股怨恨埋藏在心里。
远古的记忆窝藏于悲乐。闻声于音,是岁月的折磨,因而流泪。四周传来幽幽弱弱的音乐,渐浅入深。悲纯的音符透露出悠长的记忆……
“听,音乐声。”神乐说道。
“好奇怪的音乐,你说是吧!影……”灵颜转过头看着影祭又说:“影祭,你……没事吧?”
“我?没事,怎么了?”
“你的眼泪……”
听到这句话后影祭摸了摸自己的眼泪说:“这是……我的眼泪?”
幻影蔷薇的成员都感到惊奇,因为这几年来这是第一次看到影祭流泪。就算受在重的伤影祭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然而这次却……
嗣翼奇怪的问:“你怎么了?影祭。”
“我也不知道,眼泪不知不觉中就下来了……音乐,这音乐仿佛有种魔力……好熟悉。”
突然音乐声消失在这疑问中。
易贤拿出手帕擦拭去影祭的眼泪说:“音乐似人心。”
“嗯,谢谢你易贤。”
一旁的谷风辰戳了戳灵颜小声的说:“这不,你的情敌出现了,你还视而不见吗?还是……”
“我说过,我只想默默守护。”
“唉!死脑筋。”谷风辰摇了摇头叹着气说道。
谷风辰想用自己的行动让灵颜觉醒,让他明白默默只会是离别的前奏,就像那时的他一样,他不想看到第二个自己……
“该死,我们不会永远的困在这鬼地方了吧?”洛尔说道。
“有进口自然有出口,可我们连进口都不知道,除了眼前这扇死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影祭说道。
子无说:“只要我们努力寻找,一定能破解这间密室。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起内讧,团结一心。”
“嗯,我们眼前的这条死门肯定不是唯一的答案,如残卷中所记载一定还有另一条路。这条路就在这间密室中。”祁玺说道。
洛尔甩着脸说:“哼!说的到好,如果找不到,我们就会永远待在这个鬼地方。”
“如果你是这么想的,就会如你所说,无须离开墓室。”影祭说道。
“小影影,我当然不是这么想的,我会努力找到密室的出口,相信我。”说着洛尔想摸影祭的头,可被易贤拦下。
“滚那边去。”易贤冷冷的说。
正当洛尔想出拳时被洛伊拦下,洛伊摇了摇头小声的说:“忍住。”
谷风辰对着灵颜说:“你的情敌可比你主动啊!”
灵颜咬了咬牙说:“这可不一定,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一定会尽力来保护影祭的。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
墓室的悬疑,奇妙的机关。隐藏着的是古人的智慧与隐藏着的真相……
尹霁 说:作者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