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

书名: 百日咳之盛装 作者: 亦玞 字数:2133 更新时间:2020-05-22 12:58:18

“我有一个愿望,可以满足我吗?”
“什么愿望。”
“我想穿上盛装......”
“为你唱一首歌。”
今天真是美妙的一天。
身着往昔服装的艾米丽拿着水壶,一边哼着歌一边给花园的灌木丛浇水。艾玛一早就去参加比赛了,所以她只好代劳一下浇浇花除除草什么的。
都说人心情好的时候看什么都是美妙的。艾米丽哼着小曲儿,看着水珠在空中飞舞再打到叶片上。心中的喜悦也像是花骨朵一样,一点点地盛开。
“黛儿小姐。”一个女人叫住了她。女人身着白色和服,一双黑色的眸子温柔地望着她。
“美智子小姐!”艾米丽轻唤着她的名字,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喜悦,“早上好呀!”
“早安。”美智子用折扇掩嘴而笑,“您似乎心情很好?”
艾米丽点点头,打算说出缘由,可是一想到昨夜的场景又忍不住红了脸。她摩挲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声若蚊呐:“我......昨天被奈布求婚了......”
“看来您是答应他了。”美智子笑道。
“嗯......”艾米丽的脸已经红透了。粉嫩的脸颊越发显得她美丽动人。都说热恋中的女子是最娇艳的,如今看来果然不错。
美智子笑着说:“婚期是什么时候呢?这样妾身好去做准备。”
“啊......还没定呢......但已经拜托瓦尔莱塔小姐帮我做婚纱了。”艾米丽红着脸说。
“那可真不错。瓦尔莱塔小姐的手艺可是极好的。之前的花嫁便是她做的呢。”美智子笑着说。
“啊呀,您的花嫁确实十分漂亮......抱歉,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关系的。”美智子轻笑,垂眼掩去瞳孔中蔓延上的一丝苦涩。“妾身没有关系,只是希望您的婚礼可以顺利进行。这样就足够了。”
艾米丽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正打算说一些什么,就被急匆匆跑过来的艾玛夺取了一大半注意力:“怎么了艾玛?”
“不,不好了!”艾玛气喘吁吁,“奈布,奈布出事了!”
“什么?!”艾米丽一惊,连忙让艾玛带自己去看他。美智子迟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比赛的时候,奈布用了一下薇拉的香水,结果当场就晕倒了!现在还没清醒!”
艾米丽越听越心惊,往日里母亲所教育的礼仪教养全都抛到了脑后。她急匆匆赶过去,就看见薇拉站在奈布的房间门口,低着头,看不清她脸上是什么表情。艾米丽跑过去抓住她的手臂,质问道:“他用的什么香水薇拉,他为什么会晕倒?”
薇拉抬起头,皱了皱鼻子,似乎有些不喜欢她身上的味道:“抱歉艾米丽,我......给他香水的时候拿错了,拿成了忘情香。”
忘情香,顾名思义,使用者会忘记自己所爱之人。艾米丽心里咯噔一下,推开奈布的房门,却看见杰克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而坐躺在床上的奈布正温柔地跟他说着话。
但艾米丽没有时间想那么多,先前奈布出了事已经让她理智没了一半。她扑过去,抓住奈布的手,满是焦急地问道:“奈布,你没事吧?”
“你是谁?”奈布抽出自己的手,面色冰冷。但随即他又转向杰克,脸上的寒冷一下子化开:“她是谁啊杰克。”
“没什么。”杰克笑着吻了吻奈布的额头,“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不......你忘了我吗?我是艾米丽啊!我是你的恋人啊!你昨天才向我求婚了,我们今天早上还去拜托瓦尔莱塔小姐给我做婚纱,我们还......”艾米丽语无伦次地说着,手足无措。
“你在说什么这位小姐,我什么时候向你求过婚了?”奈布皱着眉说。艾米丽的心里越来越慌,而奈布的下一句话更是让她彻底失了神。
“我的恋人,不是杰克吗?”
艾米丽退后几步,难以置信地望着他。杰克?他的恋人什么时候成了杰克?中间发生了什么?她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望着杰克冷语道:“不应该向我解释下吗?杰克?”
杰克望着她勾唇一笑,站起身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艾米丽转身就走,但并没有错过杰克吻了一口奈布的唇,还冲着她挑衅一笑。艾米丽全当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径直出了房间,一把拉过薇拉就向花园里走。尖利的指甲刺进了薇拉的肉里,鲜血都微微渗了出来。
“你干什么!你发疯了吗!?”薇拉想要挣脱,可是艾米丽的手就如同铁钳一般,根本挣脱不开。
谁也不知道艾米丽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除了用力过度而发白的指甲,她看上去和平常无异,甚至还在松开薇拉之后恢复了以往的那副优雅的上等人该有的样子。
“说吧,为什么会这样。”艾米丽看向微笑着的杰克,尽管早就习惯,但他这一副假惺惺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忍住向他脸上狠狠揍一拳的冲动。特别是她。
“您不是知道了吗?黛儿小姐。”杰克笑着说,眼底有着浓浓的嘲讽,“丽莎小姐的香水一向好用,不论是忘情香还是恋迭香。”
躲在一旁的丽莎不着痕迹地向后退了几步,皮肤上已被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您应该知道它的功效有多好了吧,所以说......”杰克笑弯了眼。
他没有说下去,但艾米丽知道他想说什么:认命吧,他是我的了。
你的?
她上前,揪住他的衣领。杰克被扯了一个趔趄,但面上依旧挂着笑容。艾米丽从背后拿出一个针筒,锐利的针尖抵住了他脖尖的颈动脉:“我想我也可以选择杀死你,绅士先生。”她只要再用力一点就能刺破他的动脉,这个伪绅士便无法再维持这副令人作呕的样子,会因为自己喉咙里肆淌的鲜血堵住气管窒息而死。
然而杰克丝毫没有一点畏惧的样子,他拂开针筒,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望着她,俯身在她耳边低语:“您不会这么做的,黛儿小姐。您很清楚的不是吗?就算我死了,他的心依旧在我这,就算我不要了,你也夺不去。”
低喃的甜蜜的声音像极了诱惑人心的恶魔。
“你已经输了,艾米丽·黛儿。”
“呵。”
输了?
艾米丽勾唇一笑,扔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
“来日方长,绅士先生。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亦玞 说:作者什么都没说