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调戏一次

书名: 徒儿,为师这厢无礼了 作者: 木四爷 字数:3299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5:11

寻楼坐到古亭的木沿上,弯腰将手伸进水里,任由水流挤过指缝,红袍下摆也浮在水面上,直到完全被浸进水里。
玩了一会儿水,寻楼重新直起腰倚靠在背后的圆木上,目光转向无衍那边,正好对上他的目光。
无衍不着痕迹地垂下眼帘,手指捻起书页翻到了下一篇。
风轻轻吹,一切愈显宁静美好。
“无衍。”寻楼弯起嘴角,轻声唤了一声。
无衍眼睑微抬,看见寻楼双手枕在脑后,神情惬意地闭着眸子,俊美的脸庞完全袒露在阳光里。
“嗯。”无衍眉眼微弯,藏在书里的手指轻轻一动。
“没事儿,我就是随便叫一下。”寻楼笑得愈加灿烂,纤长的睫毛在空气里轻轻颤动。
……
夜色渐渐爬山无梦台,白天的燥意褪去了大半。
“寻楼!寻楼!”弄影人还没进到大殿,声音已经传了进来。
正在喝茶闲聊的寻楼几人抬眼看去,弄影已经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弄影上神。”阿战恭敬地行了个礼。
弄影呼了口气,大剌剌地坐到寻楼身边,阿战走过来给他倒了杯茶。
“这茶是在青梧那儿拿的吧。”弄影抿了一口,看着寻楼道。
寻楼点点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弄影朝寻楼翻了个白眼,道:“明日不是你……多少岁的生辰么?“
“哦!“寻楼先是一愣,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侧目看了一眼无衍。
他明明几月前还记着的,只是最近一直在想无衍,便将这事儿给忘记了。
“这每年的生辰你惯来不是记得最清楚吗?这次怎的忘记了。“弄影睨了眼寻楼,然后又笑嘻嘻地看向雅苑,道:”雅苑肯定没有忘记吧?“
雅苑嘴角微弯,笑道:“自然没忘。“
“怎么没看见容与,你们俩不是向来一起行动么?“寻楼看向弄影疑声问道。
“容与去蓬莱看望他师叔,可能还要耽误几日才能回来,他托我跟你说一声。“弄影解释道。
“他师叔身体可还好?”雅苑笑着问道。
“还不错吧……”
几人一直聊到半夜才回了寝殿,寻楼和无衍的寝殿挨在一起。
“无衍。”寻楼偏头看向旁边还没进殿的无衍。
无衍看过去,便听见寻楼笑道:“明日跟我一起过吧。”
“……”无衍眼皮微抬,正欲说话。
寻楼心里咯噔一下,也不管无衍要说什么,连忙道:“上次说好了的,明日我们一起过生辰!”
说罢,便连忙关上门进了大殿。
“哈。”寻楼呼了口气,脸上缓缓显出一个笑来,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他要感谢弄影提醒,因为刚刚他想到了一个计策。
以往每年生辰,寻楼即便一杯倒,也会将酒喝个尽兴。
他忽然就想到上次在思棠的婚宴上,醉酒后调戏了无衍,而无衍也因为他喝醉了的缘故并没有生气。
所以,他决定——再调戏一次无衍……
翌日。
青梧也早早来到无梦台,给寻楼带了几饼新茶,既可泡茶,也可燃香。
雅苑起得早,煮了一锅面,声称是长寿面,人间就是这般过生辰。
“雅苑,好厨艺啊,又吃到你做的饭了,好怀念。”弄影毫不吝惜地夸赞道,转而挤眉弄眼地对寻楼咧嘴笑了笑。
寻楼面上笑着,心里却想给弄影一拳。
“容与的厨艺也很好啊。”雅苑看了一眼寻楼,笑道。
弄影吃完后擦了擦嘴,道:“他的厨艺确实不错,哈哈。”
“无衍,吃肉。”寻楼挑了一块儿肉放到无衍碗里。
雅苑抬眸正好看见这一幕,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
“咳!”弄影站到众人中间,咳了一声,示意他们看向自己。
寻楼掀起眼皮,分了点注意到弄影身上。
“今天不是寻楼和无衍的生辰么?所以我要送给二位的礼物是……”弄影故作神秘地展开双手。
寻楼挑了挑眉,笑道:“你莫要再拿容与的那份充数哈。”
“哼,我这次是真的准备了。”弄影冷哼一声,双手运起一股耀眼的金色灵气,默念了一句口诀,然后手指往地上一指。
一只通身雪白的灵猫现于地上,湛蓝的眼眸干净纯澈,没有半点杂质。
“嘿。”寻楼眼前一亮,上前将灵猫抱起。
“是不是不负众望,我这可是极品灵猫,颇通人性,要不是你我二人交情深,我才不舍得送人呢。”弄影斜睨着寻楼道。
“这猫看着确实引人喜爱。”雅苑笑着摸了摸灵猫的头。
“你收藏的不都是些长相奇特的丑兽么?”寻楼笑着逗了逗灵猫,却见灵猫颇为冷漠,只懒懒地看了一眼他,便垂下了眼皮。
“你们看,这灵猫和无衍真像。”寻楼笑出了声,将灵猫往无衍身边凑。
“这猫脾性确实高傲,平日里都不搭理人。”弄影抱臂说道,这也是他忍痛割爱将它送给寻楼的一个原因。
“无衍,你抱抱它。”寻楼不管无衍答不答应,笑着将灵猫往无衍怀里送。
“我……”无衍微微蹙眉,只得接过灵猫。
却不想这灵猫一进无衍怀里,便睁圆了眼睛,头抵着他的胸膛轻蹭,软软糯糯地喵了一声,那里有半分冷淡。
“嘿,这猫竟还是个登徒子!”寻楼不爽了,别扭地抱回了灵猫。
“你想什么呢?我这灵猫是公……的。”弄影神色不太自然地垂了垂眼,然后又揶揄道:“寻楼,这就是你人品不行。”
“这猫……可有名字?”寻楼瞪着眼点了点灵猫的额头。
弄影摇了摇头,道:“既然是你和无衍的,自然是你们取名喽。”
“那就叫丑丑。”寻楼眼尾微转,心道叫你这个小家伙耍流氓。
“……”众人皆无语地看向寻楼。
寻楼期待许久的夜幕终于降临,无梦偏殿内传来一阵爆笑声。
“寻楼,我现在都害怕跟你喝酒了。”弄影和青梧碰了碰杯,大大咧咧地笑道。
“切。”寻楼颇不在意地看了一眼酒桌上放肆喝酒的弄影和青梧。
酒量好的还体会不到他酒量差的乐趣呢?喝醉了就可以随心所欲……寻楼不自觉地笑出了声,听着还有些奸诈。
“寻楼,什么事情这么高兴啊。”雅苑笑着问道。
“啊?没什么,没什么。”寻楼弯着嘴角摆了摆手,轻轻抿了一口酒,但只是含着,并未咽下。
无衍清冷的目光扫过寻楼的酒杯,然后仰头饮尽了自己杯中的酒。
“上次生辰,寻楼喝醉酒后竟然硬要扒下青梧的道袍!哈哈哈……”弄影眸子染上一层薄雾,少年气的脸上带着些红晕。
寻楼听见这话,差点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一脚踢到弄影的腿上。
这厮简直就是在无衍面前毁他形象,上次扒青梧的衣服分明是想让他试试不穿道袍会如何嘛……
寻楼私藏的好酒被喝去了大半,即便是再好酒量的人都有了几分醉意。
对于醉酒这件事情,寻楼颇有心得,因此尽管他滴酒未进肚中,但是神态却比真的醉了还要像上几分。
众人都已尽兴,特别是弄影早已经喝傻,大着舌头拽着来扶他回房休息的少年道:“容与啊,你……你回来啦?”
寻楼摇摇晃晃地回了寝殿,阿战前脚刚一离开,寻楼便睁开了清明的眸子,里面分明没有半点醉意。
这便是他的计划,假装喝醉了,然后跑到无衍的寝殿去。
最好能再亲一下,再不济抱一下也是可以的……寻楼越想越激动,眉眼弯弯满是笑意。
“无衍,别做我徒儿了。”寻楼想象着无衍就在面前,勾着眼尾眯眼笑着,“做我男人……靠,有病。”
寻楼浑身一哆嗦,走到门口悄悄探出脑袋朝外看去,外面空无一人。
“无衍,为师来了……”寻楼压抑不住地一阵兴奋,轻手轻脚地朝旁边走去。
他站在无衍寝殿外轻轻扣门,待无衍开了门后,寻楼便像没了骨头一般朝无衍倾去。
无衍稳稳接住寻楼,皱了皱眉,准备将他送回去。
寻楼早就想到这点,连忙拉着无衍进了大殿里面,蛮不讲理地关上了大门。
“我送你回去。”无衍轻轻叹了口气,扶住寻楼的肩膀。
“不回去。”寻楼忽地搂住了无衍的腰,眸子偷偷瞥了一眼他。
无衍身子一僵,寻楼得寸进尺,搂着无衍往内里走去。
无衍的床很素净,帐子被拉开了一半,寻楼趁无衍还未缓过神,拉过他的手将他顺势推倒在了床上。
“嗯……”寻楼忽然压了上去,惊得无衍眸子微张,克制地闷哼了一声。
寻楼的心跳得厉害,提醒着他眼前的人是真实的,冷艳绝丽的脸近在咫尺,他拽着无衍的手腕微微一用力。
“明知会醉,还要喝。”无衍蹙起眉头看着寻楼,眼眸中也笼着一层水雾,但他还是想要起来。
“我没醉。”寻楼眼睑微抬,锁住了无衍的手腕,鼻尖萦绕的酒香、冷香、茶香交缠在一起,在仅有的空间里慢慢发酵,化作一股暧昧的柔情。
寻楼喉结上下一动,目光落到无衍眉间的朱瑾印。
“真好看。”寻楼看得出了神,指尖缓缓滑过朱瑾的轮廓,那神态倒真像是醉了一般。
“别动。”无衍忽然抓住寻楼的手,眼底闪过一抹克制的隐忍。
“你叫我不动,那我偏要动。”寻楼胆子也大了起来,整个人完全趴在了无衍身上,还往上蹭了蹭。
“你……不要动!”无衍凤眼微扬,和平日里的清冷模样有些不同。
只要是能看到不同,寻楼都觉得兴奋。
他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像是突然失了力一般,脑袋埋进了无衍的脖颈里。
无衍眸子猛地一缩,难受地皱了皱眉。
寻楼轻笑出了声,他能感觉到无衍身体僵了一下。
也是,即便是男人,也是会被撩拨起火的,想到这里,寻楼忽然咬了一下无衍的脖子。
木四爷 说:勤奋码字,终于到了可以开车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