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森林中心

书名: 兽人之你的未来有我 作者: 阿江有片湖 字数:2088 更新时间:2020-02-18 18:05:47

第十六章森林中心
所有人心里都是紧张的,阿拉森林对他们来说是一团迷雾,唯一能够信赖的,只有看上去十分熟悉阿拉森林的罗瑟。
琮原部落的兽人们可能还没什么感觉,石山部落的兽人们其实是有些别扭的。虽然大家都是一个部落的,可他们与罗瑟并没有关系多好,可以说里面有的兽人都成年了也没见和罗瑟说过几句话。
当然这事情怪不得他们,是罗瑟本身就不与他们交谈,以往在部落里面唯一能说上几句话的只有达拉斯族长和帕梅拉巫师,还有那些生了孩子的雌性。
不过现在想不了那么多了,活命才是最重要的。
跟着罗瑟一路狂奔,面前除了树就是树,拉尔想记一下路线都没办法。扛着两头猎物的罗瑟比他们都跑得快,只看得见离他们远远的一道背影。
一直到感觉不到地面震动的地方还要跑远许多,罗瑟才终于停下了脚步,关注着周围。
其他兽人虽然体力都还不错,但这么一路狂奔下来,到底还是分不出精力来注意周围了,见罗瑟停下来,大家都纷纷放下扛着的猎物狠狠地找棵树靠着喘口气先。
罗瑟并没有说些什么,倒是把猎物也放下了,这动作让大家安心不少,起码短时间内可以不用跑了。
拉尔大口地呼吸几下,这才让胸口那块堵着的粗气平缓下去,他走到罗瑟身边,大手一拍罗瑟肩膀。
“你小子,判断的很迅速嘛。”
这一拍那可是用了力的,明显听得到啪的一声,罗瑟却是动都不带动一下。拿出石刀走到一只卷毛兽旁边,一把割开卷毛兽的脖子,大口喝起了血。
看着罗瑟那吞咽的动作,所有兽人都有些不寒而栗。
喝生血这个事他们的先祖也是做过的,只是他们现在很少会喝了,因为觉得的味道很腥不好喝,乍一看见有兽人会喝生血有点难以接受。
罗瑟可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他,嘴巴一抹泥巴一糊上,那道口子就不流血了。
“这里是没有水源的,除了那片草地。”
淡淡的一句话,让所有兽人又想起了那可怕的植株。没有水源,难怪罗瑟直接喝生血。他们兽人虽然身强体壮,几天不吃东西也不见得死,可不喝水...那着实难以忍受。
虽然还是觉得难以接受,但,有些的确已经感受到渴了的兽人还是照样学样,隔开脖子喝了些生血。
不可否认,虽然腥味很重,但喝过生血之后,明显恢复了些力气。
拉尔看了看其他人,并不制止,反倒有点喜闻乐见。毕竟出发之前达拉斯族长还专门找自己聊过,让自己多关照一下罗瑟,现在其他兽人都愿意听罗瑟的,是好事。
松了口气,拉尔这才有心情关心他们所处的地方。
“罗瑟,这里是哪里,不像森林外围。”
“中心。”
“什么?阿拉森林的中心吗?”拉尔惊讶到不行,罗瑟实在太会给人惊吓了!其他兽人听到了也是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阿拉森林的中心,从未听说有人能进入,没想到他们…
“嗯,阿拉森林的中心。”罗瑟的表情平淡得好似这根本就不是个多么了不起的地方。
“这里很安全,因为原先有一只很强大的游兽把这里作为领地,所以不会有其他的游兽来这里。”
“原先有?”拉尔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罗瑟的下一句话印证了他的预感。
“已经被我杀死了。”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瞩目,没办法,罗瑟这句话内含的意义太重大了。阿拉森林本就因为神秘引得兽人部落恐惧,罗瑟不仅跟进自己家门似的自如了解,甚至还把传说中没人闯入过的阿拉森林中心的野兽杀死了?
要不是罗瑟一直以来都是沉默不言却言出必行的性格,众人恐怕都要以为他在撒谎了!
即便如此,拉尔也惊出一身冷汗,身体默默旁边挪了几分,不敢和罗瑟靠太近。
罗瑟似乎没有要和他们多说的意思,其他人也不敢问真假,在其他兽人都因为心里各色各样的念头定在原地时,那名被其他人都忽略掉了的幼兽一脸震惊地跑到罗瑟面前来。
“真的吗?你真的杀掉了阿拉森林里的兽王了吗?”
“兽王?”这下轮到罗瑟反问了。
其他人也震惊了。兽王这个称呼总让他们觉得很不妙。
乍一下被一群成年兽人这样盯着,幼兽一下子紧张起来,如果现在是兽形的话,估计浑身的毛都要炸起了吧。
琮原部落的兽人见状便解释道:“我们以前听部落的巫师说,阿拉森林中心有一位兽王,虽然口不能言,却不同于没有思想的游兽,是睿智的存在。是因为兽王的存在,才使得阿拉森林里这些游兽和疯掉的兽人不会跑出森林。还说…如果有人惊扰了兽王,就会给部落带来灾祸。”
后面这句话虽然降低了音量,所有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瞬间把目光投向表情淡然的罗瑟。
拉尔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总觉得听完琮原部落的兽人说完后,安静的森林处处透着诡异,他清了清嗓子,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罗瑟...你该不会...”
“是不是你们巫师口中的兽王,我不知道。”罗瑟的声音平淡依旧,“两个冬月之前我就杀死它了。”
听到杀死二字,在场的兽人都抖了一下。
罗瑟见到众人表现,想了想又说:“而且,这里还有一只兽,可能是你们说的兽王。”
“什么?”
一听到这转折,拉尔就像被人从水中捞出来似的一下子活了过来。
“还有一只兽?”
“嗯。”罗瑟的目光投向某个方向,众人下意识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
“我杀死那只游兽之后受了伤,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被一只长了翅膀的兽救了。”
大家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没想到罗瑟好半晌都没说下文,顿时有些着急。
“罗瑟,后来呢!那是不是兽王?”
望着远处的罗瑟眼神闪了闪,突然往他看着的方向走了几步。
“是不是兽王,你们可以问问。”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听到了振翅的声音。
有什么,正在飞过来。
阿江有片湖 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