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清洁工先生

书名: 一个会空中劈叉的睿智甲板清洁工舰长 作者: 狡猾的真白 字数:2129 更新时间:2019-11-30 23:43:47

“唔,我在那?”
男人摸着坚硬的甲板从梦中醒来,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他捂着脑袋,明明那些画面就像在眼前重现,但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你是谁呀,你躺在甲板上干什么,以前没见过你诶,你是休伯利安新来的员工吗?”少女轻灵的声音从身边传来。
他回过头看着面前这个少女,女孩有着一头编织起来的纯白色双马尾长发,冰蓝色的眼睛充满着好奇,就像是两颗宝石一样散发这蓝色光泽吸引视线,橘红色的运动衫套在一件看起来像紧身衣的衣服上,没有拉拉链的她暴露出纤细的身材,那种青春活力的气息让男人有些呆滞。
“你...你好。”男人的表情有些傻愣愣的,显然他现在有些缓不过神来,被询问自己是谁的她想要努力回想起自己的名字回答,但是一回想自己的名字,男人脑袋就有些偏痛,他用力的拍了一下右侧的太阳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你干嘛啊!”少女被吓了一跳,抓住男人的右手阻止他的动作。
他看着被少女抓住的右手,惊讶了一下少女的速度,随后便反应过来自己可能吓到面前的少女了。
“啊...抱歉吓到你了,我只是,有些头痛。”男人看着少女一脸狐疑的眼神,这眼神他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种熟悉的感觉不由得让他更加头痛了几分。
‘这家伙不会有什么精神问题吧?’少女默默地吐槽了一句,但这话她肯定不会开口说出来,旋即扯开了话题避免面前这家伙再次发病。
“听说姬子阿姨今天就要退休了,今天要来一个新的舰长,你躺在这里不会是昨晚喝多了吧,快回去休息吧,万一被新舰长碰到可是会把你辞退的,你也知道称为圣芙蕾雅的员工有多难,你也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丢了工作吧?”
“你叫谁阿姨?”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少女的身后传出。
这时候男人才注意到远处有一个有着一头火红发色的女人从远处走来,女人的身材异常的火辣,她显然非常喜欢红色,不仅仅是头发,就连身上也穿着一件跟琪亚娜相似的深红色紧身衣,那硕大的胸部就像要把这件看起来就弹力十足的紧身衣要挤爆一样,男人默默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捕捉痕迹的移开目光,避免发生什么尴尬的小问题。
“啊,姬子阿...姬子少校!”少女侧过头,看着面前这红发女人的表情明显有些慌张。
“你才退休了。”女人佯怒的瞥了一眼少女。
“虽然我不再是休伯利安的舰长了,但是依然是你女武神必修课的老师,你的直属长官,明白了吗?”女人用力的敲了一下她的头顶,少女吃痛立刻捂住了脑袋,双眼都泛出淡淡的泪花。
这个一身红色的女人实在太吸引人了,除了淡黄色的眼瞳,她身上的每一部分都与红色有着关系,虽然看起来很严厉,但是眼中明显带有宠溺的光芒。
“姬子阿姨你实在太讨厌了,我明明都没有偷懒,我刚刚收到新舰长上任的通知才从女武神训练室出来的,你看我女武神作战服都没换下来,你不夸我勤奋竟然还体罚我,我再也不喜欢你了!”女孩把自己的运动外套敞开,让姬子看到她包裹在里面的白色作战服,苗条的身材落到了男人的眼中,让他的视线再度偏移几分。
被叫做姬子的女人抓住少女敞开的运动外套,瞥了一眼面前的男人后把少女运动服的拉链拉上。
“我还不知道你吗?你从入学开始就是我的学生,甚至毫不客气的说你的命都是我救的,我不知道别人还不知道你?你要是会勤奋就奇了怪了,况且我刚刚已经遇到过芽衣了,他问我有没有见过你,好不容易才把你拉进女武神训练室结果一溜烟你又没影了,我可不是芽衣,我才不会这么放纵你。”姬子捏住少女白皙的脸颊用力拽了拽。
“可恶的芽衣就会出卖我!”少女虽然吃痛,但是依然嘴硬道。
“你偷懒还有理了是吧,什么时候你能跟芽衣学学?你看看人家多刻苦,谁跟你一样天天就知道偷奸耍滑?”姬子手上的力气加重了几分,疼的少女发出“嘶嘶”的声音。
“我错了我错了姬子阿姨,我以后再也不撒谎骗你了!”
“那么,你是谁?”姬子并没有松开捏着琪亚娜脸颊的手,而是回过头质问男人。
“我...”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姬纸阿姨,他是西伯利安光来的漆洁工。”被捏住脸颊的少女开口为男人解了围。
“哦,是吗?”姬子的眼神中充满着狐疑,她看着男人的眼睛想要寻找答案,但男人并没有做出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C9001,这是圣芙蕾雅学园的内部胸卡,里面有由德丽莎学园长的武器【犹大的誓约】来进行直线绑定的芯片,除了学园长的亲自认证,即使是天命本部和逆熵也没法伪造,编号这么靠后...”姬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算了,好好工作吧,如果你迷了路可以从这里下去去找一个叫丽塔的家伙,她可能能在这一方面帮你。”姬子用手指了指面前的电梯,然后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分,男人的背后有些发凉,他本能的觉得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好了,今天是休伯利安新舰长来的第一天,我们还要去参加他的继任会议,琪亚娜,走了。”姬子松开了捏着少女脸颊的手反手拽住她外套的领子就要离开。
他张开嘴吗,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然后又默默地闭上了嘴,默默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嗯...再见。”他回过头,始终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他环视着四周,这似乎是在一艘船状的物体上,眺望远处去可以看到一片汪洋大海,他默默地往甲板的边缘走去。
“喂!清洁工先生,有空我会去找你玩的!”
男人回过头,看着远处琪亚娜开心的笑容,他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死神一样一直握着他的心脏,明明是那么美丽的笑容,那么的...痛苦。
狡猾的真白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