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欢]展销会场偶遇故人

书名: 不悟 作者: Ce浮桃 字数:3249 更新时间:2020-02-14 02:33:19

沈某人一路分花拂柳,终于来到了四清会正会场。
云河分两道,一道自西向东流,一道自北向南流。东西流向的河为地下河,从会场下方经过,而南北流向的为地上河,从会场上方经过。在场外看两条河流河道交叉,实则一上一下。云河虚空就是由此空间交错而来。
沈杏走过三重垂花门,又穿过了长长的水雾甬道,终于到了会场的东南大门。嵌着无数灵石的大门自动打开,便听得一阵熙攘叫卖的嘈杂声音。四清会盛景可见一斑。
沈某人刚迈出脚,便被迎面来的三个穿着红色道袍的灵修热情高涨的堵了个正门:
“噢,我亲爱的道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贵重物品能寄放,灵兽坐骑可代养。”其中一人快步上前拽住沈某人的双手,一张嘴开开合合,抑扬顿挫,唾沫横飞!
“啊,“沈杏被这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却也迅速整理好了神色,十分有礼貌,道,“谢谢啊我不需要。”
“道友道友,我们提供早点和外卖服务,一刻钟内送货上府,您一路颠簸劳累,要不要吃点什么?”另一人满脸堆笑,大跨步横叉过去,挡住沈杏的去路。
“不,不用了……”某人干笑两声,正欲侧身避开他们,却又被先一步挡住了路。
“东南为入口,西北为出口,正东正西有店铺,正南正北有比武。代步有云滴滴,要去哪里我送你。”
“不是,那个,那个我没钱……”
“没钱不要紧,您可以先赊着,会后我们再付款也行。您是要咖啡,茶,还是可口可乐?”
“我真的不……”
沈杏被他们拉拉拽拽,忍不住便捏了个瞬移的法咒,一下子把自己撇开老远,这才得了空能够仔细参观打量这会场。他自己东瞅西逛,到处打听,也算晓得了点名堂。
四清盛会共有三天,前两天办集市,后一天则是门派的人才招揽,而在此三天之内,比武场全天开放。
要说这集市,沈杏算是见识了。各位灵修占山为王,抢着摆摊卖东西。街旁有层层叠叠的店铺,街边有挤挤攘攘的地摊,而没有找到好位置的灵修,就会沿街叫卖。
四清盛会百年一届,不少修士会把灵宝珍品拿出来贩卖,并且比武场上还可以与人切磋,不仅有机会淘到珍宝,还能磨砺锻炼自家门派的小辈。所以,凡是门派前来,必定都是浩浩荡荡的。但因为来的灵修等级不同,功法不同,所以四清会上卖的东西种类繁多,品阶也大相不同。比如,盛会之上,有卖千年的灵药的,有卖万年冰泉的,又或者是无上法宝,防御玉衣等等。但相对的——
“瓜子花生烤鱼片啦,啤酒饮料矿泉水;烧鸡猪蹄八宝粥,板筋笋干茶叶蛋嘞——来不好意思,前面的把脚挪开了啊。”有个低阶灵修推着一辆小云车大声吆喝着费力的穿过拥挤的人群,沈杏见他不容易,自发让路,却被他反手揪个正着。
“小兄弟,看你的模样,应该是个刚入门不久的散修吧。”那小贩招呼打的挺热情,却突然语调一转,“哎我跟你说啊,我刚刚打垂花门进来的时候,门口那两个兄弟跟我说有大人物要来。大人物啊,你知道是谁吗?”
沈杏常年不问世事,一心顾着修行,修行之余还除个祟赚点零花,哪儿知道修灵界的什么大人物。沈杏诚实的摇摇头。
小贩一脸惊讶的表情,“嘿呀!他们没告诉你啊,是那位九黎君来了!”
“你知道九黎君是谁吗?”
他一手扶着云车在沈杏旁边站住脚,一手一把揽过他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样子,“我猜你就不知道!九黎君啊,那可是修灵界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人物!九黎君的圣兽坐骑,威风凛凛;九黎君的乾坤锦囊,包罗万象;九黎君的青衫布衣,傲岸高洁。”
沈杏的想起了他的死沉的熊猫和打了好几片补丁的黄布口袋,实在没脸称此盛赞,遂用袖子盖住了脸:“啊……是……”
是我太寒酸还是他们太能脑补哈哈哈……沈某人在心底的阴测测的笑。
“那你知道九黎君为什么修为境界那么高吗?”突然,画风又变了,小贩把手围拢在他耳边,悄悄的说道。
“为什么?”
“实不相瞒,都说九黎君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我却是有幸见过一次的。”小贩用手背往沈杏胸脯上一拍,冲他挑眉,“那次我上山,本来想找个灵气充裕的洞府闭关来着。我好不容易才找着一个,于是我用神识这么一探。嚯!好家伙!有个修为深不可测的隐士在里头闭关呐!于是我就在洞门口守着,就想看看里头到底是谁。从天黑到天亮,整整一个月过去了,那里头的人才出来。我遥遥一看。我去,那是九黎君啊!如假包换的九黎君,我都看到正脸了!”
小贩咋咋呼呼的语气,把沈杏唬的一愣一愣的。
我闭关一般都是七七四十九天,而且……沈杏疑惑的盯着他——他发誓,真的没见过这个人。
小贩不明就里,肯定的点点头。
沈杏:“……”
小贩:“九黎君走了之后,我就进了那个洞。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就在九黎君曾经闭关的地方,长满了木灵芝!那木灵芝,啧啧啧,品质上乘没法儿说。”
沈杏:“……”
我觉得我闭关再怎么无聊也不会长蘑菇。
小贩:“然后我就把那些木灵芝全都摘了下来,可小心了,生怕碰坏丁点儿,咦呀呀。”
“那个,不好意思……”沈杏小声打断他,冷不防被他塞了一嘴的灵芝干,还是那种用防水灵料包裹严实的酸辣味泡灵芝。
“……”沈杏无语,这年头的推销,躲都躲不过。
那灵修小贩用手扒拉着云车里的小零食,又捡出一包泡灵芝递给他,“今天要不是遇见了你,若是换了别人,我还不想跟他说这事儿呢?”
小贩:“怎么样,九黎君的神奇秘诀之灵芝咒是我们的老品牌,好口碑,益气滋补又养颜。一袋只要三灵果,从此疾病远离我。良心价,不能低了,小本生意理解理解,千万别说哥哥我欺负新来的啊。”
沈杏真想放熊猫出来吓死对面那只眉飞色舞的小灵修。
繁华盛会,熙熙攘攘,有各路门派的弟子穿着不同的服饰在街上嬉戏打闹,也有散修衣袍翩翩往来其间。不知是谁狠狠的撞上了沈杏的胳膊,怀里之物尽数洒落——都是刚才买的劳什子灵芝干。
沈杏微微皱了皱眉,一撩衣袍蹲了下去,飞快抖开布包,想要赶紧把落了一地的灵芝干收拢包好。人来人往的,若不快些捡,之后便很难找到了。
洗的发白的宽大衣袍柔柔的垂落在地,沈杏一个人蹲在地上安静的收拾着。等拾掇完之后,他把布包往肩上一扔,自己拍拍衣服站了起来。
一阵风淡淡的吹过,其间似有银杏清香。沈杏抬起头,看见一个身影逆着光,静静的站在他的前面,紧抿着唇不说话。那人身着华服,身量高挑,是个青年的模样。
沈杏眨了眨眼,只觉莫名。他冲着对方礼貌的笑了笑,然后径直走过去。正在即将擦肩而过之时,那名清秀的青年终于开了口:
“在下容昆,容承嗣。韵澄先生,好久不见。”声音些微沙哑哽咽。
沈杏当场愣住了。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好半响,沈杏才回过神来,不知该作何动作。
当年,是自己先发下的誓,承诺要把那孩子好好抚养长大。之后却也是他,不做任何解释不告而别,留下那孩子一个人无依无靠孤苦伶仃。
沈杏自觉羞愧,恨不能跳入云河中以身祭水。他感觉的到容昆眼神里的复杂,和小时候一样欲言又止。
良久,沈杏收拾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冲着那个已经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孩子,道:“刚买的灵芝干,小昆有兴趣尝尝吗?”
他却不知,自己落入别人眼中的样子,满是寂寞。
依旧是讨好的、哄小孩子的句子,沈杏却说的晦涩生硬。
“先生喜欢就好。”耳边,传来容昆轻飘飘的回应,不辨喜乐。
两人走在街上,容昆在前,沈杏在后。容昆一身华贵的红纹白袍,滚金封边,遗世独立,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
千年不见,容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他身后羞怯的少年。
三月,气温回暖,但云河虚空的风依旧带着七分冷意。河谷上覆着终年不化的雪。有风自河谷侵袭而来,吹到了会场上,吹的沈杏一个机灵。
容昆微微侧身,背对着风吹来的方向,挡在沈杏的前面。
“我记得先生是为了我才开始修灵的。”青年薄唇微启,声音飘渺,“但是,先生并不喜欢玄门之术。如非所需,先生不会用法术,也不会布阵画符。”
沈杏低着头,被笼罩在容昆的身形之中,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
“先生做事从不依赖法术,尽量亲力亲为。”
沈杏莫名。
却听见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自上方传来,仿佛是等待睡莲花开的平静心境:“小时候先生把我搂在怀里,为我挡风遮雨。故人久别重逢,怎么先生见了我,却点都不快乐?”
沈杏抬头,迎上的是一幅冰雪消融的温暖眉眼,清澈明净。
“酝澄先生避世千年,让我好找。今在此相逢,应天时,得地利,学生斗胆邀战,以助雅兴。烦请先生,不吝赐教。”对面那人温润如玉,语气也不是刚才那番生疏。他知道,那孩子已经不闹脾气了。
还是长大了啊……
Ce浮桃 说:作者什么都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